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82章282感动,王爷要冷静!

    第282章 282感动,王爷要冷静

    萧九安很轻楚他那一剑的力道,虽未伤及北辰天阙的心肺,可却将他的背部划了一个大口子,北辰天阙短时间内掀不起会什么风浪,这让萧九安烦闷的心情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想到端王因一个女人颓废堕落至此,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半路就取消了让纪云开即刻回府的命令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罢了,他萧九安还会受一个女人影响?

    暗卫听罢,松口气的同时又有那么一点小遗憾,遗憾没法看到萧少主去南疆种草药。

    想想清贵无双、风度翩翩的萧少主,在南疆穿着粗布蓝衣,扛着锄头当药农,那画面……啧啧,真是光想就让人暗爽,可惜只能想想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知这一夜发生了什么,她与诸葛小大夫忙了一天一夜,终于在天亮前,把所有的解药都配好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正欲站起来喘口气,却不想起得太急,眼前一黑,直接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破身子!

    晕倒前,纪云开忍不住自我唾弃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幸亏诸葛小大夫反应快,在纪云开摔倒地瞬间先一步倒地,给纪云开当了垫背,才没让纪云开摔得鼻青眼肿。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两人摔作一团,疼得诸葛小大夫龇牙咧嘴,痛叫连连,也引来药僮的注意:“不好了,不好了,王妃晕倒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营帐内乱成一团,药僮忙将纪云开扶了起来,正准备掐纪云开的人中,就被诸葛小大夫制止了:“别乱动,王妃是累狠了,你们扶王妃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扶着腰,一张脸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旁人不知,他却很清楚,王妃应该是异能透支,见药草处理完了,整个人放松下来了,这才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小药僮不敢违背诸葛小大夫的命令,唤来纪云开带来的丫鬟,将纪云开扶到了主帅营,也就是萧九安平日在军中办公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没多久,纪云开为给军中将士制解药,累到晕倒的消息就在军营传开了,不少将士都在议论此事,诸葛小大夫给众人分解药的时候,也有不少人在打听。

    可惜,诸葛小大夫全程高冷,俊脸绷得紧紧的,不管这些大兵问什么,他都不回答,说他牵怒也好,说了小心眼也好,他还生这些人的气呢。

    倒是小药僮经不起人问,多问几句便一五一十的说了:“昨儿个王妃忙了一天一夜,确实是累晕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的身体很弱,脸色白得吓人,应该是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脸上有黑斑,听说是中了毒,还没有解,所以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药可复杂了,我看了上百遍也学不会,我们只是把药草洗干净,剩下的都是王妃和诸葛小大夫在忙。”

    “诸葛小大夫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,大部分事都是王妃做的,我看到王妃累得满头大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小药僮这话没有掺半点水分,每一句都是真的,一众大头兵听罢,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,只觉得又酸又涩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这些人先前虽然没有跟着一起闹事,可心里还是怪王妃的,怪王妃把着药方不拿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在闹事的人被罚后,心里多少还有些怪王爷,怪王爷为了一个女人,不顾兄弟们的死活,要知道原先王爷可不是这样的人,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听到小药僮的话后,一众大兵就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懂配药,只以为有药方,照着药方抓药,丢在一起熬就行,可今天听到小药僮的话,才知道熬夜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,是不是错怪王妃了?

    一众大兵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谁也不说话……

    类似的情况不止发生在一个营帐,好几个营帐都如此,甚至在诸葛小大夫走后,有几个人因太过自责,当场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是人,我前先日子还在心里怪王妃,怪王妃自私,不顾我们的死活,只顾自己的名声,我今天才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,王妃她是对我们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王妃是纪帝师的女儿,差点嫁给了皇上当皇后,我还觉得王妃会看不起我们,没想到,没想到……王妃居然为了我们,累晕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,我们……对不起王妃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少戎随便走着,时不时就能听到士兵自责的声音,或者全营的人闷声不说话,对此萧少戎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“不枉费我硬着头皮,违背王爷的命令,强行把王妃留下来呀。”要是昨晚让纪云开走了,不仅纪云开会失去燕北军敬重,就是王爷也会失了军心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人心是最不好控制的。

    “真不明白王爷昨晚是怎么想的,他应该比我更清楚,王妃留在军中的用处才是。”萧少戎摇了摇头,懒得再去想……

    反正,他是不会相信,王爷是因为想王妃,才要王妃连夜回府的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动静不大,分配解药也是静悄悄的,可架不住盯着它的人多呀,且三万多人有个风吹草动,就能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这不,解药刚制出来,消息就满天飞。

    “皇上,刚传来消息,燕北军的毒解了,南疆王南瑾昭抵达天启,私下递了国书,想在天启游学。”大太监殷勤的将南疆国书递上。

    皇上打开一看,脸就黑了:“哼,人都到了至道学宫,才给朕递国书,这是不把朕放在眼里吗?”

    太监默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南疆与天启一向不和,南瑾昭会给天启递国书已是意外,依南疆人的行事风格,该是我来就来了,有本事你就来杀我,没本事就别叽叽歪歪。

    南瑾昭还等着看萧九安的笑话,自然不会忘记派人盯着燕北军的动向。

    得知纪云开连夜把所有的药草都处理完,并且把解药配了出来,南瑾昭有片刻的怔仲:“这是巧合吗?”

    如果是巧合,那可真是太巧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这个速度,纪云开真得没有发现那批药草的异常吗?

    他很怀疑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未来还很长,你能瞒一时,瞒不了一辈子。”南瑾昭轻笑,伸手从窗台的花盆里摘下一个小花苞,握在手上,片刻后就见那个小花苞慢慢绽放,最终变成一朵艳丽的红花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