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7章267无眠,上门赔礼道歉!

    第267章 267无眠,上门赔礼道歉

    萧九安十分讨厌纪云开身上混着龙涎香的味道,把人抱出宫丢进马车后,就再也没有多看她一眼,翻身上马,率先离去。

    被萧九安粗暴地丢进马车,纪云开毫无防备,在马车滚了一圈才停理,险些撞上了车厢。

    “这是有多讨厌我?”纪云开懒得爬起来,直接坐在地上,抬手轻抚右脸,无声苦笑。

    她并不在她的脸上的黑斑,当日萧九安说她丑,她也毫不在意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今天又一次听到萧九安说她丑,她心里却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看到萧九安眼中毫不掩饰的嫌弃,她心里堵得慌,眼睛酸酸的,差点就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想,是不是她脸上的黑斑没了,萧九安就不会再说她丑?就不会再嫌弃她了?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说不说她丑,嫌不嫌弃她,关她什么事?

    “我真是……疯了!”她居然会在乎萧九安的想法,在乎萧九安的评价,简直是脑子不清醒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用力拍打自己的脑袋,不断的嘀咕道:“一定是萧九安今天进宫救我的姿势太帅,我不小心迷糊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样的,不然我怎么可能在会乎萧九安说我丑不丑?在乎他嫌不嫌弃我?要知道萧九安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!”

    “我丑又怎么了,我又没有碍着谁的眼,更不像萧九安一样花见死,草见枯,走哪污染哪里的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对哦,不知皇宫的花草受没有受影响,萧九安今天身上的煞气也很重。”纪云开想着想着,就不知弯到哪里去,然后思绪怎么也收不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好吧,事实上是纪云开自己不愿再去想,她为什么会在乎萧九安说她丑不丑的问题,说她鸵鸟也好,说她自欺欺人也好,总之她就是不想面对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马车抵达王府,下人早已抬着软轿在一旁等候,纪云开也不矫情,任由下人将她抬到院子,刚下轿,暖冬就一脸担忧的跑了出来:“王妃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纪云开淡淡地应了一句,扶着暖冬的手往屋内走,可刚走两步就听到暖冬一脸为难的道:“王妃,王爷说让您先在隔间沐浴了再回房。”

    暖冬说完,低着头,不敢看纪云开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王妃的丫鬟,该以为王妃的命令为主,可她真得怕王爷,王爷先前冲进来的样子真得好吓人,她差点以为王爷会杀了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脚步一顿,问道:“王爷可有说原因?”她屋内就有浴房,何必要麻烦?萧九安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暖冬一脸为难的摇头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没有理由她才为难,要是有理由,她也不必如此忐忑了。

    她服侍王妃的时间不算长,可却知王妃看似随和不计较,可却是个固执的人,并不好劝服,王爷突然下令,王妃面上肯定会应下,可心里如何想却是不知。

    果然,纪云开没有为难暖冬,略一迟疑就点头应下了,面上看不出一丝不满,却不知她越是如此,暖冬就越是不安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妃,高深莫测,着实是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隔间重新沐浴过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带着一身清香回到屋内,任由丫鬟帮她绞干头发。

    头发刚干,司棋就送了一盅汤进来:“王妃,这是王爷特意命厨房给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司棋殷勤的奉上前,圆圆的脸带着一丝欢喜。

    “是吗?什么汤?”纪云开淡淡地开口,并不见欢喜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什么意思?打个巴掌给个枣?

    可萧九安好像也没有打她呀,说她丑不算,她的脸确实不好看,让她去隔壁间沐浴也不算,这不算打巴掌,顶多就是萧九安发神经了。

    “是蛇汤,王爷听说王妃喜欢,命人到处去找蛇呢。”司棋这话半点不假,不仅燕北王府的人知道此事,就是外面的人也知晓此事。

    只是旁人不知,纪云开身边几个丫鬟还会不知,萧九安命人去找蛇的原因吗?

    司棋拿这事讨好她,还真是……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王爷真是有心了。”笑归笑,纪云开却没有辜负萧九安的“好意”,她确实是爱喝蛇汤,不管萧九安是基于什么原因,命人为她收集毒蛇,总之她吃到嘴里那就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司棋面上一喜,圆圆的脸更加得喜庆,纪云开见罢也不由得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爱美之心人皆有知,看到漂亮讨喜的丫鬟,她也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,她倒是有些想抱琴了,只是抱琴跟在她身边的时间太长了些,为了不露出破绽,她还是等燕北军的尸毒都解了,再把抱琴要回来吧。

    纪云开身体极弱,喝完蛇汤倒床就睡,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,直到第二天方起,却不知昨晚有人为了她,几乎一夜未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纪云开就醒了,不知是蛇汤起了作用还是什么,纪云开感觉今天精神好了许多,制完了三壶解药,她仍旧很精神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昨天狠累一场,异能又升级了。”纪云开十分珍惜的,将剩下的异能全部输在脸上。

    她要保住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异能耗尽,纪云开整个人就像是抽空了力气的娃娃,趴在桌上,好半晌才缓过来,刚挣扎着站起来,就见药房的门“嘭”的一声打开了,诸葛小大夫匆匆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妃不好了,王爷,王爷他……”诸葛小大夫跑得太急,一时喘不过气,话说到一半就咽住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了?”纪云开却半点不急,轻声寻问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毒还未解呢,她不认为萧九安会伤害她和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“王爷他,王爷他……”诸葛小大夫缓过一口气,才继续道:“王爷他进宫了,说要代你向天武公主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纪云开一愣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是她听错了,还是诸葛小大夫说错了?

    萧九安进宫,代她向天武公主赔礼道歉去了?

    这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不是萧九安会做的事,萧九安不会给人赔礼道歉,更不会代她出头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一定是说错了,不,不,不,应该是她听错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