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8章268担当,明明动了心!

    第268章 268担当,明明动了心

    纪云开不肯相信,可是……

    事实摆在面前,容不得纪云开不行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爷他进宫,代你向天武公主赔礼道歉去了。”诸葛小大夫再一次重申,为了让纪云开听听楚,诸葛小大夫特意放大了音量,且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慢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?王爷他怎么会?”纪云开无法告诉自己,她听错了,更无法告诉自己,诸葛小大夫说错了。

    是呀,萧九安怎么会去给天武公主赔礼道歉,别说纪云开,就是皇上和天武公主,亲眼看到萧九安站在宫内,也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去给天武公主道歉,早就去做了,何必等到现在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这不是萧九安会做的事,萧九安这人从来就不会给人道歉,他一向信奉实力至上,凡是能用拳头的绝不用嘴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去给天武公主道歉,他不提剑宰了天武公主就是好的。

    这事怎么看都透着诡异,皇上怕萧九安真斩了天武公主,匆匆赶来,就听到天武公主不敢置信的惊吼:“燕北王,你说你要代纪云开,跟给我赔礼道歉?”

    “对,天武公主执意认定本王的王妃有错,一再刁难,本王只能代她来道歉了,以免公主再去打扰她,影响她养病。”萧九安虽是道歉,可话里话外却不承认纪云开有错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听到这话,只觉得喉咙一甜,死死按住心口,才将那口血咽下:“代她道歉?你有什么资格代她道歉?燕北王,你可知燕北王妃昨天应下,要怎么给我道歉?”

    昨儿个,天武公主就因萧九安进宫,抱纪云开出宫的事气得半死,今天又受到一次刺激,这口血没有吐出来,实在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跪下,赔礼道歉,任你淋一桶泔水是吗?”昨天大殿上发生的事萧九安当然知道,纪云开在大殿上的精彩表现,早就被各位大人,拿来说教自家的夫人、女儿了。

    堂前教子,枕边教妻,亏得纪云开说得出口,他什么在枕边教过妻了?

    “你要给我跪下吗?”天武公主看着萧九安,一双眼能滴血。

    萧九安为了那个贱女人,居然能做到这一步,她还是太小看那个贱人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她一定要纪云开那个贱人死,绝不手软。

    “只要公主也应下你昨日的承诺,便是要本王跪下,又有何不可。”萧九安说得轻松,全然没有一丝不满,这下不仅仅是天武公主,就是皇上也惊得不行:“燕北王,你可知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人真是萧九安吗?

    萧九安骄傲到连他这个皇帝都极少跪,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跪天武公主,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    皇上不由主的抬头看了一下天,发现太阳好好的在东边,过才收回眼。

    今天太阳没有打西边出来,可萧九安为什么这么不正常?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提醒,臣知道臣在做什么。”他在做一个丈夫该做的事,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他虽厌恶纪云开那个妻子,可名份上他们是夫妻,他萧九安的妻子,就算再不得他喜,也容不得外人欺负;他萧九安的妻子,就算犯了天大的错,也有他萧九安担着。

    这是身为男人,身为人夫该有的担当,无关情爱。

    原先他不屑插手天武公主与纪云开之间的争斗,左右纪云开不会吃亏,可现在不行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那个破身子,再被天武公主折腾两回,可就真得没气了。

    他的妻子可以死,但绝不能窝囊的被人折腾死,这丢得不仅仅是纪云开的脸,也是他萧九安的脸。

    是以,这事他出面,替纪云开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朕看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要知道怎么会同意跪下来给天武公主赔礼道歉。”皇上狠狠地瞪向萧九安,一脸不满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是很狂、很傲嘛,昨天在他面前还狂得没边,今天怎么就这么窝囊了?居然给个女人跪下,简直,简直是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有别于皇上的愤怒,萧九安十分平静:“只要天武公主应下昨天的话,把她带来的一百侍卫杀了,本王便跪下给她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开了一个好局,他自然会好好利用。

    “原来,原来……还有这步棋,我就说嘛,你怎么会轻易的给我跪下。”天武公主听到这话,不知为何突然笑了出来,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萧九安没有在乎到,真愿意为纪云开跪下来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萧九安没有在乎到,为纪云开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如果真那样,她怕是会忍不住杀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眼中带泪,看着萧九安:“你就不怕我真应下,不过是一百个侍卫,你知道的,我并不在意他们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做的到,本王自然也会做到。”天武公主不会,绝不会斩杀那一百侍卫,尤其是……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侍卫突然出现,打断天武公主与萧九安的对质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皇上皱眉,面露不满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谁敢打扰他?

    “皇上,端王世子求见,说是有十分紧要之事。”侍卫见皇上不满,吓得不敢吭声,飞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赵辰禾?他找朕有何事?”端王府的兵权已全部交出,家产也折损了大半,端王府元气大伤,且失了他这个帝王的信任,早已轮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,赵辰禾也许久不曾进宫,这会急急进宫是何意?

    “卑职不知,端王世子十分焦急,说是十分紧要这事,要立刻禀报给皇上知晓。”侍卫摇了摇头,重复端王世子的话。

    萧九安听罢,唇角微微上扬,天武公主一直看着他,见状心有不安,可不等她想明白为何不安,就听到萧九安开口:“皇上,端王世子急着求见,想必有要事,不如宣端王世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皇上自是不愿意,万一端王世子所说之事,不宜为第三人知晓呢?

    “皇上,如若不便,臣等可以回避。”打人脸自然要当面打,不然就失了乐趣。

    皇上见状不再阻止,让人宣端王世子觐见。只是看萧九安的眼神透着审视,他总觉得萧九安应该是知道了什么,可偏偏就是不说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