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96章 1196皇宫不过是家!

    纪大人和王爷留下来几个老臣都气得不轻,恨不得冲到江南,把天启皇帝的圣旨甩他脸上,好叫他认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不过,几位大臣气归气,却没有因此失去理智,骂了一通后,一个个冷静下来,说道:“兹事体大,这事做不了主,也不能做主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他们家王爷还是天启的臣子,天启……是亡国了,但却没有灭国,天启的皇帝还在,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“唉,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把皇上弄死,现在好了,人活着,却尽给我们添麻烦。”不得不说,王爷留下的这几个老臣,胆子不是

    一般大的,当着众人的面也不避讳,直接就想弑君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没有把天启皇帝当君,不然他们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他回来是名正言顺,我们挡不住,也不能挡。”挡了,骂名就得王爷背了,指不定南瑾昭和天武皇后那些人,看到这个机会,

    就到处败坏他们王爷名声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,以后是要登上那个位置的人,可不能叫人坏了名声。

    “可迎回来了……我们王爷如何自处?臣强主弱,皇帝又是那样的性子,他容得下王爷?没有王爷,皇上他坐得稳江山?王爷好

    不容易收回了皇城,平定了天启的混乱,可不能再回到原来的状况,百姓太苦了。”先前天下未乱之际,天启皇帝就容不下他们

    王爷,使计手段想要从王爷手中,夺走燕北,现在……

    泰半兵权都在王爷手里,皇上容得下他们王爷?

    容不下,君臣难免就要斗起来,可现在这个情况,适合内斗吗?

    天下还没有平,天启的混乱只是稍稍平息下来,百废待举,这个时候内斗,不是让天武皇后和南瑾昭捡便宜吗?

    “内斗不内斗的我倒是不担心,皇上除了有个名头,什么都没有。咱们王爷有兵有权有人,怕他做什么,我就不甘心……王爷拼

    死在外面厮杀,打下江山,最后却叫他坐享其成了。要是王爷把整个天下打下来了,皇上不就捡了个大便宜?叫我给那种弃国

    抛民的皇帝下跪,我可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王爷留下来的老臣吵做一团,最后还是纪大人站了出来:“行了,行了,我们在这里说再多都无用,给王爷去信,这事得让王爷

    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天启皇帝好歹是他学生,虽然他也没有教皇上几天,但好歹占了一个师父的名份,他再看不起皇上,也不能骂得太过。

    徒弟不好,他这个师父责无旁贷呀。

    骂得正欢的大臣们,也想到这个问题,用十分微妙的眼神,看了纪大人一眼,就不再多言了……

    看在小主子是纪大人养大的份上,看在纪大人是王爷便宜岳父的份上,他们给纪大人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离开皇城还不到两天,就收到纪大人派人送来的急信,王爷看了一眼,笑了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纪云开问了一句,王爷就将信件递给纪云开,还有天启皇帝让人送来的圣旨。

    纪大人将心中所有不满,都宣泄在纸上,透着信都能感受到纪大人的愤怒,纪云开看了一眼,笑了笑,就放在一旁……

    倒是天启皇帝的那封圣旨,纪云开不由得多看了两遍,看完后也笑了,不过是嘲讽的笑:“谁给他的自信,认为我们会乖乖的认

    他为君?”

    给她和王爷发圣旨,皇上还真是……看不清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为这种人生气,他不过是让下面的人拟份圣旨,成了他就是帝王,不成……我就是乱臣贼子。”王爷是真的不生气,

    也不觉得有生气的必要。

    亡国之君罢了,天启皇帝当年奈何不了他,现在同样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……萧十庆也在,就算不管皇帝,十庆呢?”纪云开知道王爷的身世,自然也知道王爷对老燕北王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答应了老燕北王,要保护十庆的,虽然因种种原因放任不管了,但……

    答应人家的事总要做到,十庆没有死,王爷就不可能不管。

    “想回就回来呗,不过是一个座宫殿罢了,送给他又何妨。他想当皇帝,就在宫里当个够。”王爷蛮不在乎的道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为攻打皇城,花大力气拿下天启皇城,可不是为了什么皇位,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纪云开,为了找长泽。

    要不是长泽在纪馨手上,在天启皇城,他压根就不会把目光放在天启皇城。

    没了长泽的皇城,还有什么能值得他花心思?

    “也是……咱们为人臣子的,怎么能占皇上的地方呢,皇上想要回京,咱们这就把地方让出来。”王爷一动,纪云开就知他要使

    坏了,笑了一声,也不让王爷亲自动手,自己就提笔、蘸墨,给纪大人写了一封信。

    纪大人收到信,顿时乐了……

    “快,快打发人给皇上送信,请皇上回京。”纪大人拿着纪云开的回信,顿时一通忙,让人把皇宫收拾好。

    王爷留下来的老臣、老将,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怒了,不约而同的杀进宫,找纪大人兴师问罪,可不等他们开口,纪大人就一脸

    春风得意的道:“正要找你们呢。来得正好,赶紧的收拾东西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收拾东西干吗?”这群老臣和老将,都是最先投奔王爷的人,他们的忠心只对王爷。

    “给皇上和他的臣子腾地方呀。”纪大人理所当然的道,把这群老臣、老将气得不行,“你这个帝师当得可真是尽忠了,这个时候

    都不忘为你的皇帝尽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呢?”纪大人脸色一沉,不快的道:“王爷和王妃的意思,叫我们赶紧收拾东西回去,把皇城和皇宫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一众老臣、老将顿时傻了。

    王爷,真要还要尊天启皇帝为主?

    要他们认那么一个主子?

    “王妃的回信……说,皇宫是皇上的家,咱们把外人赶走了,但也不能占了人家的家。皇上要回来了,这家自然要还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想到纪云开把皇宫说成是普通的家,把皇宫的象征意义完全抹掉,就忍不住想笑……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不无道理。从古至今,皇宫可不止这一座,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认,这就是皇宫,是帝王的居所,他们这些做臣子

    的不认,皇宫不过是……

    亡国之君的家罢了。

    皇上不会天真的以为,他进了皇城,住进了皇宫,就还是那个生杀予夺的帝王吗?

    那就可笑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