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75章275审美,你真得很好!

    第275章 275审美,你真得很好

    纵容?宠溺?

    这都是些什么呀,她跟这位南疆王很熟吗?

    用这种眼神看着她,她会起鸡皮疙瘩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强撑着笑脸,问道:“南……瑾昭,我们先前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。”南瑾昭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朗,深情而专注地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却没有一丝惊喜,只觉得毛骨悚然,可面上却是满不在乎的道:“原来是第一次见,我还以为你对我再见倾心呢。”

    看她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失散多年的情人,要不是她有自知之明,还以为这男人看上她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一见钟情呢?”凭纪云开这长相,有男人对她一见钟情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毕竟,男人都是感观动物,看到美丽的女子就会忍不住想要进一步了解,而了解后,只要对方不太差,都会心动。

    毕竟,只是娶回家放在后院暖床的女人,你不能对她要求太高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你是南疆王,你很了解我们家王爷。”纪云开一针见血的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别的男人,她也许会相信对方是真得对她一见钟情,但是南疆王不可能,他太了解萧九安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是个占有欲、控制欲很强的男人,他绝不会允许有男人觊觎他的东西、他的人,哪怕是他不要的人。

    南疆王此举,与她这个人无关,只是为了挑衅或者说激怒萧九安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妄自菲薄,你有让男人一见倾心的本钱,如果先前我还存着三分玩闹,那么现在我真的是认真的。”不仅漂亮有脑子还认得清自己的处境,这样的女人嫁给谁,都能成为贤内助,并且把日子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被皇上随便塞个不要的女人,都能碰到一个这么出色的,萧九安还真是好运到让人嫉妒呀。

    他有点嫉妒萧九安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只能多谢你的厚爱了,毕竟我已经嫁人了。”她要会相信才有鬼,这男人嘴里没有一句真话,谁知哪句真、哪句假。

    “是呀,真叫人遗憾。”南瑾昭嘴上说着遗憾,可全然没有一丝遗憾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南疆人来说,女子嫁了人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最后属于哪个男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嘴角微抽,聪明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说道:“听闻南疆的月雾草与回魂草功效非凡,不知我能否有幸一见?”

    不是要她提吗?那她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月雾草当时能救皇上一命,指不定对她脸上的毒也有一定的效果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南疆的圣草,回魂草的效果肯定会更好,但南瑾昭绝不会给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本以为依南瑾昭的狡猾,会找理由推脱,不想南瑾昭十分大方的道:“月雾草可以送你一株,回魂草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王……”两位长老一听,忙出言想要阻止,可刚一开口就被南瑾昭打断了:“怎么?你们有异议?”

    声音一惯的平静,可却把两位长老吓得直哆嗦,连忙起身认罪,可见他御下之严。

    “拿月雾草来。”南瑾昭右手一扬,手心朝上,举止优雅从容,却又透着不容拒绝的霸道。

    两位长老不敢迟疑,立刻取出一个盒子,从里面拿出一株手指长,且已经炮制好了的草药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现在够有诚意吗?”南瑾昭亲自将月雾草递到纪云开面前,双眼凝视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纪云开起身,伸手接过,可是南瑾昭却不放手,纪云开笑了,抬头看着南瑾昭:“这是什么意思?我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诚意已经拿了出来,你的呢?”南瑾昭指了指纪云开脸上的面具,身子前倾,两人离得很近。

    纪云开微微皱眉,她并不习惯与男人靠得这么近,尤其是对她别有用心的男人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想要对方手中的月雾草,所以她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“取下面具吗?可以!”纪云开并不介意让南瑾昭看到她的丑颜,她还巴不得南瑾昭看到,然后离她远远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并不习惯男人用惊艳且欣赏的目光看着她,这对她来说是一种麻烦,尤其是在她嫁人后。

    纪云开伸手要摘,却被南瑾昭挡住了:“本王来!”他真得很想知道,纪云开面具下的容颜有多丑,才会让萧九安放心她出门。

    依萧九安那人的性子,他的人一定会在他的控制范围内,不会让人多看一眼,除非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萧少戎第一时间想要阻止,可是晚了!

    纪云开与南瑾昭离得很近,南瑾昭一抬手,就将纪云开的面具摘了下来,甚至连纪云开自己都来不及阻止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瑾昭将她的面具摘下来。

    面具摘下,露出了被面具遮挡的容颜,白净的脸美的没有一丝瑕疵,除了交错横在脸上的黑斑。

    数道黑斑交错在脸上,生生毁了纪云开的绝色容颜,任谁看到都会为之惋惜,严重的甚至会大受惊呼,一如当初的皇帝,第一眼见到直接吐了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眼中人只有惊艳,毫不掩饰的惊艳:“你,很美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无一不符合他的喜好。世人眼中毁了她绝世容颜的黑斑,在他眼中却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他要定了!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,南瑾昭伸手就要去摸纪云开脸上的黑斑,幸亏纪云开反应快先一步挡住了:“你的审美还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将南瑾昭的话当真,哪怕南瑾昭眼中的惊艳不是装的,纪云开也没有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轻笑了一声,纪云开接过月雾草,淡定的坐下,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过是摘下面具,就拿到了月雾草,这交易怎么看她都赚了。要知道,当初天启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,才拿到一株月雾了,说来南瑾昭还真是大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,你……”南瑾昭还要说什么,萧少戎却“唰”的一声抽出剑,挡在他面前:“南疆王,别逼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亲手替纪云开摘面具,这个动作亲密的超出了他们彼此的身份。

    萧少戎怒视南瑾昭,亦不忘暗瞪纪云开,可纪云开却浑不在意,手指轻晃,随手转着手中的月雾草,就像在玩路边的狗尾巴草一样,看着一点也没有把月雾草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萧少主,冷静。”南瑾昭半点不惧,伸手拍了拍萧少戎的肩膀,眼神却落在纪云开身上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纪姑娘这般出色,怎么可能没有一两个爱慕者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现在是燕北王妃。”萧少戎的脸色很难看,看南瑾昭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奸夫……

    居然直呼纪云开的名字,南瑾昭这是挑衅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