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49章549委屈,王爷认错了!

    第549章 549委屈,王爷认错了

    天将黑未黑之际,诸葛小大夫拎着药箱过来了,给纪云开换药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对此纪云开一点也不意外,一直都是诸葛小大夫给她换药。

    倒是萧九安不解地问了一句:“凤祁呢?”有一个光明正大的,能与纪云开接触的机会,凤祁怎么可能放过?

    纪云开脸色一凝,没有说话,只是瞪了萧九安一眼。

    这小心眼的男人,不小心眼会死吗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什么也不知,听萧九安问起,便答道:“凤祁公子在药房,王爷要见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,凤祁怎么不过来给王妃换药?”萧九安问道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没有多想,回道“每次换药都是我来的,凤祁公子不会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昨天呢?”萧九安扫了纪云开一眼,见纪云开的脸色不太自然,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没那么多心思,听到萧九安的问,就直接答道:“昨天是费小柴要给王妃施针,凤祁公子这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拖出一道长长的尾音,唇角轻扬,看得出来心情极好,然纪云开却无法高兴,甚至有股说不出来的委屈与心酸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为她自己,也为凤祁。她和凤祁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人事,才要受此污辱?

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在诸葛小大夫面前表露什么,甚至诸葛小大夫走后,她也不曾说什么,只在萧九安叫她一起吃饭时才说了一句:“我不饿,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她承认,她知道凤祁对她有别样的心思,可就是因为此,她要永不见凤祁吗?

    就因为此,凤祁每次出现在她身边,都是有目的的吗?

    萧九安把凤祁当成什么人,又把她当成什么人了?

    天武公主爱慕萧九安,她何时因天武公主靠近萧九安而不高兴了?

    “怎么?眼睛疼了?”萧九安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错,甚至他不认为他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有事问清楚,说清楚不是应该的吗?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不想吃,王爷你慢用。”纪云开无意拿这个事与萧九安纠缠,吵来吵去,最后没脸的只有她和凤祁。

    话落,纪云开便朝室内走去,留下萧九安一个人独坐在外间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饭菜很快就端了过来,暖冬、抱琴和侍书三人察觉到主帐内的气氛不对,将饭菜放下立刻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了一眼内室,又看了一眼外间的菜,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走到餐桌前,慢条斯礼的吃了起来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他一向是一个人用餐,他习惯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吃饭的速度很快,但不失优雅,片刻后就将桌上的饭菜消灭了大半,待到吃得八分饱,萧九安放下碗筷,对前来收拾的暖冬道:“去,煮碗粥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暖冬顾不得收拾碗筷,先一步去煮粥。

    厨房内有煮好的小米粥,暖冬按纪云开的口味加了一点青菜与肉丝,稍煮片刻才端进主帐。

    萧九安接过暖冬端来的小米粥,便把人打发走了,然后便端着与他的手极不搭的小碗,走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会正躺在床上,看样子像是睡着了,但萧九安就知道她没有睡。

    “怎么,生气了?”萧九安端着碗,坐在床旁,说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装睡,萧九安一开口,她就坐了起来,气呼呼地看着萧九安:“我不应该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生气?”萧九安神情自若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背着纪云开去问,他是当着纪云开的面问的,不是吗?

    纪云开一听,更气了:“你凭什么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凭凤祁对你确实用心不良。”这是事实不是吗?并不会因为他信任纪云开而改变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我对凤祁有不良的心思吗?”这话,纪云开说得坦坦荡荡。

    也许,在最初知道凤祁的心思时,她害怕过、彷徨过,可之后她冷静下来,就把一切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承认她对凤祁有好感,但那点好感纯粹是因为凤祁优秀,还远远达不到男女间的喜欢,更达不到爱,如若她没有与萧九安成亲,也许她会考虑接受凤祁。

    毕竟,凤祁是那么的优秀,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抵挡他的温柔,然而她成婚了,她一开始就与凤祁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她也是这么做的,她对凤祁没有任何旖旎的心思,她减少与凤祁相处,不着痕迹的拉开两人的距离,好让凤祁死心。

    她无法阻止凤祁喜欢她,但她也不想失去凤祁这个师兄、这个朋友。她承认她自私,可她与凤祁都是理智的人,她与凤祁都做的很好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的怀疑与试探,却叫她伤心、难堪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凤祁。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凤祁喜欢她,就不能与她见面,每次与她见面都是别有用心?必须时刻刻意的拉开距离?哪怕是光明正大的碰面,也要弄得像是见不的人一样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她宁可萧九安休了她,宁可断了与萧九安的夫妻缘份。

    不管是她,还是凤祁都不应该受到这样的羞辱。

    就算萧九安是她的丈夫,也不应该这样羞辱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越想越伤心,越想越觉得难堪,旁人喜欢她,是她无法阻止的事,她能做的就是守好自己的本心,守好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明明她什么错都没有,可最后呢?

    一再被萧九安用有色的眼睛看待,她真得很难堪,明明就是光明正大的正常往来,可在萧九安眼中却成了见不得人的私情;明明是君子之交,可到最后却变成不能见人的私会,甚至每每见面都尴尬异常,每说一句话都要斟酌在三,就怕引人误会。

    久久没有等到萧九安的回答,纪云开的心瞬间凉了,她就知道萧九安不信她,萧九安从来就没有任何过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似悲似喜的笑了一声,闭上眼道:“我可以对天发誓,我和凤祁没有见不得人的私情,我对凤祁也没有别的心思,如果你认为我和凤祁有见不得的人私情,你可以休了我。你别再做羞辱人的事,也别说羞辱人的话。无论是我还是凤祁,都没有必要任你羞辱。”

    她最大的错,不过是嫁给了萧九安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