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93章 1193闷骚的王爷!

    纪大人能被先帝选为国师,除了政治因素外,本身也是有才华的……

    纪大人尤其擅长丹青,擅长画人物,他画的人物活灵活现,像是真的一样,先帝尤爱他的人物画像。

    最初,纪大人就是凭借这一手丹青,入了先帝的眼,这才有机会成为先帝的心腹,得先帝重用,与南方豪族联姻,娶纪云开的

    母亲。

    纪大人是真心喜爱长泽,他画长泽的时候,投入了全部的感情,将长泽的一举一动,画得活灵活现,纪云开看着手中的画,一

    度怀疑她的儿子,要从纸上走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像,真像……”真像王爷,她的长泽和王爷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,不仅五观相似,就是神韵也像。

    不是说,孩子成长的过程,会受身边的人影响吗?

    她和王爷从来没有陪过长泽一天,长泽怎么还跟王爷似的,长成一座冰山脸了?

    “本王的儿子。”王爷对长泽的感情,远不如纪云开对长泽的感情深,但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纸上的孩子,王爷的心刹那就软了,淡漠的眸子满满都是骄傲与得意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,他的血脉,他的继承人,他和纪云开的儿子,流着他和纪云开血脉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弟弟,好看。”小狼崽子亦小心翼翼的捧着画,眼睛亮亮的,一双眼粘在纸上,一刻也不挪开。

    “长泽,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孩子,你看……他的眉眼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纪大人指着纪云开手上的画,指着长泽的眉眼

    ,说道。

    长泽长得跟王爷很像,神韵尤其像,唯独一双眼像极了纪云开,偏偏他又像王爷一样,是个小冰山,小小的脸绷得紧紧的,眉

    眼亦是冷冷的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的眼,笑起来璨若星辰,不笑的时候亦是温柔,长泽用这么一双温柔的眼,做出冰冷的姿态,真的说不出来的可爱,让

    人恨不得抱着他猛亲一口。

    王爷看到画像,心瞬间就软了,就是因为这双眼,这双像极了纪云开,却比纪云开严肃的多的眼。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,长得圆圆的、粉粉的,那么可爱的一团,却故作严肃冷漠的样子,真正是叫人怎么疼都疼不够……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很多长泽的画像,光今年我就给他画了上百幅,你们拿着这些画像,让人立刻去找长泽,千万别让纪馨把长泽带走了

    。”纪大人虽然很想跟纪云开说长泽成长的点点滴滴人,但更担心长泽的下落,只得把到嘴的话都忍下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已经去找了,不必担心。”王爷看到这满屋子的画像,对纪大人和颜悦色了不少。

    看在他尽心照顾了长泽四年的份上,看在这满屋子画像的份上,他不介意给纪大人几分脸面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纪云开都叫纪大人父亲了,他虽没法跟着纪云开一起,叫纪大人父亲,但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画像……在城里多张贴几张,人多力量大,千万,千万不能让纪馨把长泽带走了。纪馨虽然疼爱长泽,但这些年一直都是

    我……我和宫女在照顾长泽,纪馨并不懂得怎么照顾孩子。”这些年,一直都是纪大人亲手照顾长泽,他根本不放心把长泽交给

    宫女看,而且……

    他跟长泽说云开和燕北王的事,要避着宫女,为了不让宫女和纪馨起疑,他只能日夜都跟着长泽,只有这样才不会让纪馨起疑

    。

    这四年来,要说最了解长泽的人,无疑就是纪大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纪大人并不想跟纪云开说,他不想用这些事绑架云开,他做这些并不是为了取得纪云开的原谅,他做这些都是为了

    长泽,为了他的外孙。

    “本王会安排。”王爷接过纪大人手中的画稿,厚厚的一叠,少说也有五六十章。

    王爷看了一眼,皱了皱眉……

    说心里话,他一点也不想把这些画像张贴出去。

    他和纪云开错过了长泽的成长,这些画像是唯一的纪念,张贴出去了就废了。最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有舍才有得,贴出去才能更快找到咱们的孩子。”王爷虽然什么也没有说,但纪云开一看王爷的眼神,就知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难怪,王爷刚刚特意挑了一群,记忆力好的人进来看画像,也不把画像给他们,只让他们记住画上的孩子,原来……

    是舍不得长泽的画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王爷对长泽就是可有可无的心情,现在才明白,王爷只是习惯性表示不屑……

    这闷骚的性子,真是叫人头痛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多贴一些,不够我再画。”纪大人不是纪云开,哪里知王爷心中想什么,见王爷皱眉,以为是嫌画像少了,又抓了一

    把给王爷,“这些全拿去,我现在就去画……寻人的画像画简单一些也可以,我画快些,一天能画十几副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把长泽今年的像,全部塞给了王爷后,不等王爷说话,又急急忙忙的去隔壁书房,要画画像寻人……

    王爷看着手中上百张画像,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他要把云开的眼睛,贴的到处都是?让人人都看到?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……王爷,你别心疼了,这都是长泽今年的画像,找到长泽后,你就可以看一个够。”孩子一年一个样,幸亏前

    面三年的画像不用拿出去,不然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一定会心疼死。

    她错过了长泽的成长,只能靠着这些画来弥补,要不是为了找长泽,她一张都舍不得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然很想通过画像,了解长泽的成长,但更清楚,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长泽。

    王爷拿着画像去命属下张贴,纪云开就带着小狼崽子,在城内寻找纪馨和长泽的下落。

    先前,纪云开跟皇城的大户交易了不少粮食,将皇城的关系都打通了,她拿着画像撒出去一问,不到半个时辰就收到了消息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我看到这个孩子,一对男女抱着他朝洗马街的破庙走去了,那破庙里离城门口挺近的,平时是乞儿的寄居地。”

    给纪云开消息的,是城中一个老住户,也是他运气好,出门悄悄打听外面的消息,就看到了被纪馨抱在怀里的小长泽。

    纪云开打听到消息,半刻也不敢等,让人给王爷传了个信,就带着小狼崽子追了过去,可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