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91章 1191终于找到了!

    纪大人神色怔仲、精神恍惚,不知道在想什么……

    但只是一刹那的失神,却叫纪馨捕捉到了他眼中的飘忽。

    纪大人,想独自带着长泽走,从她身边把长泽带走。

    养不熟的白眼狼!

    纪馨瞬间冷下脸,在心里低咒一声,弯下腰,一把将小长泽抱了起来,不客气的道:“皇城已破,我也不是什么女皇,我现在没

    有能力保护你,是走是留,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头也不回的离去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等等我。”紧跟在纪馨身后的传令兵,进殿后,一双眼就落在小长泽身上,见到纪馨走了,传令兵吓了一跳,连忙追了

    上去。

    “馨儿……我跟你走。”纪大人也反应过来了,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哪怕是为了长泽,他也得跟着纪馨走……

    他绝不能让长泽落到纪馨手里,他一定要把长泽还给云开。

    只是,纪大人走得慢,等到他从殿内追出来,纪馨已抱着长泽不见人影了。

    纪大人瞬间就慌了,疯似的往外跑:“馨儿,馨儿……”

    叫了几声都不见纪馨有反应,纪大人如坠冰窖,声音都颤抖了:“馨儿,你把长泽藏到哪里去了?馨儿,你不知道怎么照顾长泽

    ,你带上我。馨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馨儿,长泽……”纪大人跌跌撞撞的往外跑,他一跑内殿,就看到……

    无数个与纪馨身材相似的女子,抱着一个四岁左右的男孩,朝宫外走。

    那孩子,隐约看着像长泽。

    纪大人上前,拦下一人,脸色大变:“你,你不是纪馨,这也不是长泽?”

    “奴婢奉女皇陛下的命令,带小殿下出宫。”那宫女给纪大人解释了一句,抱着孩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?”纪大人松开对方,又拉住另一个人,发现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纪大人冷静下来,惊觉事情不对,连忙往宫外跑,拦下了一个带着细软,欲往宫外跑宫人,厉声问道:“

    是谁破城而入?”

    毕竟是做过帝师的人,这些人纪大人也是养尊处优,身居高位,他这一呵,倒真把那小宫人吓住了,那小宫人瑟瑟发抖的道:“

    大人,是,是……燕北王破城了,快,快跑吧。女皇陛下也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皇往哪里跑了?”纪大人拽着对方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知道……好多,好多女皇一起往宫外跑了。”那宫人连连摇头,一脸懵。

    纪大人看他这样,就知问不出更多,一把松开他,继续去找纪馨……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带兵闯入皇宫,就见宫里乱成一片,还没有跑出去的宫人,抱着细软跪在一旁瑟瑟发抖,不断哀嚎求饶。

    还有贪心的,背着大包细软,最后带不出去,生生被金银珠宝压死了,还有互相抢夺,杀死对方的……

    这座皇宫,人生百态,应有尽有,但纪云开却没有那个闲功夫欣赏,她带人冲入皇宫后,就命人寻找纪馨和小太子的下落,并

    再三交待,不得伤小太子半分。

    然,她手下的兵找了半天,最终却只找回无数个假的,真的……

    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,更不用提找到人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烦躁不已,甚至开始不安了起来:“是不是我们来晚了?是不是长泽根本不在纪馨手里?”

    “别怕,会找到的!”王爷握着纪云开的手,无声的给她力量,“没有找到,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弟弟,不会有事。”小狼崽子也随纪云开和王爷来到皇城,他是第一个杀进皇宫的,但同样没有找到纪馨与小长泽,要说不自

    责那是骗人的……

    但他没有找到人,也没有找到尸体,这就是最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是,弟弟不会有事。”纪云开看着小狼崽子坚定的黑眸,难得露出一抹笑,摸了摸他的头,无声的安慰他。

    殿内,瞬间陷入诡异的安静,殿中众人见到王爷、纪云开与小狼崽子三人间的互动,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这事……他们没有办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队小兵,突然押了一个人过来:“王爷,王妃……这人到处在喊纪馨与长泽殿下的名字,却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,

    我们看他可疑,把人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纪大人?”

    “父亲?”

    王妃与纪云开同时看向,被士兵按住,无法动弹的纪大人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云开……”纪大人看到他们亦是一怔,目光落在纪云开的脸上,隐有泪水落下,“你……回来了。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纪大人看着纪云开,眼泪直流,突然像想到什么一般,疯似的大喊大叫:“云开,快去找纪馨,她把长泽带走了,你快去找她,

    别让她把长泽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长泽,是我的儿子吗?”终于查到有用的信息,纪云开克制不住的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,长泽是你和燕北王的儿子。”纪大人给纪了云开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,我的长泽……”终于可以确定,她的儿子,她的小长泽,在纪馨了手里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个没有忍住,失声痛哭……

    天知道,她这大半年有多么煎熬。

    天知道,一直没有确定的消息,她心里有多慌。

    虽然,种种证据表明,她的儿子就在纪馨手里,但没有亲自确定,没有亲眼看到,她总是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这大半年,她一直凭着一股信念,凭着长泽就在纪馨手中的执着,才能坚持到现在。

    现在,有了纪大人的话,她的心……终于落到了实处。

    “四年呀,我的长泽……”纪云开泣不成声,倒在王爷怀里痛哭,将四年的担心,四看看愧疚,四年的不安,全都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四年呀……她的长泽,从出生到现在,整整四年了,她却一眼都没有看过。

    她想,是不是真见到了,她也会认不出来?

    她害怕,害怕……她见到了长泽认不出来,让长泽从她眼皮底下溜走,但更害怕一切都是纪馨故弄玄虚,她的小长泽根本不在

    纪馨手里,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做白功,反倒耽误了找长泽的最佳时间。

    瞻前顾后,怕东怕西,举棋不定,犹豫不决,优柔寡断……这大半年,她都是这么过的。

    每做完一个决定,她都忍不住怀疑,忍不住否定自己,就怕自己做出来的决定,会耽误寻找长泽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肯定了她的长泽的下落,终于肯定了她的长泽没有死,她那颗悬在半空的心,终于落到了实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