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08他们也心疼!

    天医谷声名远扬,但要求天医谷的大夫为你医治,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……

    天医谷有专门的求医渠道,你若想要去天医谷求医,可以提前投帖,在帖子上写明你的病症,天医谷的大夫们,看到后会决定要不要为你医治。

    从投帖到收到消息,一般需要三到五天。

    对普通人来说,三五天的时间不算长,但对病人来说,这个时间很有可能,就能决定他们的生死。

    是以,除非无路可走,除非没有任何办法,一般人绝不会来天医谷求药。

    但若是你有急症,急需求天医谷的大夫为你医治,你也可以直接闯上门,只要你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但,能顺利闯进天医谷的人,着实不多。

    细细数来,闯进去并治好病出来的,一只手也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由此就可以看出,天医谷的大夫,真不是那么好见的。

    好在,天医谷每年都会送出大量的药物,一般的病症,对症服药即可。

    此举,牢牢的维持住了天医谷的好名声,让百姓对天医谷充满了好感。

    毕竟,对普通百姓来说,得了急症大多都只有等死的命,能耗费精力与财力,去天医谷求医的,莫不是有些权势的人。

    天医谷本就不为权贵医治,拖他们一拖,拒绝他们,只会让百姓对天医谷好感更深,而不会反感他。

    而,因天医谷的大夫,确实本事比一般人强,有不少人都欠了天医谷医师的人情,再加上天医谷易守难攻,天医谷出来的大夫,个个本事高强,就算有人对天医谷不满,对天医谷的医师不满,也无法报复……

    天医谷的规矩,一传就是数百年,一代代传下来,没有人能坏他们的规矩。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也不打算坏天医谷的规矩,他们按规矩闯进天医谷,这总没有问题吧?

    天医谷的谷主是纪云开的师父,凤祁也出自天医谷,按说天医谷与他们,天生就是站在一边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与王爷却不敢乱来,也不乱毫不防备的,递拜帖上门。

    他们记得天医谷的好,但也记得天医谷绑走小长泽的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与王爷事先没有给天医谷打招呼,他们花了三个时辰,从早辰走到傍晚,终于走过挡在他们面前的十里路,来到了——天医谷。

    天医谷的反应极快,他们刚走到谷口,就有小药僮出来迎接他们:“三位远来是客,我们谷主在等三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谷主夫人呢?”纪云开见小药僮看到他们三个的时候,嘴角微抽,是很意外他们的到来,便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谷主夫人外出一月有余,至今还没有回来。”小药僮虽不知,纪云开问这话是何意,还是如实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外出一个月了?”纪云开脚步一顿,语调不受控制的变得尖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,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是,是的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”小药僮也愣住了,不解纪云开的反应,为什么这么大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……最近有没有小孩来?三岁左右的。”纪云开见小药撞配合,又问。

    小药撞想也不想就摇头:“没有,这四年都不曾有外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凤祁大师兄死后,费师兄弃武从医,在谷内就没有出去过。老谷主亦深受打击,除去送药给外面的人,就不再为人医治。

    谷主夫人也同样不出门,埋头不知在研究什么,一逼神神秘秘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谷主夫人突然出现,说有事要外出一趟,这才离开了药谷。

    “你们谷主在哪?我要去见他。”不需要再问,纪云开也知道事情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三位这边请。”小药僮也惊觉不对,不敢像之前那般慢条斯理,他加快脚步,引着王爷、纪云开和小狼崽子三人来到药庐。

    仙风道古的谷主,正在药庐内烧水煮茶,见到纪云开与王爷进来,也只是抬了抬眼皮:“你们来了,坐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谷主夫人在哪里?我们想要见她。”纪云开一刻也等不及,开门见山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来找她的。”谷主苦笑一声,放下手中的水壶,看着纪云开,道:“我说不知道,你们信吗?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纪云开眼眶一红,轻声唤道:“您知道的,我不会信。”

    谷主的本事深不可测,王爷与小狼崽子加起来,能不能打赢谷主两说,最主要……

    谷主对她一向是极好的,算是她的半个师父,要是双方对手,谁受了伤,她都难过。

    “你每次叫我师父,总没有好事,这一次也是一样。罢了,罢了,你们既然想知,我就告诉你们……你母亲走的时候没有告诉我,但我知道,她去了泰山。”谷主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一瞬间精气神全消,尽显老态。

    “她去泰山做什么?费,费小柴呢?他去哪里?”纪云开只感觉心脏一紧,整个人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他也去了。”谷主看着纪云开,无奈而又叹息的道:“云开,别怪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要我儿子的命,是吗?”纪云开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,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怪?

    她是不能怪,但……

    她心疼。

    她害怕。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没有选择。”凤祁与长泽离得最近,凤祁死之前都护着长泽,长泽身上沾满了凤祁的气息。

    只有长泽才能换回凤祁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要是第二个选择,哪怕是牺牲他们自己,他们也不愿意去动长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纪云开嘴巴微张,却是说不出话来,“能有用吗?万一只是骗局?万一没用呢?我儿子岂不是白白牺牲了?”

    她能说什么?

    她的儿子,她的长泽,他的命是凤祁救的,现在要用她儿子的命,去换凤祁的命,她能说什么?

    她不能说不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心痛!

    她难过!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一定要死一个,才能救一个?

    谷主沉默,没有说话……

    不到最后,谁知道有没有命?

    对费小柴和他的夫人来说,只要有一丝可能,他们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长泽是纪云开与燕北王的儿子。同样,在他们心中,凤祁也是他们的儿子,是费小柴的兄长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心疼儿子,他们也心疼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