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90章 1190这辈子……!

    燕北王的兵马攻进城了!

    皇城破了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纪馨根本不敢相信这真的……

    “朕的兽军……”她的兽军挡住了南瑾昭的大军大半年,没道理连一天都挡不住萧九安与纪云开的兵马。

    最主要,她没有收到兽军惨死的消息传来,那些猛兽……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她驱动不了那些猛兽了,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纪馨瞪大眼睛,看着前来通报消息的小兵,那人不知纪馨心中所想,只当她不能接受兵败,再次重复道:“陛下……是真的,燕北王的兵马已经入城了,很快就要打到宫里了。陛下的兽军,已全部被燕北王和燕北王妃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兽军,城中的军队和人,大部分都被燕北王和燕北王妃控制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们二人使的什么手段,燕北大军所到之处,无论是人还是兽,皆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小兵怕纪馨不信,便将城外的异状都说给了纪馨听,为了让纪馨相信,小兵说得异常详细,就连燕北大军,大白天举着火把进城的诡异情形,他也说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中计了!”纪馨虽不擅长治理国家,可她并不蠢。

    听到小兵的话,联想到这大半年,纪云开一直大方的卖粮给她,就明白纪云开必是在粮食上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知晓被萧九安和纪云开耍了一道,纪馨没好气的道:“装得一副善良高贵、大度圣洁的样子,骨子还不是自私自利。什么救世祖,不是沽名钓誉。”

    传令的小兵不敢接话,苦哈哈的问道:“陛下……我们现在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燕北大军已经入城,皇城内再无抵抗之力,是降还是逃,总得有个章法?

    “随你想怎么办。”纪馨看也不看那小兵一眼,猛地一拍扶手,一个旋身,就朝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……”那传令的小兵一怔,随即跟了上去,不断的在后面喊:“陛下,出宫的路不在那里,我们得快些走。”

    “快跑呀!快跑呀,燕北王攻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这里,出宫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跑,陛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内,收到消息的宫人、太监,纷纷收拾了包袱、细软,背着就往宫外跑,他们看到纪馨出来,吓了一大跳,但没有人停下,只是小心的避开,或者躲起来。

    纪馨也没有理会他们,快步朝内殿走去,有个不长眼的撞上了纪馨,直接被纪馨一脚踹翻了:“滚!”

    “陛下,陛下……您慢点,您慢点。”传令的小兵,小跑的跟在纪馨身后。

    纪馨顿了一步,看着如鼠乱蹿的太监、宫女,眼中闪过一抹杀意……

    先前那些凑到纪馨面前讨好,表忠心的太监宫女,此时纷纷收拾细软往外跑,根本没有一个人去看纪馨,更不用说给纪馨通报了。

    只有那传令的小兵是一个死心的,不仅跑去告知纪馨,还一直跟在纪馨身后,一副忧心忡忡,生怕纪馨出事的忠心样。

    陡然城破,身边的人纷纷叛变,饶是纪馨没有把这些人当回事,没有把这个女皇的身份当回事,这时也不免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看到那小传令兵,忠心耿耿的跟在她身后,纪馨一时间不由得心软了:“他们都跑了,你也快跑吧。这宫里好东西不少,你随便带上两样,出宫后也是吃穿不愁。纪云开那人我知晓,虽然伪善了一些,装模作样了一些,但她那人好名声,只要你投降,或者你伪装成平民,不再闹事,她就不会追究你的过往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我不走。我的命是你救的,我……誓死保护陛下。”传令小兵红着眼,拍着胸脯表忠心,“我全家都死了,要不是陛下带兽军进城,保住了皇城,我也活不了几天。我的命是陛下给的,陛下去哪我就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……”纪馨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“陛下,请您给我一个机会。”传令兵一脸坚定,黑亮的眸子是誓死如归的忠勇。

    纪馨看了他一眼,叹了口气:“好,你跟我来。”正好,她需要几个忠心之人,带着那几个假货离开,好吸引纪云开与萧九安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是,陛下!”传令小兵中气十足的应了一声,跟在纪馨身后,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纪馨,以免乱蹿的宫人惊了她。

    纪馨将小兵的表现看在眼里,默默地点了点头:这人可用。

    纪馨将人带到小长泽与纪大人所呆的内殿,亲自走到室内,急切的道:“抱上长泽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纪大人一直在内宫,对外面的事知道的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,萧九安与纪云开没有死,回来的消息纪大人还是知道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纪馨盯他盯得紧,他便是知道纪云开没有死,也无法联系纪云开,更无法将小长泽在宫内的消息,传给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小长泽快四岁了,早就会认人喊人。不过他一向跟纪大人亲,跟纪馨倒没有多亲。

    不是纪馨不疼他,也不是纪馨陪他陪的少,但不知为何小长泽就是跟她不亲。

    当然,小长泽长大后,跟任何都不亲,他面对任何人都是冷冷的,哪怕与他最亲近的纪大人,也极少能得到他一个笑脸。

    好似,他天生就不会笑一样。

    纪馨初时也不解过,但看小长泽对任何人都如此,又想到燕北王的性格,猜测小长泽大约是像燕北王,也就不多想了。

    她养着小长泽,也不是图这孩子孝顺她什么的,不过是她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,这个孩子来得刚刚好。

    她把小长泽当成自己的孩子,自己的孩子怎么样都是对的……

    纪馨知晓纪大人心里,必有纪云开这个亲生女儿的位置,未免他出乱子,便对纪大人隐瞒了事实真相,只道:“南瑾昭破城而入,我们得走。”

    “南瑾昭破城了?”纪大人眼皮一跳,猛地抱起小长泽,不解的道:“怎么会突然就破城了?”

    打了大半年,双方僵持不下,他还以为要等到纪云开与萧九安回来,皇城才能破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现在就破城了。

    那他的长泽怎么办?

    难不成,他的长泽这辈子都回不到亲生母亲身边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