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72章272动心,有点难!

    第272章 272动心,有点难

    柔软,富有弹性,不像捏一下就变形的包子,也不像怎么捏都不变形的剑柄,陌生的触感让萧九安不由得一怔,手指不由得松开了几许,可却发现一松手他就握不住了,手掌自然的往下滑……

    怕纪云开摔趴在桌上,萧九安只能再次抓紧,同时用胳膊的力量撑住纪云开的身子。

    一个往前趴,一个往前倾,两人靠得极近,身前有一只大手撑着,纪云开很幸运的没有摔在桌上,可这姿势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宁可摔趴在桌上,哪怕磕的鼻青眼肿她也认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放手!”纪云开双手撑在桌上,垂眸,看着放在自己身前的铁钳,脸颊红得能滴血。

    她里面穿的是肚兜,薄得不能再薄,萧九安的手像是铁钳似的,滚烫得吓人不说,还时不时就捏两下,真当她这是包子呢,想怎么捏就怎么捏!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本王放手?”冷静下来,萧九安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,耳尖微微泛着红,面上却是一脸平静,看不出一丝异常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不放手还要继教抓着吗?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忽视心中那么一点点不舍,萧九安果断抽手。

    “嘭!”少了支撑的纪云开高估了自己的体力,没了萧九安的助力,她手一软,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重心在前,胸部先着地,压得纪云开生痛,好在距离近,疼也就是那么一下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摔趴在桌上,一副蠢样,萧九安鄙夷地说了一句:“蠢女人。”蠢女人就不知让他多扶一下,好恢复力气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这到底是谁害的?

    纪云开想要骂人,可一抬头就看到萧九安一脸淡漠,高冷的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淡定样,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虽说被抓一下不算什么,可萧九安不止抓了一下呀,他还捏了,而且不止一下!

    她没有萧九安脸皮厚,她是真得很尴尬,最主要的是萧九安没个轻重,她被抓的疼死了,指不定青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理萧九安,更不想跟萧九安说话,免得自己不由自主去想,被萧九安抓胸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了。”纪云开强装冷静,愤愤的站了起来,拿起桌上的花,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    这破书房,她短时间内是不会再进来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自是不会挽留,看着纪云开离去的身影,萧九安淡定地将刚刚扶纪云开的手背在身后,手指微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手感不错,抓着挺舒服的,就是纪云开穿太多了。

    出了书房,呼吸了新鲜的空气,纪云开平静了许多,要不是被抓的胸部泛疼,她铁定能迅速忘记刚刚在书房发生的事,可偏偏时不时的抽疼,不断的提醒她,她刚刚被人调戏了,且调戏她的人一本正经,压根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真是越想越憋屈!

    回到院内,纪云开随手将手中的花丢给了暖冬,叮嘱她给萧九安补一盆便回房了。

    来回走了一圈,虽说距离不算远,纪云开却真是累了,只是她这会却怎么也睡不着,胸口时不时泛疼,不断的提醒她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真是烦心!”纪云开恼得不行,可又不知该怎么发泄,只能早早的让人传膳,吃完饭照例转了两圈,这才去沐浴,准备泡个热水澡去去乏,睡个安稳觉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脱衣服,看到身上的淤青,纪云开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她原先就觉得萧九安下手那么重,身上肯定会青,可却没有想到,会留下这么一大片青紫。

    “幸亏有衣服遮着,不然我还真是没脸见人。”纪云开叹气,这地方又青又紫,她揉又不是,不揉又不是,且未来好几天,这一片青紫都会不断的提醒她,萧九安抓她胸的事。

    郁闷的梳洗完毕,纪云开胡乱将身上的水擦干,飞快地将衣服套上。

    她现在,真是一眼也不想看,每每看到胸前的青紫,她就会想到萧九安那双平静到诡异的眸子。

    是的,诡异!

    先前还不觉得,这会仔细回想才惊觉萧九安平静的过头了。

    就算萧九安不知男女身体的差别,可又摸又抓的,他还会不知道是什么吗?

    就算不尴尬、不害羞,可总该会恼吧?可萧九安呢?

    他什么表情都没有,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真得不是一般的……会装!

    “下次别让我逮到机会,不报复回去,我就不是纪云开!”纪云开套上外衣,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她这人哪都好,唯一一点不好就是爱记仇,萧九安这次调戏了她,她要不找回这个场子,她就不姓纪。

    闷闷躺在床上,明明已经很累了,可纪云开却怎么也睡不着,脑子里不断的闪过与萧九安相信和画面。

    两人初见,萧九安把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沧琼山庄,萧九安把她推出去换萧十庆。

    山底下,她给萧九安喂血。

    燕北军出事,萧九安打她。

    她重伤,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等死。

    在宫里,萧九安如同天神下凡,闯进皇宫抱着她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双腿要废了,她哭着求萧九安帮她,可萧九安却绝情的离去。

    大公主府,萧九安为她杀人。

    宴会上,萧九安出手打端王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幕幕如同老电影一般,不断的在她脑海上演,她以为忘记的恨,忘记的怨,以为不在乎的事,却深深地烙在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泪从纪云开的眼角滑出,纪云开紧紧握着心口,不让眼泪落出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这是怎么了……

    原先,她对萧九安没有期待,只把他当成陌生人,所以不管萧九安做了什么,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陌生人,你能指望一个陌生人对她好吗?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弄死她,她就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怨也不恨,甚至还能没心没肺的,站在萧九安的立场上想问题,觉得萧九安做得不错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想,她要的有点多了。

    不是她犯贱,而是那个男人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,让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样的一个男人,日夜相处,她要怎么做才能无视她的存在呢?

    还真是有点难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