正文 1209你欠凤祁的!

    知道了小长泽的下落后,王爷与纪云开一刻也没有停留,两人当天就离开了天医谷,朝泰山赶去,哪怕……

    谷主告诉他们“来不及了”“晚了”他们也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来不及,他们也要来得及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们都要赶过去……

    她不接受!

    也不能接受!

    这一次,三人别说休息,连吃饭喝水都是在马背上解决的,三人一路换马不换人,马不停蹄的赶到泰山,可还是晚了!

    “你们来晚了,仪式已经开始了。”身着华丽盛装的谷主夫人,像是悲天悯人的圣者,站在祭坛中央,她周身似有光晕环绕,衬得她整个人神秘又高贵,但此刻……

    在王爷与纪云开眼中,她就是恶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纪云开与王爷、小狼崽子三人,一路赶来,风尘仆仆,说不出来的狼狈,王爷一手抱着小狼崽子,一手扶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三人从山下,一步步爬上来,纪云开的手被磨破了,大腿内侧的血都干了,一层层的,与衣服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借着王爷的力气,才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一上来,就听到这么一句话,一瞬间眼泪都出来了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么残忍的事?

    为什么要对她做这么残忍的事?

    她可以死!

    她不怕死的,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受到伤害的,是她的孩子?

    她的孩子,才出生多久?

    他是无辜的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哭得泣不成声,她看着谷主夫人,整个人近乎崩溃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,怎么能做到,面不改色的牺牲她的儿子?

    被她母亲牺牲的那个孩子,不是别人,是她的亲外孙呀?

    她怎么能……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。”谷主夫人神色淡漠而冷冽,根本不把纪云开的悲伤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儿子,我用命生下来的儿子,我唯一的孩子。”纪云开每说一个字,心都在滴血。

    谷主夫人却面不改色,冷静的道:“凤祁是我唯一的弟子,我用生命保护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用我儿子的命,换凤祁的命?一定要是他吗?我的命不可以吗?”鲜红的眼泪,从纪云开眼中流泪,她睁大眼睛看着谷主夫人,想要从她嘴里,听到不一样的答案,但……

    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谷主夫人一脸冷漠的道:“只能是他,也必须是他,只有他可以。纪云开,你要记住,你儿子能活到现在,是凤祁用命换来的,现在……我不是用你儿子的命,去换凤祁的命,而是要你儿子把命还给凤祁。没有凤祁,你儿子早就死了,要不是为了保护你儿子,凤祁也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凤祁可以为了纪云开的儿子,不要命。

    现在,牺牲纪云开的儿子,去换凤祁的命,有什么错?

    一命换一命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儿子,已经多活了这么久,是时候把命还给凤祁了。

    她,没有错!也没有做错!

    她的丈夫没有反对,她的继子也没有反对,天下人……

    都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纪云开,她更没有资格反对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这是你欠凤祁,也不是你儿子欠凤祁的,你们……是最没有资格,阻止我的人,你明白吗?” 谷主夫人双手交叠置于胸前,她神情冷漠的看着前方,没有去看悲伤到无法言语的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最没有资格悲伤的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她,凤祁不会去京城,不会离开天医谷,也不会去燕北,更不会为了她的儿子,牺牲自己……

    凤祁能牺牲,纪云开为什么不可以?

    难不成纪云开以为,她是神吗?

    所有人都活该为她牺牲,为她奔波,她只需要站在那里笑一笑,就能让人为她拼命,甚至为她牺牲性命吗?

    她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,但她知道……

    在她这里,纪云开的眼泪,纪云开的悲伤,通通无用。

    当年凤祁为纪云开牺牲了,现在轮到纪云开还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此刻,哪怕有王爷扶着,纪云开也站不稳,她双腿一软,人就措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无助又悲伤的问道:“真的只有这一个办法吗?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?真的……真的只能我儿子死吗?我的命不行吗?”

    凤祁是为了她儿子死的,现在……

    用她儿子的命,换凤祁的命,这到底是对还是错?

    她不知道,可她知道……

    她自私的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她想凤祁活着,但不是以她儿子的命为代价。

    难道,就不能有别的办法吗?

    一定要这么残忍吗?

    “你的命要行,你以为我会等到现在?”谷主夫人的视线,落在纪云开身上,带着一丝淡淡的不屑与冷傲:“纪云开,你没有选择。我说了,这是你欠凤祁的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纪云开张嘴,鲜红的血,从她嘴里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云开。”王爷神色一变,抱着纪云开,却被她推开了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抹掉脸上的泪,也抹掉了脸上的为难与悲愤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站了起来,冷漠的看着谷主夫人,一字一字问道:“如若,我非要阻止呢?你接不住我们!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软弱……自私的说一句,如若我儿子与凤祁之间,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,我希望是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是,她对凤祁有愧,她对不起凤祁,凤祁为她牺牲了太多太多,包括性命,可就算是如此,她也做不到,拿她儿子的命,去换凤祁的命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四年后!

    得知凤祁死,她已悲痛过一回,过了近四年才平复下来,她已经能接受凤祁已死的消息,可现在呢?

    她的母亲,天医谷的谷主夫人却告诉她,凤祁可以活过来,只要她的儿子死就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四年前,至亲横死的那种痛,她再要受一次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!

    她一点也不想!

    是!

    她对不起凤祁,但对不起凤祁的是她。

    她不接受,拿她儿子的命去偿,哪怕……

    从此以后,她永生永世活在愧疚里,活在对不起凤祁的阴影里,她纪云开也认了。

    她纪云开可以用永生永世的自责与愧疚,去怀念凤祁,唯独不能用她儿子的命。

    如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