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92章 1192对女儿的讨好!

    有了长泽的消息,纪云开放下了四年的担忧,放下了压在心上四年的愧疚与自责,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瞬间变得明媚亮眼了,

    就像是换了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在笑,以前的纪云开,永远都是寡淡的,哪怕唇角上扬的很高,哪怕眼中藏着笑意,明眼人一看也知道她不快乐,更不

    用提身为纪云开枕边的人王爷。

    自打长泽与凤祁出事的消息传到十方世界,纪云开和他之间,就有了一条跨不过去的、无形的天堑。无论他怎么努力,都无法

    打破。

    其中最明显的,就是纪云开会在累极,会在心里难受极了的时候,依在他的肩膀上,靠在他的怀里,但是……

    晚上两人同睡一张床的时候,两人之间永远是隔得远远的,纪云开永远都是背对着他,独自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,把自己抱得

    紧紧的,不靠近他,也不让他靠近。

    他知道,纪云开没有安全感,知道纪云开心里很难过,但纪云开知不知道,他萧九安也会难过,也会慌……

    天知道,他每晚看着离他远远的纪云开,心里有多么害怕。

    纪云开忧心找不到长泽,忧心长泽出事,他比纪云开更担心。

    纪云开找不到长泽,失去的是一个儿子,而他在失去了儿子后,还会失去妻子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一天找不到长泽,他与纪云开就一天,无法回到最初,无法有亲密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们会过得,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……

    是以,不管何时何地,只要纪云开问起,他都会用肯定的语气告诉纪云开,他们的儿子不会有事,他们一定会找到长泽。

    是以,哪怕没有确切的消息,他依旧用坚定的语气告诉纪云开,他们的儿子就在纪馨手上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纪云开才能活得像个人,才会让他靠近,他才不会每天都活在,失去儿子又要去妻子的慌恐中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事情果然如他所说的那般,他们的儿子在纪馨手里,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纪大人,你先去休息,找长泽的事,本王与云开会去找。”事情解决了,压在心中的重担消失了,王爷看纪大人也顺眼多了。

    毕竟,是纪大人给了他肯定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你去找?你认得出长泽吗?你跟长泽相处了几天?长泽一天一个样。现在,你还认得出长泽吗?”对纪云开,纪大人承认,他

    是愧疚,但对燕北王吗?

    纪大人看了王爷一眼,没好气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保护不了妻子,保护不了儿子的男人,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说话?

    他虽不是一个好父亲,但他萧九安又哪里是什么好父亲、好丈夫了?

    “本王的儿子,本王自然认得。”王爷的脸顿时黑了,看纪大人的眼神也是冰冰的……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云开为什么那么讨厌纪大人了,他也讨厌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你连一眼都不曾见过长泽,你凭什么找到长泽?凭感觉吗?要凭感觉能找到人,你还会等到现在打进皇宫吗?”纪大人

    张嘴就讽刺道。

    讽刺完,不给王爷说话的机会,又道:“就算你和云开见到了长泽,凭母子天性,父子天性,能认出那是长泽,但你手下的人呢

    ?他们能认出来吗?你能保证纪馨抱着长泽,从他们身边走过,他们能在第一时间,把人拦下来吗?就算你的人也和你一样,

    天赋异禀,你又能保证城中的百姓,看到纪馨抱着长泽离开,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吗?”

    纪大人一连数个“你能保证”把王爷问得脸都黑了……

    无他,王爷真的不能保证。

    没有画像,纪馨又让宫女抱着数个年岁差不多的孩子逃出了宫,他怎么能保证,他手下的人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长泽的存在?

    最主要,谁能保证纪馨带着长泽,就一定会出城,而不是趁乱留在京城?

    要有知道,他们这些人……包括他与纪云开这对亲生父母,都不知长大后的长泽,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纪馨便是带着孩子生活在城中,生活在他们的眼皮底下,他们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,他当初不让人进宫打听消息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是怕打草惊蛇,另一则是他们不知长泽的长相,纪馨又有防备,他们根本无从打听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没用的男人!”纪大人看王爷哑口无言,又看纪云开没有半点不满,胆子也大了,衣袖一甩,高傲的哼了一声,就在王

    爷面前,摆起了老丈人的架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果然讨厌!”王爷脸黑如墨,周身似有一股寒气散发出去,宫内本就不多的花草,以肉眼所见的速度迅速衰败、枯萎……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满头黑线,看了看孩子气的王爷,又看了看纪大人,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别跟……我父亲闹了。” 有了长泽确切的消息,纪云开整个人都柔和不少,她拉了拉王爷的衣袖,目光却落在纪大人

    身上。

    她是不喜纪大人的,但看在他照顾长泽多年的份上,她……原谅他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你叫我什么?”纪大人顿时慌乱无助,无措的看着纪云开,完全没有在王爷面前的高傲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这些年……谢谢你。”喊了一声后,再喊第二声,似乎也不是那么难,毕竟她叫得只是父亲,而不是更亲密的爹。

    对着纪大人叫父亲已是她的极限,再多……她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好……”纪大人同时同脚,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摆了,眼泪从他的眼中不断流出,他慌忙去擦,却越擦越多……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不是不后悔,不是不自责,可是事情已经变成这个样子,他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弥补。

    他以为,依云开的倔强与骄傲,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有生之年,还能听到云开叫他父亲,这就够了,这就够了!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你别急。纪馨,纪馨这两年身体不好,她能驯服的动物越来越少了,她带着长泽跑不远的。对了……你也别担心,纪

    馨虽然有种种不好,但她对长泽是真的好,她真的是把长泽当亲生孩子教养。还有,还有……长泽,长泽他知道你的,我告诉

    了长泽,你才是他的母亲,还有……我房里有画像,你的,长泽,都有,都有……”

    纪大人高兴的语无伦次,根本不知自己在说什么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听明白了,也从纪大人的话中,感受到一个父亲对女儿的讨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