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25章525心塞,一封信!

    第525章 525心塞,一封信

    虽然心里很想,可最终理智战胜了情感,萧九安压下的心中的渴望,没有去抱住纪云开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

    他怕吓坏纪云开!

    当然,现在这个情况也容不得他儿女情长,别人都把他的王府拆了,这么打脸的事,他要不狠狠反击,旁人只当他萧九安好欺负。

    背上的伤一包扎好,萧九安便一手拉着纪云开,一手拎着药箱往外走,暗卫悄悄跟上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此时,燕北王府里的流浪猫狗已经清理干净了,但白蚁的数量太多,一时半刻无法根本没有办法清理。

    萧九安走出来时,看到府中的侍卫还在竭力清理白蚁,立刻下令让他们停下。

    “让人进宫告诉皇上,让皇上派人来清理。”先前皇上并没有见识到掌控百兽的人,有多么厉害,且百兽只对纪云开出手,皇上也没有见识到有多危险,现在他就让皇上看清楚,一个能掌控百兽的人,杀伤力有多强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话,那人要是离皇宫进,或者有心,随时都能弄死皇上。

    先前,皇上对纪馨的试探简直是儿戏,甚至是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皇上对纪馨的试探,完全是基于纪馨不是那个能掌控百兽的人,如果他对纪馨有一丝怀疑,就不会把这么一个危险的人接进宫,更不会在宫里试探她。

    对一国皇帝来说,遇到这种事如果不想宁可错杀也不放过,那就该让纪馨的家人试探她,而不是自己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皇上他太自以为是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萧九安是不会说给皇上的听,当今圣上被先皇保护得太好了,被皇后保护的太好,又被一干臣子保护得太好了,不摔几跤,他根不知世道险恶。

    毫无心里压力的把烂摊子丢给皇上,萧九安带着燕北王府众人,潇洒的坐着马车出城了,等到皇上收到消息的时候,萧九安已经快到燕北军大营了。

    凤祁在凤家,虽然第一时间,收到了费小柴给他传去的消息,但等到他赶来,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咦,小师妹就走了?我不是跟管事说了,让小师妹等等我们吗?”费小柴见王府的人全部走空了,当时就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云开小师妹太不靠谱了。

    “许是忘了吧,正好,我们也要出城。”凤祁知道,萧九安必是故意的,故意甩开他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那个男人,说实话他真得很讨厌。

    过河拆桥已经很不要脸了,可萧九安这人是还未过河,就把他这桥给拆了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简直是不要脸。

    可偏偏,云开在萧九安手上,他不忍也要忍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回凤家吗?”费小柴想到,他们刚刚从凤家出来,凤家主说的话,就不由得有点怕怕。

    凤家主根本不许凤祁出门,最后拦不住,又问凤祁是不是来燕北王府?

    没有得到凤祁肯定的答复,凤家主只得退一步,再三强调凤祁不能来燕北王府,更不能与燕北王府来往。

    凤家主怕凤祁不听劝,甚至放狠话,要是凤祁再与燕北王来往,就不许凤祁再回凤家,凤家也不认他。

    “回不回并不重要,我是凤家嫡长子,便是不住在凤家,也无人能夺走我的身份。”凤祁满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家在天医谷,只有天医谷才是他承认的家,至于凤家?

    凤家对他好的人,他会百倍回报,而那些不把他当凤家人,只会算计他的人,他不需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太帅了,就应该这样,那个破地方咱们不住也罢。”费小柴是最清楚,凤家人如何对待凤祁的,也是最希望凤祁不回凤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真可惜,要是这群白蚁把凤家给蛀了就好了,到时候我看那些人还怎么得瑟。”一想到凤家那群人的嘴脸,费小柴就有一种把凤家拆了的冲动。

    凤祁笑了笑没有说话,翻身上马,直奔城外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他刚一动,凤家主派来的人就从暗处跳了出来:“大少,家主有令,请你尽快回家,不可乱来。”

    来人说话一点也不客气,根本就没有把凤祁当成凤家大少,当然凤祁也不在意,对费小柴说了一句:“解决他。”便策马离去。

    凤家主派出来的人实力自然不弱,可他再强,单打独斗也不是费小柴的对手,不到百招,费小柴就把人放倒了,并加速追上了凤祁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倒塌,萧九安带着王妃出城的消息,与凤祁去城外找他们的消息,一前一后传到皇上的案前。

    前者,皇上有愤怒更有后怕。

    诚如萧九安所说的那样,在此之前他还真没有想到,一个能控制百兽的人,杀伤力有这么强,眨眼的功夫就把燕北王府给拆了,那人要是动手拆他的皇宫,是不是也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?

    “查,一定要查出掌控百兽的人是谁?”皇上脸色煞白,煞白的,想也不想就派出了皇家暗探,让他们立刻去查。

    想到暗探先前查到的,纪馨疑似能控制百兽,皇上心里就不那么淡定了。

    先前,他肯定纪馨没有那个本事,可现在呢?

    他不敢这么肯定了。

    如果纪馨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,什么人会花费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冒着惹怒当今天子的风险,把她截走?

    且,为什么纪馨一失踪,燕北王府就塌了?

    要说这事没有联系,他真不相信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皇上又把禁军统领召来,再三要求他尽快找到纪馨,如果无法把人活着带回来,带回尸首也可以。

    他现在,宁可错杀也不绝不放过。

    禁军统领虽不知皇上为何突然改变主意,不再执着于要把纪馨完好无损的带回来,但毫无意外,这对他更有利。

    禁军统领毫不犹豫的领命,斗志高昂。

    一连下达数条命令,皇上这才稍稍安心,可一安下心来,他就想到萧九安招呼不打一声,就全家出城,凤祁不顾他的警告,再次与萧九安走近!

    皇上气得狠狠地摧桌,咬牙切齿地道:“一个两个都不把朕放在眼里,是朕对你们太温柔的吗?”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给朕等着,朕要不把燕北军收回,不把你收服,朕就不信赵!”皇上的眼中闪过一抹森冷的寒光,眼神落到角落的一封书信上,笑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