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48章548打脸,年少不知事!

    第548章 548打脸,年少不知事

    看到萧九安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与嫌弃,天武公主只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,扯住了她的心脏,整颗心揪成一团,痛得她无法呼吸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却问不出为什么?

    她知道萧九安就是这么一个人,在他眼中,凡是他不在意的人皆是蝼蚁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她天武公主在萧九安眼中,也不过是万千蝼蚁之一罢了,充其量她这只蝼蚁更惹人讨厌罢了。

    狠狠地咬了咬唇,天武公主用疼痛提醒自己,现在不是儿女情常的时候,天武的局面对她极度不利,她必须拉一个强大的外援,不然她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虽不情愿,可天武公主仍旧开口道:“燕北王,我们合作,你帮我一次,我给你你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萧九安轻应一声,拖出一道长长的尾音,嘲弄地道:“公主认为本王想要什么是本王拿不到,却要你施舍的?”

    “施舍”二字,萧九安说得极轻,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暗讽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面露难堪,却仍旧挺直背脊道:“我不知道你要什么,但我知道你跟我合作绝不会亏。”

    有偌大的天武做后盾,萧九安想要什么没有?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”萧九安无意多谈,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他确实有想要的,但与天武公主无关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就不能帮我一回吗?我绝不会亏待你的。”听到萧九安毫不犹豫的拒绝,天武公主终于忍不住,斯底里歇的大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来找萧九安真的是走投无路了,要是有一点办法,她也不会在萧九安面前示弱,让萧九安看到她狼狈无助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需要。”无视天武公主眼中的疯狂,萧九安拍马上前,冷声道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偏不让。”天武公主此时已失去理智,她一脸疯狂地看着萧九安,说道:“有本事你撞死我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天武交待。”

    她再怎么样也是天武的公主,萧九安敢伤她,就等着天武的报复吧。

    “自以为是。”萧九安冷讽一声,无视拦路的天武公主,策马上前。

    两人本就相隔不到一米,萧九安胯下的马一上前,马头就碰到了天武公主的脸,可萧九安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天武公主脸色大变:“萧九安,你敢,你敢!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是本王不敢的。”萧九安不仅没有减速,反倒打马上前,天武公主见萧九安真的不把她的生死放在眼里,脸色一变,最终还是没有忍住,避到一旁,把路让了出来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她,不敢赌。

    她,不能死!

    天武公主贪生怕死的举动,引来萧九安嘲讽一笑:“你要是站着不动,本王还能高看你一眼。”

    话落,萧九安打马离去,将天武公主丢在一旁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亲卫自然是跟随而上,一瞬间马蹄飞踏,扬起一阵尘土,飞扬了尘土扬扬洒洒,落在天武公主身上,衣着华丽的天武公主瞬间变得灰仆仆的,看上去狼狈极了,可萧九安却不曾回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怒极,指着萧九安离去的背影,大骂:“萧九安,是你逼我的,你给本公主等着,本公主不叫你后悔,本公主就不是天武的公主!”

    然,回应天武公主的只有渐行渐远的马蹄声,萧九安连一眼也不曾看她……

    一路赶紧赶慢,萧九安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营地,将马交给随身的亲卫,萧九安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便不紧不慢的来到主帐内。

    主帐内,只有纪云开一人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纪云开眼睛上的毒已经好了不少,照这个疗效下去,不出三天纪云开就无事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纪云开正在书桌前看书,见到萧九安进来,便放下手,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萧九安抬了抬手,示意纪云开不要动,踱步上前,见纪云开看的是与房屋建筑有关的书,心中一动,问道:“王府要重建,你可有喜欢的样式?”

    看样子,纪云开是真把燕北王府当成家,不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看与房屋建筑相关的书籍。

    纪云开昨晚的拒绝,必然是害羞了,下次他挑个合适的地方,纪云开并是不会再拒绝。

    “啊?王府不是由朝廷定制的吗?”天启亲王的府邸不都是由工部同一承建的吗?

    “你若有喜欢的,我们可以自己建。”建一座王府要几个银子,他不需要占朝廷的便宜。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我们又不长住京城,不是吗?”纪云开扫了一眼桌上的书籍,就知道萧九安误会了。

    她对建筑并不感兴趣,只是闲来无事,又只找到这么一本书,她随便翻翻,打发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“短时间内,我们回不了燕北。”提起这事,萧九安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萧十庆的背叛。

    略一犹豫,萧九安还是决定告诉纪云开:“萧十庆投向了皇上,为了进一步掌握燕北军,皇上不会让我们回燕北。”

    皇上很清楚,一旦他回到燕北,皇上在燕北就什么也做不了。相反,把他留在京城,让他无法时刻了解燕北的动向,才是对皇上最有利的安排。

    原先,皇上就不肯让他回燕北,现在更不会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十庆郡主她怎么会?”纪云开心中隐有猜测,可听到萧九安的话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气:“皇上并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人蠢,没有办法。”萧九安扯了扯嘴角,嘲讽地道。

    他自认对萧十庆已是仁至义近,可萧十庆却仍旧选择与皇上合作,简直是蠢的没有药救。

    眼神落在纪云开完好的脸上,想到这张脸上曾经布满恐怖的黑黑斑,萧九安眼眸一沉,倾身上前,手指轻触纪云开的脸,一脸不快地道:“你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纪云开身子一僵,看着离自己只有一拳距离的萧九安,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?该做什么?

    总感觉说什么都不对,做什么也都不对。

    “没有下一次了。”萧九安改轻触为轻捏,只把纪云开的脸颊捏红了,才松手。

    纪云开敢怒不敢言,憋屈地道:“我那不是年少不懂事嘛。”

    她又不是原主,她是蠢死了,才会牺牲自己去为一个渣男试药。

    不对,就算对方不是渣男,她纪云开不会牺牲自己去为一个男人试药,太蠢了。

    然,这世间之事最忌讳把话说得太满,纪云开现在还不知,她早晚有一天会打自己的脸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