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38章538感动,心甘情愿去南疆!

    第538章 538感动,心甘情愿去南疆

    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,而在这方面萧九安一向是翘楚,虽说纪云开并没有生气,嘴上也没有说什么,甚至刚刚还很配合他,可萧九安就是知道这个时候,他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,出现在纪云开面前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虽有几分不舍,可萧九安还是咬咬牙出去了,免得纪云开不高兴。只是,让萧九安没有想到的,今早这一通亲热后,纪云开好几天都避着他,他连与纪云开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这还不是最让萧九安头痛的,最让萧九安头痛的是,明明知道纪云开在躲他,他还不能说纪云开什么,因为她有正当的理由!

    因他找到了赤火虫,凤祁与诸葛小大夫二人进展神速,第二天就配出了合适的解药,为了缓解纪云开的头痛,凤祁做主直接给纪云开用上了。

    当城下午,纪云开就开始服药,且由诸葛小大夫为她医治眼睛的外伤,为了不打扰诸葛小大夫,闲杂人等一律不得进,包括凤祁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萧九安就是千般理由,也不可能不顾纪云开的健康,执意闯进去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是诸葛小大夫陪着纪云开一夜,他中途进去看了两眼,却被诸葛小大夫严肃的指责,打扰他医治病人,无奈他只得出来,把地方留给纪云开这个病人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他一大早就去找了纪云开,可因着昨夜一晚没睡,纪云开这会睡得正香,他只能看一眼,就匆匆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次并不是诸葛小大夫赶他了出去,是他自己有事要忙,他是燕北王军,在燕北军大营了他不可能闲着,且他的王府刚刚被炸了,后续要处理的事情不知凡几,也实在没有功夫,一天到晚呆在军营陪纪云开。

    早辰看了一眼,萧九安就急急外出,本想中午回来陪纪云开用膳,顺便说说昨天早辰的事,让那女人明白,他们之间那么做是符合情理的,他并没有清薄于她,叫她别不好意思,以后……

    咳咳,说清楚自然是为了叫纪云开以后多多配合,别动不动就害羞、不好意思,他们是夫妻,这些都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然,他就是没有时间。

    中午的,南瑾昭突然跑过来,他本不想理会,可南瑾昭说的是与纪馨有关的事,他便是再不满也得忍着。

    公事为上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可是,他和南瑾昭说了半天,却发现南瑾昭根本什么都没有查到,跑来找他,纯粹是来找他探消息的。

    简直是坑死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气恼不已,直接把人赶了出去并说,并让南瑾昭滚蛋,这是燕北军大营,不欢迎他这个南疆王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过河拆桥。”南瑾昭一听,怒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简直不是人,先前要用他的时候,怎么就不想着他是南疆的王,是南疆人?

    这会纪云开的危机解除了,就想到他是南疆人了?

    “你知道北辰天阙的下场吗?”过河拆桥?南瑾昭太看得起他自己了,在他萧九安的眼里,他南瑾昭充其量就是一块木板,哪里称得上桥,拆了便是拆了,他一点压力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怎么了?”南瑾昭莫名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萧九安特意提起北辰天阙,绝不可能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本王把他在天启所有的窝点都端了,并断了他一指,把他丢出了天启。”萧九安着重提醒南瑾昭,北辰天阙断了一指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毁了他,断了一指,他回北辰如何争皇位?”萧九安真正是太狠了,杀人不过头点地,可萧九安这招却比杀人还要狠,他夺走了北辰天阙最在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本王真要断他夺位之人,就会毁他脸面。”只是断一指罢了,仔细些旁人都不会发现,于争位有什么影响?

    就冲着北辰天阙幼时对墨七惜所做的一切,他只断北辰天阙一指,已经是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得说,你下手太仁慈了?”北辰天阙在天启的势力,他多多少少了解一些,萧九安此举完全是断了北辰天阙一条臂膀。

    不过,南瑾昭并没有同情北辰天阙的意思,他只觉得萧九安做事太干脆、太利落,干脆利落的叫他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也没有放过凤宁?”南瑾昭想了想,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与凤宁来往一事,他多少知道一些,萧九发既然出手了,肯定就会将北辰天阙在天启的势力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这种事还需要说?

    他萧九安做事,什么时候心慈手软过?

    “好吧,虽然你这人过河拆桥,不讲道义,然想想北辰天阙的下场,我就好多了。”他很清楚,萧九安收拾北辰天阙,并不是因为北辰天阙是幕后之人,纯粹就是因为北辰天阙跟他有仇,而很不巧他也跟萧九安的仇,萧九安没有对他出手,只是把他们赶走,还真是给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莫名地,南瑾昭是很荣幸,可天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慨,他简真是自虐。

    “为了不成为第二个北辰天阙,我这就离开了,过两天再来看云开。”南瑾昭十分干脆的离开。

    识务者为俊杰,他虽不知出了什么事,可看萧九安一副欲求不满、憋着火没法啥的暴躁样子,就知道这个时候犯着他铁定倒霉。

    南瑾昭连午膳都没有吃,就离开了燕北军大营,离去前还不忘给萧九安留一句话:“对了,我会告诉云开,这次救她的药,是我拿来的。”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手上有许多南疆的药草,可再多也没有他全,这次纪云开中的是南疆的毒,解药也只有南疆有,诸葛小大夫与凤祁虽然会配药,可是没有药材呀,是以……

    他又想想的帮了个忙。

    他不是凤祁,他才不会做不了不说,让萧九安抢了功劳去,他南瑾昭做了的事就一定要纪云开知道,不然纪云开什么都不知,如何感动?

    不感动,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随他去南疆呢?

    他不是萧九安,他这人一向君子,他希望纪云开随他去南疆,是心甘情愿的……

    九爷说:昨天一夜未睡,今天先更一章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明天补上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