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95章 1195这位皇帝他们不认!

    现在的局势太乱了,容不得她感情用事。

    南瑾昭跟他们的人已经打了起来,作为南瑾昭的盟友,天武皇后与他们自然是对立的,他们要是贸然跑到天武皇后的地盘上去

    ,是挑衅,同时……

    危机也不少。

    主战场上有主战场的优势,她和王爷本事再强,到了人家的地方也不免束手束脚,而且他们对天武一点也不熟,也没有跟天武

    皇后打过交道,贸然跑过去,指不定就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如若是以前,她是不会怕的,再危险的地方,她也敢去闯一闯,就如同当初陪王爷去十方世界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真的不敢。

    也许是老了,也许是十方世界给她的教训太大,也许是……对长泽的愧疚越来越深,她现在真的没有冒险的胆气了。

    她只想好好的,一家人好好的生活,没有危险,没有死亡。

    “直接去怕是不行,回头……让人给天武皇后写国书,以两国商谈为由,去一趟天武。”现在这世道乱得很,他们真要偷偷摸摸

    的去了,叫天武暗中算计了,也只能吃了那个闷亏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不如大大方方的宣扬,他们要去跟天武皇后,商谈合作一事,至于能不能谈成,那就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就这么办吧,前线的事……萧少戎在盯着,你我若走了,政务交由谁来处理?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身上一摊子的事,想要说走就走,怕是不能了。

    “纪大人吧,他虽无经世之事,但处理一些内政,却不是什么难的。”王爷只想了想,就道。

    纪大人全副心思都在长泽身上,他的基业早晚要交给长泽,看在长泽的面子上,纪大人都会用心处理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要纪大人处理,先前练兵的那段时间,他提了不少人上来, 那些人都能独当一面,纪大人要做的

    就是决策罢了,具体的事务有下面的人办。

    “早些动身吧。”有了处理内政的人,纪云开就不再等了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天武皇后不敢拿长泽怎么样,但能早一天是一天……

    王爷带着纪云开回到皇宫,与他们一同回来的还有纪馨,不过纪馨离开的时候是女皇,现在只是阶下囚。

    且,为了控住纪馨,不让她有机会与猛兽联系,不让她有机会驱动百兽,纪云开给纪馨下了药,让她暂时失去了声音。

    她在十方世界的时候,查过驭兽的异能,知道那些驭兽师,都是通过声音控制百兽,通过声音将异能传出去。

    没有声音为媒介,纪馨的异能就变成了鸡肋,而且这里没有异果,纪馨的异能只出不进,这两年又频繁使用,实力明显不如以

    前,她根本无法单凭精神力控制百兽。

    王爷做了决定,当天晚上就安排好了……

    纪大人最初是不愿意的,他一个文臣,虽然当过帝师,但就是教教皇上念书,从来没有教过皇上为君之道。当然,他一个臣子

    ,也教不了皇上为君之道。

    为官的时候,虽有两朝帝王的宠幸,可他身后有一个江南豪族,先不说他有没有能力,便是能力冲天,皇帝也不敢重用他。

    为表对他的看重,皇上一向只让他做一些务虚的活,真正的实权并不大,他哪里会处理内政。

    但是,听到王爷和纪云开说要去天武找长泽,他留在天启处理政务,也是为了长泽日后的基业打基础,纪大人咬了咬牙,就同

    意了……

    他是不会,可有谁天生就会处理政务,不会他可以学。为了长泽,他也得把天启打理好,得把后方的事务安排好,好让王爷与

    纪云开无后顾之忧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纪大人雄心满满,可执掌政务的第一天,他就遇到一件头痛的事。

    流亡到江南的天启皇帝,派人送来圣旨,要王爷派兵迎帝王入京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真是不要脸了,但不能否认,王爷现在还是天启皇帝的臣子,王爷夺回了京城,夺回了江山,皇帝没有死,自然要迎

    皇帝进京,这事没有一点问题……

    如若是之前,纪大人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说了,这是长泽的基业,是长泽的江山。

    生而为人,既能为君,为什么要为臣?

    既能主宰他人的性命,为什么要被人主宰?

    自己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,为什么要拱手相让,还给一个无能的皇帝?

    王爷手中的兵马,全是王爷和纪云开一点点养起来的,皇上出了一分力吗?

    千万别说皇上不知道,王爷和纪云开都回来大半年了,天启那么多旧臣、老将带着兵去投奔王爷,那些世家、官宦虽无兵,但

    也是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尽最大的能力资助王爷起兵,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王爷练兵、为银子发愁的时候,皇上在做什么?

    皇上在江南,享受着江南豪族的供奉,肆意挥霍,过着他奢华的帝王生活,像是压根不知王爷活着回来了,正在练兵,准备夺

    回天启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,南瑾昭突然发兵,攻打王爷手中的城池,皇上在江南收到消息,也像是没有收到一样,完全没有派兵帮助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废物点心,只知享受,只知获取,却从不曾想过付出的帝王,他们凭什么要迎他回来?

    合着……他们拼死拼活打一场,就是为么一个弃国抛民的废物皇帝?

    可他凭什么认为,他们甘愿什么都不要的,为他卖命呢?

    就凭他曾是天启皇帝?

    就凭他姓赵?

    如若他真把自己当天启皇帝,当初天启沦陷,他就不该带着老臣、旧部,金银粮草跑。

    如若他真把自己当赵姓皇族,就该像端王世子那般,宁可战死也不跑。

    如若……他有一点骨气,有一点帝王的风骨,他们这些人也认了,可偏偏他们的皇帝,除了丢下臣民逃跑外,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废物,还下圣旨要王爷带兵亲迎他进城,简直是笑话……

    天启皇帝的诏书,发到皇城,发到纪大人手上,纪大人气得不行,王爷留下来的老臣、武将也是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前朝旧部,但就算是如此,他们也看不起他们那位皇帝。

    今天,若是端王世子在,也许他们就认了,但这位皇帝,他们不认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