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42章542审讯,王爷威武霸气!

    第542章 542审讯,王爷威武霸气

    萧九安和墨七惜下手毫不留情,守在外面的人全部被两人放倒,此刻正倒在地上,不断哀嚎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

    魔教左护法一出来,就看到这一幕,顿时大怒:“何人在我日月圣教撒野?”

    魔教也是有名号的,只是因其作恶多端,被江湖人称为魔教,但魔教的人可不会称自己是魔,他们自称日月圣教,奉教主为明神。

    “天启,萧九安!”萧九安转身看着来男,神情冷傲,并没有将对方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江湖人谈之色变的魔教,根本入不了他的眼,魔教先前没有犯到他头上,他懒得与魔教周旋,可现在魔教犯到了他的头上,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?来的真快。”左护法看着萧九安,阴冷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拆本王王府的人就是你们了。”只这么一句话,就足够让萧九安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莫不是你还能拆了我们圣教?”左护法爽快的认下,并嘲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手上有纪馨这样的人物,可以让纪馨操控白蚁拆了燕北王府,萧九安有什么能耐?

    就算萧九安手上有纪馨这样的人,也拆不了他们魔教,他们魔教每一处皆有黑岩石建成,人力无法撼动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本王一向有仇报仇,有恩报恩,既然你承认了,这地方本王今天就拆定了。”萧九安冷冷地扫了一眼,不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左护法嘲讽的笑了一声:“萧九安,天启一个小小的王爷,也敢拆我们圣教,不知死活。来人,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左护法说完,后退一步,下一秒就见数十个血衣人从他身后涌出,扑向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,我日月圣教圣卫的厉害。”左护法站在一旁,冷眼看着萧九安与圣卫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魔教圣卫不负其名,虽只有十三人,可十三人配合默契,一进一退如同计算好了一般,一点破绽也不露,饶是萧九安与墨七惜联手,一时半刻也奈何不了这十三人。

    “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的燕北王也不过如此。”左护法见萧九安被圣卫打的只有反手之力,轻蔑的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仍旧不回应,只一味的防备,百招后尽显颓势,一副随时都会被圣卫打伤的样子,墨七惜比之他更惨。

    左护法见状越发的得意,不复先前的小心,见萧九安节节败退,无招架之力,狂妄地道:“萧九安,交出凤佩,我给你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凤佩?你们要凤佩?”难怪拆了他的燕北王府,原来是要找凤佩。

    他就说嘛,魔教好好的怎么会找他燕北王府的麻烦,怎么会找纪云开的麻烦,原来是冲着凤佩来的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这凤佩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我们查过,凤佩就在你手上,立刻拿出来,我饶你们燕北王府其他人不死。”左护法嚣张地说道,然……

    他的话一落下,就见局势瞬间逆转,原先被打得节节败退的萧九安,突然大发神威,手中的长剑如同长龙,以石破天惊之势,刺向圣卫,不过眨眼间,萧九安不仅扭转了劣势,还将魔教圣卫逼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本王,不需要!”萧九安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,整个人如同锋利的长枪,战意高昂,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到这里,左护法还不明白萧九安在玩什么把戏,他就白活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耍我?”萧九安居然示敌以弱,套他的话,简直是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本王便是耍你,你又当如何?”不过数十招,萧九安便在默契十足的圣卫中撕开了一道口子,剑身一晃,身形一动,便跃出圣卫的包围圈,提剑逼近左护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左护法脸上一变,忙抽剑应敌,可却晚了一步,他的剑还未抽出,萧九安的剑便已逼近,只见一道血光闪过,左护法的右胳膊被齐肩砍断。

    要是北辰天阙在,定会知道当日萧九安还真的是厚待他,不然,萧九安就不是削掉他的小拇指,而是直接断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剑下去,左护法的胳膊齐肩削下,切口平整,血流如柱,粗壮的胳膊“咚”的一声落在地上,甚至还因为太重而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啊……”左护法捂着受伤的胳膊,痛得大叫,一张脸惨白似纸,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萧九安却连脸色也不曾变一下,举剑指向他:“纪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”左护法连连后退,想要避开萧九安的剑,可他退一步,萧九安就上前一步,不管左护法怎么退,萧九安的剑始终抵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本王再问一句,纪馨在哪里?”萧九安的声音一冷,只要有耳朵的人都知道他不高兴,而他不高兴,后果绝对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左护法刚刚说出两个字,就见萧九安手腕一动,剑光闪过,血雾喷涌,左护法身子一斜,咚的一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缺了一腿,身体失了平衡,摔倒在地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有本事杀了我,我是不会说的。”护卫痛得牙关咬紧,身子不断的颤抖,不过片刻,他身下就出现一摊血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介意一点一点把你削成人彘。”杀人不过头点地,要惩罚一个人,杀了他是最轻的处罚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左护法不屑的哼了一声:“你当我会怕吗?”

    说落,左护法张嘴就要去咬断自己的石头,可刚一张嘴,一枚石子便从萧九安的手中飞射而出,正好打进了他的嘴里,将他的牙齿一一打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左护法张嘴,满口是血,森白的牙齿一颗颗落下。

    “纪馨在哪里?说出来,本王给你一个痛快。”同样的话,这次换萧九安来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说的。”护卫还在嘴硬,萧九安却不与他废话,再次挥剑,将他的手掌剁了下来:“不急,本王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审讯而已,他虽不曾做过,但看过不少,他相信再嘴硬的人,到他手里也只有乖乖张口的份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人最痛苦的不是死去,而是生不如死,正好他萧九安有的是手段让人生不如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