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6章266斩尽,凤祁也不能例外!

    第266章 266斩尽,凤祁也不能例外

    纪云开虽是睁眼说瞎话,可放到外面,旁人心里也只会信纪云开,而不会相信皇上。

    没办法,纪云开的身子实在太弱了,没有人会相信她能伤得了皇上,就说皇上说出去,旁人也只当皇上是故意陷害纪云开。

    要知道,皇上可是一个大男人,纪云开一个弱女子,还病成这个样子,怎么可能伤得了皇上?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皇上当然明白,只是越明白他心里越发的愤怒:“燕北王,这屋里只有三人,不是你的王妃伤了朕,是谁?”

    没办法算在纪云开头上,就只能算在萧九安头上了,皇上明显是挖坑给萧九安跳,可萧九安却完全不上当:“皇上说是谁就是谁,如若没有其他的事,臣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同样没有回头,且说完这话,不等皇上发话,萧九安就抱着纪云开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出了门,纪云开低声道:“最多一息的时间,皇上就会没事,太医也查不出来。”皇上要较真,就会失了帝王风度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萧九安低头,看着怀中的女人,视线落在她的右脸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出门必带面具,可现在面具却没了。

    想到他进屋时看到的情景,萧九安不用想也知她的面具,因何没了,当即面露不满以及嫌弃。

    他讨厌他的东西,被人碰触,哪怕那个人是皇上也不行!

    对上萧九安嫌弃的眼神,纪云开不由主地伸手捂住右脸,苦涩的道:“很丑!”

    她记得萧九安初见她,便说她很丑,而她也确实丑。

    “是很丑,亏得你还有自知之明。”萧九安一脸嫌弃,毫不掩饰,薄唇轻启,丝毫不知他这话有多伤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沉默,没有言语,只是放在右脸上的手一直不曾移开。

    萧九安也不是多话的人,且宫里也不是说话的场合,萧九安同样不言语,只抱着纪云开往外走。

    进出宫门的必经之路上,三步一岗,太监、宫女时不时就会经过,萧九安抱着纪云开并无遮掩,一路上不知多少人看到了,而消息很快传到了天武公主耳中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燕北王抱着纪云开出宫了?他亲自进宫,抱着纪云开出宫?”天武公主整个人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上午在殿上,她在纪云开那上做作的女人手里吃了个大亏,这口气还没有出,萧九安又来气她,萧九安不知道她在宫里吗?

    居然跑进宫来接纪云开,还抱着她出宫,萧九安是故意气她的吗?

    “是,公主,燕北王匆匆的进宫,抱着纪云开就走了,一刻也没有多呆。”算算时间,确实是一刻也没有耽误,可见萧九安有多在乎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该死!萧九安你好,你很好!你越是如此,本公主就越是不会放过纪云开。”如果萧九安不在乎纪云开,她还不会跟纪云开计较,可偏偏萧九安在乎纪云开,甚至为了纪云开一再闯皇宫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除,她永远得不到萧九安!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呢?告诉他,本宫要见他,他提的条件本宫答应了!”只要能弄死纪云开,她不介意吃点亏。

    “公主,北辰狼子野心,来之前皇后娘娘就叮嘱过,切不可与北辰人合作。”天武公主身旁的侍女一听,立刻劝说。

    “啪!”天武公主抬手就甩了那侍女一巴掌:“本公主要做什么,什么时候轮到你说教了?”

    “扑通”侍女吓得脸色大变,笔直跪下,不断地磕头请罪:“公主恕罪,公主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办!”天武公主冷着脸,浑身散发着一股厉气。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侍女连滚带爬跑了出去,只是她并没有去办天武公主交待的事,而是悄悄来到芙蓉的病房,低声将天武公主的决定告诉她。

    芙蓉被毒蛇咬伤,虽说毒素已经清了,可身体还很虚弱,听到侍女的话,不由得更愁了:“公主一向主意大,怕是不会听我们的劝了,你先去办,我给皇后娘娘去信。”

    “是,芙蓉姐姐!”侍女弓身退下,对芙蓉十分恭敬,可见芙蓉的地位。

    只是,芙蓉的地位并不是天武公主给的,而是天武公主的母亲天武皇后给的,芙蓉是天武公主的心腹,身边第一侍女,可她同时也是天武皇后,放在天武公主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芙蓉对天武皇后忠心耿耿,一心为天武公主好,可主子不听劝,下人又能如何?

    这厢芙蓉给天武皇后的信这才发出,那厢北辰天阙已收到了天武公主的口信。

    “女人就是女人,天生的蠢货。”北辰天阙虽与天武公主合作,可明显看不起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像他们这种天之骄子,在权利斗争中挣扎的人,怎么可能看得上一心扑在情爱上的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如果天武公主真的只是为了情爱,北辰天阙还会赞她一句痴情,可偏偏天武公主自作聪明,想要以情爱为名掳获萧九安,让萧九安为她卖命,简直是愚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要是能看上你,就不配做我的敌人!”北辰天阙浅色的眸子,闪过一丝笑意,同时又带着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他对面,坐着一个青衣少年,那人看着十七八左右,面容略显稚嫩却清瘦俊逸,一身清贵,一看就知出身极佳。

    此人就是凤祁的同父异母的弟弟,凤宁。

    此时,他眉头微锁,面带愁容,看着北辰天阙,温声劝道:“萧九安并不会妨碍你什么,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凤祁也不会妨碍,何必呢?”北辰天阙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,他会妨碍我。”凤宁开口,声音清朗如顾:“只要他姓凤名祁,他就会妨碍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祁家不会给他任何帮助,凤家也没有他的位置,他怎么也妨碍不到你。”就如同凤宁不能理解,北辰天阙为什么针对萧九安一样,北辰天阙也不能理解,凤宁为何一定要凤祁的命。

    凤祁虽然出身高贵,可却是凤、祁二家的弃子。二十多年了,不管是凤家还是祁家,都没有人多看他一眼,更不可能给凤祁帮助,凤祁怎么也无法和凤宁比。

    “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,凤家有我一个嫡子足久,多出来的自然要斩尽,凤祁也不能例外!”凤宁缓缓开口,明明只有十七岁的少年,可说出斩杀兄长的话却半点也不紧张,更不见一丝狠厉,就好像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也是,在世家大族,从一出生就开始挣,对嫡出少年来说,杀个把人实在不是什么稀奇的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