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34章534习惯,睡觉去了!

    第534章 534习惯,睡觉去了

    “本王不是你!”萧九安将剑背在身后,用行动表明自己的行动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要放北辰天阙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该明白,你今天放过了我,改日我也不会放过你,断指之仇我一定会百倍回报。”北辰天阙知道,他现在要做的不是放狠话,而是快速离开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还是想要弄清楚,萧九安为什么会放他离开?

    萧九安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转身违诺对他们来说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他把凤宁的把柄给萧九安,也只是碰碰运气罢了,不想萧九安居然真的信守承诺?

    “不想走,本王不介意杀了你。”萧九安举剑指向北辰天阙,可不管是速度还是力道,都不像是杀人,纯粹是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北辰天阙看着萧九安,眼中情绪复杂:“萧九安,我不会承你的情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萧九安为什么放过他,但他还是不想感激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稀罕,滚出天启,本王不想在天启看到你。”萧九安收剑,转身离去,墨七惜看了北辰天阙一眼,亦转身,跟在萧九安身后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看着两人的身影,渐渐没入黑暗中,咬咬牙离去。

    不管萧九安今天为什么放过他,他日他要拿下萧九安,也定会还萧九安一次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他北辰天阙,绝不欠萧九安的情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不知,萧九安会放过他,压根跟什么情义无关,纯粹是他活着比较有用罢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把他放了,我心里还真不是滋味,为了拿下他,我可是费了不小的劲。”黑暗中,走了半晌的墨七惜还是忍不住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他活着回去,北辰才会乱。”这就是萧九安不杀北辰天阙的理由。

    不是顾念兄弟之情,更不是尊重北辰天阙这个对手,纯粹是北辰那些皇子加起来,也不是北辰天阙的对手,要是北辰天阙死在天启,北辰的皇位之争就会少了许多乐趣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那个老不死的太轻松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,不然我会后悔放过他。”仇人就在眼前能杀却不杀,这种感觉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本王能抓他一次,就能抓他第二次。”哪怕是到了北辰,他也不会怕北辰天阙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只要我们联手,这天下没有我们办不到事。”墨七惜一扫先前的低落,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此时,两人已来到岔路口,萧九安也不跟他废话,说到:“时辰不早了,本王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墨七惜嘴角微抽,以前他怎么不知道萧九安这么恋家?

    这成亲后的变化也太大了,要不是萧九安对旁人的态度依旧,他都怀疑他认错人了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当然,想归想,墨七惜却没有留下萧九安,而是不耐烦的把人赶走:“走吧,走吧,有纪馨的消息,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虽说还不曾见过纪云开,但他心里还是很感激纪云开的,感激纪云开改变了萧九安,让萧九安变得积极进取了,而不是像先前那般被动防御,得过且过,让人看着就生气。

    萧九安片刻也没有多呆,几个起落人就消失在黑暗中,墨七惜不由得摇了摇心,可心底却为萧九安高兴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能让萧九安牵挂也是好事,天知道,他以前多怕萧九安活着活着,就觉得没有意思,然后自己去找死了。

    先前,萧九安虽然活着,可却也只是活着,没有在意的人与事,没有想要东西,就只是为了活着,像是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萧九安,活的终于像是一个人,有生机,有活力……

    诚如墨七惜所想的那般,萧九安急着回去就是为了纪云开,为了抱着纪云开睡觉。

    在没有遇到纪云开之前,睡觉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,他永远无法深睡,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,没有动静也会被噩梦惊醒。

    睡觉对旁人来说,是缓解身体的疲劳的,可他睡一觉却比不睡还要累,除非累极、困极,不然他轻易不会躺在床上,可现在不同了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纪云开,睡觉就成了他最期待的一件事,每晚抱着纪云开睡一个安稳觉,就成了他最大的追求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他是绝对不会让旁人知晓的,他萧九安不需要旁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大营,萧九安将从北辰天阙手上拿到的三封信件,丢给了萧少戎:“送一份给凤家,想必凤家主会识趣。”

    要威胁人,光会放狠话是不行的,凤家主也不是蠢蛋,怎么会因他一句话就乖乖地听话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萧少戎翻一看,大喜:“王爷,你从哪来弄来的?”

    这可是真正的证据,有这三封信在手,不愁凤家主不低头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下令道:“让人送水过来,本王要沐浴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他们不是在谈正事吗?怎么突然就要沐浴了?

    “啊什么,还不快去。”萧少戎最近越来越蠢了,他是不是要让萧少戎休息一阵子,好好养养脑子?

    算了,还是让凤祁给萧少戎开点补脑的药,最近忙得很,萧少戎要休息了,他一个人得忙得什么时候去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萧少戎虽不解,他们家王爷怎么会在,公事没谈完前就要沐浴,可还是老实的照办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亲卫就将热水和干净的衣服送来了,萧九安以最快的速度沐浴完毕,便回到主营帐,也就是他和纪云开在军中的住处。

    纪云开早已睡下,萧九安放轻脚步走进来,并没有惊扰到她。

    和平日一样,萧九安手脚极轻的掀开被子,爬上床,慢慢地纪云开身旁躺下,然后盖好被子,搂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闻着纪云开身上淡淡的清香,萧九安觉得这一天的疲累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对萧九安来说便是最满足的时刻。

    许是身心皆放松了,萧九安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力道,这一动便把纪云开惊醒了,不过纪云开并没有睁开眼,而是嘤咛的唤一句:“王爷?”

    在得到萧九安的回答后,纪云开又沉沉地睡着了,且身体自动地往萧九安身上靠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天,她累狠了,且这会在军营,知道外面皆是重兵,纪云开也就不像在王府那般防备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萧九安的嘴角无法抑制地上扬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,纪云开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,至少身体上习惯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