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1203求见!

    燕北王的帮助,绝不可能是没有条件的,这一点天武的皇帝无比清楚。

    在王爷说出,会帮他一把后,天武皇帝就知道,燕北王也需要他的帮助,他要拿出自己的诚意才行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朕做什么?”这是天武,他这个皇帝就是再无能,也比在天武无一兵一卒的燕北王强,他能给燕北王的帮助并不少。

    与王爷谈条件,天武皇帝也是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“找到本王儿子的下落,本王帮你废了皇后。”今非昔比,现在是乱世,人人自危,那些依附天武皇后的人,绝不可能像之前那般对她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要是天武皇后出事,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背主另投他人。

    至于天武皇帝能不能拿下这些人,那就不是他要考虑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只负责废了天武皇后……

    “当真?”天武皇帝眼前一亮,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有骗你的必要。”他连十方世界的四大世界都能废了,还会怕一个十方世界来的女人?

    就算他现在没有了寂灭的力量又如何?

    他萧九安哪怕只有一把剑,也能斩尽挡他路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,我会把手中所有的人都派出去。”天武皇帝一激动,连“朕”的自称都忘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查不到,有一部分原因是天武皇后藏得深,但更大一部分原因,是他没有动用全部力量。

    他好歹是天武的皇帝,怎么可能没有死忠心腹,只是那些人他轻易不会动用,就怕……

    让皇后发现,破害他们。

    他先前没有能力保护他们,能不动就不动,现在燕北王要废了皇后,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?

    查!

    不计一切代价,也要查出长泽太子的下落。

    天武皇帝与王爷迅速达成了协议,接下来的路上,天武皇上显得十分兴奋,一路不断给王爷和纪云开介绍天武的风情、人文。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大多数只听不少,偶尔听到感兴趣的地方,便会问上一句,至于天武皇帝这么兴奋,会不会引起天武皇后的注意?

    能在这乱世之中活到现在,谁也不是笨蛋,大家都是聪明人,包括一路兴奋的天武皇帝。

    堂堂帝王,他就算再无能,也不至于连喜怒不形于色都做不到,他故意情绪外露,不过是为了打草惊蛇,让蛇主动跳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要在草丛里捉蛇总是难的,但要是把蛇惊出来后再下手,就没有那么困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武皇宫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一到天武的地盘,天武皇后就叫人盯上他们了,见王爷和纪云开一路上什么也没有做,只带着一个小孩朝天武皇城赶,天武皇后也不由得琢磨起他们的来意。

    起初,她以为这两人是发现了什么,来找那个孩子的,但这两人到了天武,什么也没有做,就日夜赶路,怎么看也不像是在找人。

    不是那找那个孩子,那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不等天武皇后琢磨透,手下的人就来报:“娘娘,陛下与燕北王在大街上聊了近一刻钟,隔得远,咱们的人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,但那之后陛下十分兴奋,与燕北王也十分亲近。”

    这种种,无不透着一股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陛下?他还不死心吗?”天武皇后斜靠在凤座上,双眸微闭,听到下人的禀报,眼皮动了动,并没有睁开眼,显然是不把天武皇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娘娘,我们……”手下的人小心翼翼的开口,才说了几个字就被天武皇后打断了:“故弄玄虚罢了,随他们折腾。”

    她才是天武真正的主人,她不相信,依燕北王的聪明,会看不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燕北王来到天武,就不可能不见她,来见她,有什么目的自然会说出来,她没有必要着急……

    现在,燕北王才是所有求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天武皇后自认稳坐钓鱼台,一直在宫里等王爷和纪云开求见,可等到夜幕降临,也不见有人来通报。

    天武皇后不由得凝眉,她虽叮嘱过下面的,如若燕北王与燕北王妃求见,就晾他们一晾,可并没有说不见。

    此时还未见,莫不是有什么意外?

    “燕北王和燕北王妃,没有求见吗?”忍了许久,天武皇后终是开口。

    “回娘娘的话,没有。”他们还准备了下马威,要削削燕北王与燕北王妃的傲气,不想……

    人根本就没有到。

    “皇上把人留住了?”除此之外,天武皇后想不到其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宫人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天武皇后凤眼微瞪,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。

    回话的人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,战战兢兢的道:“回娘娘的话,燕北王与燕北王妃求宫了,并没有求见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燕北王似乎也没有本宫想的那么聪明。”天武皇后一脸傲然,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但不断起起伏的胸膛,也无声的揭露了她的不满,还有不安……

    她总觉得,有什么事,失去了控制!

    驿站内,早早从宫里回来的王爷与纪云开,从天武皇帝那里得知长泽无事后,高悬的心便落到了实处。

    两人早早沐浴,王爷此时正在给纪云开擦拭长发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奔波,日夜不停,虽说进城前稍作打理了一番,但身上真的脏得不行。

    先前,纪云开给小狼崽子洗澡时,足足换了五盆水,那水才不那么浑浊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我们没有见她,她会不会对我们出手?”纪云开依在王爷怀里,闭着眼睛,以缓解一路的疲劳。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,不过是皇后罢了,她在高位呆太久了,以至于看不清自己的身份。”王爷一脸冷漠,隐隐有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先前在宫里,天武皇后派系的官员,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他和云开,不管他们想要在天武做什么,没有皇后的准许,他们什么都做不了,叫他们聪明一点,快去求见皇后,要哄得皇后一高兴,他们在天武就可以横着走……

    求见?

    他萧九安长这么大,还不曾求过谁,他倒要看看,天武皇后要怎么为难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