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70章270手段,无人相信纪云开!

    第270章 270手段,无人相信纪云开

    琉璃不是什么武器,提升不了国家武力,无法让北辰、天武、南疆忌惮,但琉璃代表了钱财,能让国家富裕。

    天武靠一个琉璃,成为四国最富有的国家,天启虽然做不到,可有了琉璃至少能从南疆、北辰多赚一些银子。

    琉璃的制作方法一向是各国垂涎之物,天启得到了,不管用什么方法得到的,都不会还给天武,更不会放弃这条财路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地愤愤离席,并没有影响到皇上、萧九安和端王世子的心情,反倒是因为她走了,三人更好说话了。

    皇上直言问道:“琉璃的制作方法,真是燕北王妃发现的?”皇上半点也不信,只当端王世子故意说出这话,为了气天武公主,是以天武一走,又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天武公主来了后,她便一直在研究琉璃的制作方法。”萧九安抢在端王世子前面,回答了皇上的话,咬定这件事。

    皇上心里仍旧不信,可面上却饶有兴趣地问道:“是为了给天武公主一个下马威吗?”

    不管琉璃的制作方法是不是纪云开发现的,但纪云开有仇必报的性格,他算是见识到了,而很不巧,他和纪云开有仇,所以……

    为了不给纪云开报仇的机会,他只能先下手为强了。

    “是为了给天武公主一个教训。”萧九安并不在意皇上信不信,他要的只是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种人大多疑心重,越是明面上的消息,越是无人相信,哪怕它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教训倒是给的实在。”皇上点了点头,并不愿意在这件事多言,左右萧九安不想说的事,他怎么问也无用。

    皇上状似无意地问起:“你最近到处让人收集南疆的毒蛇,也是为了给南疆一个教训吗?”

    这事闹得颇凶,为求得南疆的蛇王,萧九安开出了千两黄金,这事怎么也不像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,纪云开病重,身体一日比一日弱,药门传人说南疆的毒蛇大补,最适合温补。”靠吃蛇灭掉南疆毒蛇的计划,萧九安连皇上也没有透露半句。

    打南疆是他萧九安的事,与皇上无关,他不需要皇上的帮助,只要皇上不拖他的后腿就行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皇上不信,可又想不出别的理由。

    任谁也不会想到,萧九安为了灭掉南疆的毒蛇,会煽动四国人吃毒蛇。

    “且看吃了后如何吧。”这个时候萧九安怎么可能把话说死,那不是明摆着告诉皇上,这事有问题?

    皇上听罢,点了点头,似笑非笑地道:“你对纪云开倒是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非草木,王妃为了我几次丧命,这次也是我牵连了她。”萧九安仍旧是一板一眼,没有一丝感情,可无论是皇上还是端王世子,都知道他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说纪云开以命救萧九安一命的事,有眼睛的人都知道纪云开嫁给萧九安后,受了不少委屈。

    只是,一想到曾经为了自己,连命都不要的女人,现在为了另一个男人不要命,皇上就觉得心里堵得难受,哪怕是看到端王世子做出来的琉璃,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找到了制作琉璃的方子就好好做,天武公主那里朕会处理。”皇上抬了抬手,示意端王世子和萧九安可以退下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端王世子没有多言,抱拳行礼离去。

    皇上坐在龙椅上,看着相携而去的二人,刚舒展开的眉头又再次皱了起来:“这两人什么时候走得这么近了?”

    燕北王府寻到了制作琉璃的方法,居然交给端王世子去做,萧九安这是要做什么?拉拢宗室和京中的官员吗?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终于按捺不住了?

    皇上身旁的太监低垂着头没有说话,他知道皇上要的不是他的回答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并没有如皇上所想,趁机拉拢端王世子,或者故意与端王世子走近,两人出了殿仍旧是各走各的,一句话也没有说,出宫亦是如此,萧九安完全没有理会端王世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在外是个脾气好的,可这际上他内里十分骄傲,萧九安不搭理他,他怎么可能拿热脸去贴萧九安的冷屁股?

    直到出宫,两人也没有说一句话,冷漠的不像是有合作关系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大大方方、坦坦荡荡、顺从内心的举动,落在有心人眼中,就是故作不合,自以为聪明,至少皇上就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把制作琉璃的方子给了端王世子,这两府怎么可能像萧九安与端王世子表现出来的那般生疏,这两人摆明了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皇上会这么想半点也不意外,当你讨厌一个人的时候,不管他做什么你都能挑出错来,更不介意用最大的恶意来揣度他。

    可这些跟萧九安和端王世子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他们两个一个从来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,一个压根就不在乎皇上的看法……

    端王世子制作出琉璃的事,虽没有可以刻意保密,可也没有往外传,除了当时在场的几人,根本没有其他人知晓,可是他们刚出宫没有多久,北辰天阙和凤宁就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赵辰禾居然做出了琉璃,纪云开的运气真好。”凤宁挑了挑眉,清俊的眸子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他对萧九安、林初九没有恶感,他虽然给北辰天阙提供了不少帮助,可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看戏,看北辰天阙、天武公主跟萧九安夫妇斗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相信运气,这事透着诡异,天武那个老女人,把琉璃的制作方法握得死死的,一般人根本拿不到。”北辰天阙很想知道萧九安是怎么拿到方子的?

    是的,北辰天阙不相信制作琉璃的方法是纪云开发现的,不要说北辰天阙,就是皇上和天武公主也不信,相比制作方法是纪云开发现的,他们更愿意相信是萧九安把方子偷到了手。

    “听闻天武皇后喜欢漂亮的男孩,你没有从这上面下手吗?”凤宁知道,北辰天阙一直想要琉璃的配方。

    没办法,北辰崇武,穷文富武,供个武人可比供个文人费钱,北辰人人尚武,一群大老爷们也不擅经商,这几年北辰越来越穷了,可偏偏北辰又好享受,要是再不富起来,恐怕少不了一场大仗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很谨慎,她只欣赏并不下手。”提起天武皇后,北辰天阙眼中闪过一抹忌惮。

    他很少服气人,尤其是女人,可天武的皇后确实让他服气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能将一个国家完全掌控在手上,并且让这个国家的人接受一个女继承人,可见她的手段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