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78章278人性,不回来了!

    第278章 278人性,不回来了

    南瑾昭招惹纪云开的事,萧少戎没打算告诉萧九安,可架不住纪云开身边有暗卫呀!

    南瑾昭一走,暗卫就将营帐内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,一点也不露的说给了萧九安听。

    当然,暗卫没有具体描述南瑾昭看纪云开的眼神,只说了两人的对话,还有动作……

    暗卫说话,就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前一秒还鲜红灿烂的花朵,瞬间枯萎折断,摔落在桌上。

    暗卫一哆嗦,暗暗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脖子有点凉,怎么办?

    “南瑾昭现在哪里?”突然听到王爷问话,暗卫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:“回王爷的话,南疆王已经住进了至道学宫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老师是何人?”南瑾昭最近两年才活跃在南疆,之前并不显,而他之前的事也不好查,萧九安甚至不知他在至道学宫求过学。

    “是白绍先生。”暗卫暗自庆幸做足了准备,不然今天指定要吃挂落。

    “告诉白绍一声,本王不日将去拜访。”南瑾昭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,悄悄来到天启,却光明正大的入住至道学宫,真当他会怕从不曾在人前现身的十方世界吗?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暗卫应声领命,本以为不会有其他的事,可正欲告退这,又听到王爷吩咐:“去,把王妃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城门都要落锁了,那女人居然还不回城,胆子肥了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

    暗卫认命再次奔向城外,找到萧少戎,表达了萧九安的意思,并且再三强调,王爷知晓了南瑾昭的事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萧少戎默了片刻,狠狠地白了暗卫一眼:“你不知道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吗?”南瑾昭与王妃举止暧昧这种事是能说的吗?

    天天跟在王爷身国边,暗卫还不知道,他们家王爷有多小心眼吗?

    “卑职从不欺瞒王爷。”暗卫酷酷的回答,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,哪怕因此惹得王爷不高兴,他也不认为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他从懂事起,就被灌输不能背叛王爷、不能欺骗王爷的信念,做王爷的手,做王爷的眼睛是他们的使命。

    “算了,跟你说也没有用。”萧少戎心里烦闷,却什么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暗卫顶多是一五一十讲述南瑾昭与纪云开之间的对放在,可他却是看得清清楚楚,南瑾昭是真对纪云开起了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南瑾昭怎么就会对纪云开起心思?

    纪云开那个女人丑得要死,还一点都不温柔,也不知南瑾昭是什么眼光。

    也不知纪云开那个蠢女人,能不能逃得过南瑾昭的魔爪?

    要知道,南瑾昭除了年纪比他们家王爷稍大一点外,别的都不比他们王爷差,而且在对待纪云开的问题上,肯定会比他们家王爷好。

    要是纪云开被南瑾昭诱惑了,背叛了他们家王爷,事情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越来越头大,萧少戎索性不想了,十分光棍的道:“不管了,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办好王爷交待的事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萧少戎匆匆跑去找纪云开,传达萧九安要她回去的意思,可不等萧少戎说完,就被纪云开拒绝了:“没空,我今晚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的军医都被萧九安打发走了,能帮忙的都是一群半生不熟的小药僮,诸葛小大夫教了许久,才教会这些人如何清理药草。眼见天都要黑了,三箱草药才清理完了一箱,她今晚是怎么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些事明天再做也可以,不急于一事。”要是平时,萧少戎自然巴不得纪云开和诸葛小大夫,今天就把解药熬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不高兴了,纪云开不回去,倒霉的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天亮之前,这些药草必须处理完,我现在没有空理你,边儿去。”原先不准备动手的纪云开,这会老老实实在一旁帮忙,悄悄地用异能温养药草,还要仔细不能让人发现,真是想想都憋屈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办法,她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些药草撑到能用,不然她拿什么解这三万人中的毒?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萧少戎还要叫,却被诸葛小大夫挡住了,一脸嫌弃的道:“萧少主你能不能别添乱,没看到我们正忙着吗?”

    末了,一向与人为善,胆小瘦弱的诸葛小大夫,还借着拿药草的机会,用力撞了萧少戎两下,虽然没把人撞多远,可多少撞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被人嫌弃了?”被撞开的萧少戎,站在一旁,看着忙得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纪云开,认命的走出去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他可以对纪云开用强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做这些,都是为了燕北军,他这个时候强制把纪云开送回去,他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“你告诉王爷,这里脱不开身,我没有办法让王妃离开。”萧少戎把黑锅背在自己身上,打发走了暗卫,可心底却没有底。

    他与九安认识了十几年,他很了解九安的性格,九安有很强的掌控欲,他的命令不容任何人置疑,更不容打折扣,无论是谁都必须严格按他的命令执。

    他今天无视了九安的命令,明天估计要倒大霉了,可是他没有办法呀!

    军中那些余毒未解的人,听到纪云开和诸葛小大夫一整个下午,都在营帐里炮制药材,准备解药,一个个激动得不行,恨不得给纪云开跪下,这样的情况下,他要让纪云开走了,如何跟底下的兄弟交待?

    他知道王爷御下严格,对王爷的命令,手下的兵没有一个人有异议,可他们心里怎么想,王爷能左右吗?

    这毒前前后后拖了近一个月,中途陆续死了不少人,要是纪云开今天一离开,晚上又有人死了,指不定就会有人把这笔账记到纪云开头上,暗自责任纪云开,要不是她离开,他们的兄弟也不会惨死……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萧少戎绝不会这么想,可发生了一次逼迫诸葛小大夫交出解药的事,萧少戎就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。

    那件事,虽说是他纵容外加默许的,可从另一面也表明了部分军中将士的心里想法,他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,但却无法强制他们改变内心的想法,只能慢慢教导,而在这个过程中,绝不能再出事了,不然燕北军会乱……

    暗卫得了消息,在日落之前赶到了王府,转达了萧少戎的话,并暗暗强调是萧少戎不让纪云开回来,而不是纪云开不回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对萧九安来说都是一个意思,左右就是纪云开出去一趟,她不回来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