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99章 1199不把他们看在眼里!

    派兵护送百姓迁移,这种事四国不是没有人做过,但他们说的好听是护送,实际是监督百姓迁移……

    别说帮迁移的百姓押送行李,保护他们,不仗势欺人,不趁机收取好处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初时,那些随同大军迁移的人,也以为这一行虽然安全,但这一路肯定不好过,那些选择留在京城的人,也就是担心一路上被

    人欺凌,这才咬牙留下。

    有几个家底不错的,已经商量好了,凑点银子好打点这些兵油子,以免一路遭罪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路拖家带口的,除去笨重的行李,家里能拿的东西都拿上

    了,大部分家什都挺值钱的,如若能用小钱换得安宁,换得这些兵油子保护,出了一点血也不算什么,但是……

    不等他们出钱打点,那些在他们眼中,只会欺负普通百姓的兵油子,却帮他们把一切都办好了,他们出于感谢,掏了些银子给

    他们,他们却不要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有规矩,不拿百姓一针一线,而且……我们也不差这点东西。王爷给的军饷不少,还有补助,足够家里的婆娘孩子吃,老

    子娘、老子爹,王爷和王妃也有安排,年纪大的王爷出粮养。要是家里人能做事,王爷和王妃优先安排,不仅能赚足自己的吃

    食,还能赚点银两。在城里,就数我们这些当兵的过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王妃也说了,苦了谁也不能苦了我们的家人,我们在前线厮杀拼命,安人总要安排好,不然我们怎么能放心?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一再给我们增加粮饷、军饷,有一点钱都花在我们身上了,我们这日子越过越好了,只要肯做肯拼命,就不会饿死

    ,日子还会越过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和王妃对我们好,每个月都有粮食补助,就只有一条……不能扰民,不能拿百姓一针一线。王妃说了,养我们的不是她和

    王爷,而是每一个给国库交税的百姓,是他们拿钱养我们,我们为百姓做事是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同大军迁移的京中百姓,听到这话彻底的放心了,有些上了年纪的,更是激动的抹眼泪了。

    他们打从出生到现在,就没有遇到过,一个像王爷和王妃关心他们的人;就没有遇到过,一个像王爷和王妃一样,把他们当人

    看的大官。

    “王爷、王妃好人呀,我们选择跟着王爷和王妃走是对的,那些留下来的,一定会后悔的,咱们那位皇上,他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那人终是不敢说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打小接受的教育,就是皇上是天,他们不敢说皇上一句不是。

    有了这群当兵的话,随同大军一起离开的百姓,是彻底的放下心了。当然,也不是没有张狂的,因这群当兵的好说话,就拿侨

    闹事的……

    不是说要军民一家,不是说要对百姓好吗?

    那就对他们好呀,给他们吃,给他们穿呀?

    这世间,哪都不缺恶心人,这些人闹事的时候,大部人都止不住的摇头,想要劝说一句,却被他们顶到天上去了:“不是说,王

    爷不让欺负百姓,要保护我们?怎么?只是嘴上说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王爷还说了,刁民……不必对他客气,你既然不吃敬酒,想吃罚酒,我们也不客气了。这天下免费的饭就是牢饭,你们要

    不要吃?”那群当兵的,能把王爷和王妃的话听进去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佩服王爷和纪云开的为人,还有一部分原因,自然

    是王爷和王妃给出的条件好。

    有了这么好的条件,他们何必去触犯王爷、王妃定下的规矩?

    但这并不表示他们怂。

    闹事?

    咱也不打你,不是嫌走路累,嫌吃得不好吗?

    牢饭管够,囚车随便坐。

    但别以为,坐了囚车就可以轻松了,犯人也得自食其力,也得养活自己,路上……凡是遇到不好走的路,你们去填路,遇到水

    沟,你们去清理……

    要遇到敌袭,自然是你们这群犯了事的人,冲在前面。

    乱事用重典。

    在军中,犯了事轻有轻罚,重有重责,但最轻的处罚都能要你的命,分分钟教会你们做人……

    在那群兵油子的铁血手段下,想要闹事的人彻底的安分了,哪怕有那么几个蠢蠢欲动的,这会也老实下来了,生怕被那群当兵

    的抓去吃免费的牢饭。

    王爷手下的人,带着京城中的百姓迁移,这么大的事自然瞒不过南瑾昭。那几个带头闹事的,就是南瑾昭的人。

    他原是想要煽动那些人,制造内乱,让王爷手下的兵,与随行的百姓起冲突,然后……

    他就能渔翁得利了。

    可不想,强将手下无弱兵,王爷和纪云开练兵的这半年,不仅仅是在练兵,还把军纪重新整顿了。

    王爷手中的这些人,不仅个人军事素质过硬,就是在思想上也进步明显,哪怕王爷和纪云开不在,他们也乱不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不仅没有挑起纠纷,反倒让王爷大大的长脸,让王爷在百姓心中的地位,又提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南瑾昭气得大骂:“萧九安生来克我的吗?攻城攻不下,破坏大军带人走又破坏了。那个蠢皇帝要回京,萧九安居然怂的放弃,

    就不能跟他打一场吗?凭萧九安手上的兵马,收拾一个落难的皇帝,还是抬抬手的事吗?萧九安怎么就……怎么就没有一件事

    ,办得叫我舒心的?”

    “王,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我们的人马不是燕北王的对手,眼看着就支持不住了,如果不派兵援助,他们……很有可能会全军覆

    没。”南瑾昭的心腹,见南瑾昭只顾着生气,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先前,派了数十万人,去攻打一座只有几千驻军的城池。不想,城没有攻下来,他们的人反倒陷入被动,被萧九安的兵马

    包围了。

    正要派人去救援,萧九安却带兵打到京城了,他们迫于压力,不得不放弃救援,留大军在原地抵抗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做了万全的准备,正准备与萧九安大战一场,可萧九安却不跟他们打,直接打纪馨去了。

    打下纪馨后,他们本以为萧九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,紧张了好一阵子,结果萧九安又不打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是怕了他们,还是不把他们看在眼里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