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27章527争夺,她的世界只能有他!

    第527章 527争夺,她的世界只能有他

    依旧是那条小巷,依旧是巷子里的棺材铺,依旧是那条小道,依旧是那间无人知晓在哪里的小屋,依旧是那个独自生活在暗处,银衣银发的暗夜之王——墨七惜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看到萧九安,墨七惜并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,同样萧九安也不是,他们两人在一起,除了有事相谈,就没有别的话可以说。

    如此,也就意味着萧九安每次来找他,必然是有事,且绝不是小事,小事萧九安不会找上他。

    “找个人。”萧九安步入小屋,在墨七惜对面坐上。

    “谁?”萧九安轻易不会来找他,是以他轻易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。”萧九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他还不容易?”他们这位大哥一向自负,萧九安要见他,只需要放出风声,就一定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要他在天启的据点。”只是找人就没有必要了,找到了人他也不一定能杀得了北辰天阙。

    虽然他看不上北辰天阙,但不得不说,北辰天阙是个对手,要处理掉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另外,给北辰大将王刘渊送个信,告诉他本王还活着,早晚有一天会回北辰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”北辰大将王刘渊,一个被他母亲误了一生的男人。

    刘渊爱慕他母亲成痴,堂堂十方世界的贵子,却为了他母亲甘愿留在北辰,为那个男人守护北辰。

    当初,也是因为有刘渊相助,他们才能平安离开北辰,也正是因为有刘渊在北辰镇着,北辰那些人才不敢暴露他们的身份,才不敢动他。

    虽然,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像刘渊那样的人,怎么会喜欢上他母亲那样的女人,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要回北辰?”墨七惜的棺材脸,在听到这句话就终于龟裂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直觉得他母亲对不起刘渊,能不麻烦刘渊就一定不麻烦他,今天居然主动开口要联系刘渊,萧九安是被鬼附身了吧?

    “未来之事谁也不知道,先让刘渊给他们一个教训。”他真得烦透了北辰天阙,还有北辰那堆人若有似无的试探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都没有想过回北辰,还不能表明他的态度吗?

    那些人难道不知,他们现今的做法,反倒会激怒他,让他选择回北辰吗?

    “不就是拆了你一栋房子吗?你什么时候在意这些了?”墨七惜不可思议地看着萧九安,他突然发现他不认识萧九安了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他认识的萧九安一向不将任何人和事放在眼里,更不把那些挑衅当回事,什么时候会主动出手了?

    “本王的房子是那么好拆的吗?”萧九安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在乎一栋房子,他在乎的是那些人一而再,再而三的找上门,且不敢对他下手,就拿纪云开开刀,绝直是无耻至极。

    这次,他必然要给他们一个教训,让他们清楚他萧九安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然,墨七惜太了解萧九安了,虽然萧九安什么也没有说,但他还是猜到了:“是为了你的王妃吧?你王妃那个毒,还解不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”墨七惜了解萧九安,同样萧九安也了解他,萧九安清楚的知道,墨七惜不会问无用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告诉你,咬伤你王妃的毒虫是什么;如果不是,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”墨七惜高深莫测地看着萧九安,眼中带着淡淡地笑意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,注定得不到幸福,得不到他想要的,但萧九安可以。

    如果那个女人是萧九安选定的,他会帮萧九安,只要萧九安愿意回到北辰,抢北辰的皇位。

    他不在乎北辰的皇位,也没想过做北辰的皇帝,但是他绝不会允许,曾经欺辱过他们的人,坐在那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原先,他就逼萧九安去争,可惜萧九安完全不搭理,他不得已只得自己出手,然他这个样子就算抢到了皇位,也无法称帝,只能为他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现在,萧九安终于表现出,愿意回北辰的意思,他说什么都要凑成此事。

    “说!”萧九安冷冷地看着墨七惜,没有正面回答,但这一个字却表明了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确实,他会主动找北辰天阙的麻烦,找北辰皇帝的茬,就是为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如若那些人不冲着纪云开来,而是冲着他来,他不会这么较真,左右那些人再有本事,也要不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如若真有人,能有本事取了他的性命,那也是他们的能耐,他萧九安认了。

    “认定了就是她?”墨七惜知道萧九安着急,可他就是不说,说了,萧九安还会回答他的话吗?

    无视萧九安的冷眼,墨七惜又道:“听闻你的王妃美如天仙,你不是一般讨厌美人吗?你的王妃到底有什么魅力,能让你破戒?”

    他真得很好奇,纪云开到底有什么本事,能让萧九安走出他母亲带来的阴影,去喜欢一个人?还是一个美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王的事,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!”萧九安眼眸一沉,一字一字,说得极不客气。

    墨七惜虽不怕萧九安的冷脸,可被人用杀气腾腾的眼神盯着,终是有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墨七惜老老实实的求饶:“行行行,我不过问了还不行吗?我不就是担心你受伤嘛。你这人一向冷心冷情,可我知道你一旦动情,便是一生一世,你一向看不起你母亲,可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萧九安最讨厌旁人提起他的母亲,更不用提墨七惜话里话外,都在暗示他和他母亲相像。

    一动情,便是一生一世,一生只爱一个人,为了那个人,负尽天下也再所不惜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为了那个男人,负了生身父母,负了养育她的国家,负了待她如珠如宝的男人,甚至连他这个亲生儿子也不要。

    他母亲,就是那么一个愚蠢的人,这一生除了对得起那个男人外,她对不起任何人,包括她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,墨七惜告诉他,他会他母亲一样,一旦动情就会负尽天下人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他萧九安看上去的女人,哪怕是死也只属于他萧九安,他不需要为她负尽天下人,因为她的世界只有他,也只能有他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