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9章269指责,谁也不比谁强!

    第269章 269指责,谁也不比谁强

    端王世子手上捧着一个黑布包起来的盒子,脚步匆匆,面上却带着喜意,一点也看不出像是有急事。

    “辰禾,你不是说有急事要见朕吗?”听见端王世子欢欢喜喜的行礼,皇上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,好像是被人算计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皇上,是有急事,不过也是好事。”端王世子献宝似的,将盒子举起,掀开外面那层黑布:“皇上,你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黑布被一层层掀开,露面里面透黄明亮的琉璃,太阳光一照,五彩斑斓,美不胜收,可皇上却一点也不稀奇:“这不就是琉璃吗?”

    琉璃虽然只有天武国才能烧制出来,可身为皇上,他怎么可能缺好东西,天武每年都会送一些琉璃来,他的库房里摆了满满一架子,不过……

    天武送来的琉璃,似乎没有赵辰禾手上的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皇上不由得看了天武公主一眼,却见天武公主双眼瞪得大大的,震惊地看着端王世子手上的琉璃,就好像是见鬼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皇上这下也看不出了不寻常。

    莫非,这琉璃与天武公主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端王世子本就激动的不行,听到皇上的问话,立刻道:“皇上,这是我们烧出来的琉璃。”是的,他们烧出来的琉璃,用纪云开说的子与程序反复试,试了上百次,终于找出了合适的比例,烧制出来了比天武更好的琉璃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这是我们烧出来的琉璃?”皇上一惊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琉璃的配方他们一直想要,可天武握得紧紧的,他们想尽办法也拿不到。这次天武松了口,愿意与天启皇室合作制琉璃,他还正欢喜,结果端王世子居然把琉璃烧制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制作琉璃是我们天武的秘法,你们天启怎么可能会。”天武公主震惊异常,想也不想就否绝了。

    她承认,端王世子手中的琉璃盒,比他们天武烧出来的琉璃更透、更亮,颜色更加的柔和,可是她不相信天启能烧制出琉璃。

    琉璃的方法一直在她母亲手中,就是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天武秘法我不知道,这是我们天启人自己烧出来的琉璃。”端王世子讽刺了一句,就不再理会天武公主,继续对皇上道:“皇上,琉璃的制作方法是燕北王妃发现的,这些日子我一直反复试制,终于把琉璃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琉璃的制作方法从哪来的,总要过明路,端王府与燕北王府的合作也需要过名路。

    他敬皇上,但不怕皇上,更不担心让皇上知道端王府与燕北王府合作。

    端王府元气大伤,他总要为端王府找条出路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纪云开?琉璃的制作方式是她发现的?不可能,她怎么可能知道琉璃的制作方法?你们……你们是从哪里偷来的配方!”天武公主口不择言,张口就将帽子扣在天启的头上。

    皇上一听,顿时拉下了脸:“天武公主,慎言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偷来的,天武能人能制出琉璃,他们天启人怎么就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和天武公主一样,并不相信制作琉璃的方子是纪云开发现的,只当端王世子故意气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“慎言?好笑,你们天启既然做了又何必怕人说?世人皆知琉璃是我天武的国宝,你们偷窃了琉璃的制作方法,简直无耻。”天武公主绝不相信天启知道怎么做琉璃,尤其那人还纪云开。

    她坚定的相信,是天启偷了方子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,没有言语的萧九安适时站了出来,看向天武公主:“天武公主,你口口生生说我们天启窃取了你们制作琉璃的方法,可有证据?”别说他们没有偷,便是真偷了又如何?

    保不住制作方式,只能怨自己无用,不能旁人惦记。

    “除了我天武,还有谁能制出琉璃,你们不是偷了方子,是什么?”天武公主确实没有证据,可这种事哪里需要证据。

    “公主,本王承认天武的皇后娘娘是名奇女子,能制出琉璃,但并不表示这世间只有她一个奇女子。她能从无到有的制作出琉璃,本王的王妃见到琉璃后,研究出它的制作方法又有什么奇怪的?”至少萧九安半点也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能在那样的境地走出一条生路的女人,怎么可能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太无耻了!”天武公主说不过萧九安,可又咽不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萧九安听罢,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笑:“公主,我记得天武原先是没有重刀营的。”

    重刀营,是他十七岁那年组建的精兵营,一共一千人,每人皆是全副铠甲,手执重刀,第一次出现在战场上,就把北辰打得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重刀营一瞬间成了天启的利器,战场上当之无愧的阎罗,令对手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为了取得重刀营训练方法,隐藏身份,前往燕北,费尽心机收买重刀营的人,套得一点皮毛,然后回到天武,组建了一支一模一样的重刀营。

    天武不仅仅是学天启的练兵方法,也没少学北辰的练兵方法,只是北辰的练兵方式一向简单粗暴,不适合天武,这才一直模仿天启的练兵之法。

    要说无耻,谁能比得上天武?

    “那,那……”说起重刀营,天武公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年她效仿萧九安建重刀营,最初还担心过萧九安会找她麻烦,拿这事说她,她为此都想好了对策,就说是她爱慕于他,才会想要建一只和他一样的重刀营,并无其他用意。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像是不知道这件事一样,日后从不曾提起半句,要不是萧九安突然提起,她都快要忘记此事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对琉璃的制作方法还有异议吗?”琉璃很赚钱,不仅天启的贵族喜欢,就是北辰的贵族也喜欢,南疆的人更是爱得不行,这么一个赚钱的行当,就算方子是偷来,天武也要不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天启欺人太甚!”天武公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愤愤地甩视离席。

    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,她母后绝不会放过天启这群无耻的偷窃贼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