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73章273她纪云开,从不为旁人而活!

    第273章 273她纪云开,从不为旁人而活

    纪云开胡思乱想了大半宿,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,不可避免的早上起晚了,且脸色还不好。

    好在她今天不用给燕北军制解药,不然她还真没有精力去军营,帮着验收南疆的药草。

    草草用完膳,纪云开便随等候多时的诸葛小大夫,一同前往军营。

    出门,看到一前一后两辆马车,纪云开默了默没有说话,率先上了第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见状,也准备跟上去,可上前就被侍卫拦住了:“诸葛大夫,你的马车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是的,后面那辆青布小马车,才是诸葛大夫要坐的马车,要是他不愿意坐,那就骑马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,王妃……”他还想跟王妃说说话呢。

    侍卫见诸葛大夫不配合,冷着脸道:“这是王爷交待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是萧九安交待的,诸葛小大夫就没有脾气了,他虽然不像以前那么怕萧九安,可还是不敢惹萧九安生气。

    没法,诸葛小大夫只得认命的坐在后面的马车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马车内,听得清清楚楚,不置可否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早就猜到了,半点也不意外,只觉得莫名的心烦。

    她和萧九安只是名义上的夫妻,萧九安好像管得太宽了……

    轻叹了口气,纪云开靠着马车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萧九安说南疆的人很狡猾,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,她得养足精神才行。

    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出城外,临近中午才抵达燕北军大营,而此时南疆的人早就到了。

    南疆与燕北军的交易并没有惊动朝廷,是双方私底下的交易,南疆的人来得悄无声息,纪云开也十分低调,马车直接驶进军营,她甚至套上了一身黑衣,这才下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身黑衣,从头包到脚,从后面看别说看出她是谁,就连男女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身衣服并不是纪云开准备的,而是下马车前,侍卫递给她的,至于是谁准备的,那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萧少戎亲自出来迎接,许是身上的伤还未好,萧少戎迈步的姿势有些奇怪,纪云开扫了一眼没有说话,沉默地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萧少戎挨打是活该。

    放任将士闹事,要是她的话,绝不会只打几百军棍,萧九安对萧少戎还是太宽容了。

    两人不紧不慢的走着,很快就来到一个重兵把守的营帐,进营帐前萧少戎突然停了下来,转身说了一句:“王妃,上次的事,对不起!”

    上次的事确实是他的错,他先以为王妃握着方子不说,是有别的目的,这才放任手下的人去闹。

    闹出事后,他又想着王妃怎么也要拿侨一下,没想到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
    “无事,左右我没有损失什么。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满不在乎的道。

    是的,满不在乎,她从来没有对萧少戎和燕北军有期待,所以不管他们有什么反应,对她来说都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群陌生人罢了,指不定这辈子都不会再打交道,不管这些人对她是感激还是怨恨,对她来说都无所谓,她不会因此少块肉,也不会因此多块肉。

    她,就是这么一个自私凉薄,且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,萧少戎不知纪云开的想法呀,他见纪云开这么简单的就原谅了他,且面上没有一丝不满,当即暗自羞愧,对纪云开更是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是他先入为主了,听多了王爷的话,把所有女人都想成了没见识、没脑子的蠢人了,王妃虽是女人,可却和那些女不一样,他以后可不能再受王爷影响了。

    收起满心的感叹,萧少戎暗暗吸了口气,调整好情绪,一脸严肃地带着纪云开走进营帐。

    营帐很大,却只坐了三个人。首位是一个年轻男子,或许不应该说年轻,看他的年纪应该有二十七八了。

    男人一身鸦青色的常服,五观分开看并不出众,但组合在一起却让人莫名的舒服,有点大叔范,莫名的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男人的气质十分出众,大气稳重又透着一股洒脱,让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放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下手是两个身着南疆特色服饰的中年人,南疆的服饰讲究色彩鲜艳,两人身上的衣服五颜六色混在一起,并不难看也不花哨,反倒透着历史沉淀的厚重与韵味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进来,两个身着南疆特色的服饰的男人看了过来,那青衣人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    纪云开扫了一眼,没有说话,随萧少戎上前,在主位上坐下,萧少戎自觉的站在她身后,并为她做介绍:“王妃,这位是南疆王南瑾昭,这两位是南疆的五毒长老。”

    身着鸦青色常服的自然是南疆王南瑾昭了,听到萧少戎的介绍,南瑾昭很给面子的看了纪云开一眼,这一看南瑾昭便顿住了,眼中闪过一抹惊艳,好半晌才移开眼。

    南瑾昭的眼神并不让人讨厌,但是纪云开还是皱了皱眉,心中有几分不喜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她的长相,带上面具可以说是倾国倾城,但是她并不喜欢。

    女人长得太好看,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,尤其是她没有本事保护自己的时候。

    萧少戎自然也看到了,可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,纪云开长得极好,带上面具连他都觉得惊艳,南瑾昭会移不开眼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南瑾昭虽是南疆王,可他年纪并不大,且还未成婚,欣赏美丽的女子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为纪云开做完介绍后,萧少戎又为南疆人引见纪云开:“南疆王,这位是我们王妃,此次交换人质一事,全权由王妃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?还是一个没脸见人的女人,这就是你们燕北军的诚意?”坐在首位的南瑾昭没有说话,两位长老先不满了。

    两位长老明显是借题发挥,萧少戎正欲出口压下他们的气焰,就听到纪云开问道:“你们想要怎样的诚意?”

    “摘下你的面具。”这是为难人,南疆人不可能不调查与萧九安有关事,自然也不可能不知纪云开毁了右脸,丑如夜叉的事。

    南疆这么做,明显是要给纪云开一个下马威,可不想纪云开想也不想应下了:“可以!”

    纪云开应得爽快,可不等南疆两位长老高兴,话峰便是一转:“我摘了面具,你们又能拿出什么诚意?”

    她并不介意摘下面具,让人看到她的丑样。

    她纪云开,从不为旁人而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