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24章524力道,他不会失去她!

    第524章 524力道,他不会失去她

    在白蚁的作用下,燕北王府的房子一栋接一栋的倒塌,“轰”的一声,扬起一片尘土,瓦片、碎石齐飞,不过倾刻间,偌大的燕北王府就化为一片废墟,叫人不胜唏嘘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好在,王府的人提前收到了示警,并没有人受伤,萧九安和纪云开也就不需要忙着去处理善后。

    “我先帮你把清理伤口好。”纪云开扶着萧九安在石椅上坐下,取出一根绷带,简单的包住了眼睛上的伤后,就开始替萧九安清理伤口。

    野猫那一爪子始尽了全力,萧九安背上的伤口很深,且里面有很多脏的东西,需要细细清理干净才行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很痛,至少清理过无数次外伤的纪云开很清楚,清理动物抓伤有多痛,可是……

    在纪云开给萧九安清理的时候,萧九安却连脸也没有变一下,甚至眼睛也没有眨一下,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,害得纪云开原先准备的安慰的话,全部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痛吗?”清理完一道伤口,纪云开趁拿药之际,看了萧九安一眼。

    “痛。”自然是痛的,但这点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他习惯了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我以为你不会痛。”听到萧九安的话,纪云开不自觉地放轻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在承受的范围内,你不必放轻力道,按你的习惯来。”精准的控制力道,或者减轻力道都是一件很累的事,纪云开手上有伤,他记得前两天给楚昊医伤时,纪云开的手腕就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这个力道你能习惯吗?你能习惯我就能习惯。”纪云开站在萧九安身后,并不能时刻看到萧九安的表情,但她能想像的出,萧九安说这话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必然是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萧九安想了想,说道:“不痛。”和以往相比,确实不痛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了。”纪云开保持适中的力道,细细地将萧九安身上的伤清理干净,偶尔会看到他背上的旧伤疤,但纪云开并没有多嘴的去问。

    身上的旧伤是怎么来的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些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动作不慢,可架不住抓伤有好几道,直到王府的管事找过来,纪云开才堪堪将伤口清创完毕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……”管事急急跑过来,远远看到纪云开站在萧九安的身后,弯腰靠着萧九安不知在说什么,但看样子十分悠闲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管理顿时憋屈的要死,恨不得大吼一声:  这都什么时候了,王爷和王妃要腻歪什么时候不行,一定要这个时候吗?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王府倒了,咱们得……”走近,管事才发现王妃是在给王爷清理伤口,到嘴的话生生咽下,改为:“王爷受伤了?伤得可严重?”

    “无事,很快就清理好了。”纪云开抬头看了一眼,见管事急得满头大汗,不由得问了一句:“还有人受伤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……大家撤离的很及时,无人员伤忘,楚少将也没有事。”管事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,人无事王府的东西却全没了,虽说京中的燕北王府没有太多的珍宝,可终归有些值钱的物件,比如天武公主送的那些琉璃,现在全都变成了碎片,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管事就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,不过当务之急不是心疼那些死物,而是这段时间他们住哪呀?

    王府倒了,重建可以不短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等萧九安和纪云开寻问,管事又道:“王爷,府上所有的房子都倒了,短时间内无法住人。楚少将问我们,需不需要去楚府暂住一段时日?”

    “不必,让人安排,本王住城外的大营。”正好,他也不想呆在城内,索性出城好了。

    出了城,才能放手的打,在城内束手束脚,做什么都不方便,出了城,收拾起人来也方便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他不管谁做的,回头他会把所有可能的人都收拾一遍,让他们学乖一点,不仅不要存害他的心,得知旁人要害他,也要学会阻止,不然他萧九安会迁怒。

    没错,他萧九安就是这么不进理,要跟他讲理,先打过他再说。

    “小的这就去安排。”管事应声立下,丝毫不在意,住在城外有多么不方便。

    比起侍卫和侍女们,管事相对来说有眼色多了,至少不需要萧九安使眼色,就机警的退了下去,好给萧九安和纪云开独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对此,萧九安十分满意,只是他还来不及享受两人独处的时光,纪云开就告诉他伤口上好药了,让他抬抬手,好方便她缠绷带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他还没有享受够,纪云开柔软的手指,从他身上滑过触感;还没有享受够,纪云开的指腹,碰触他背脊的触感,就结束了?

    “你的伤口清理起来麻烦,上药并不难。”就那么一爪子,需要上多少药?

    要不是四周的尘土太大,怕萧九安等会要骑马,她都不会缠绷带,只会简单的包扎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压下心中小小的失落,萧九安抬起手,方便纪云开缠绷带。

    绷带要从腋下绕过,纪云开的手不可避免的会碰到萧九安的胸膛,若有似无的触感,撩的萧九安坐立难安,口干舌噪。要不是还有理智,指不定他就把伸手,直接抱住纪云开,好好享受一下美人投怀送抱的滋味了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,他绝对不会这么想,甚至他会厌恶自己对纪云开起反应,厌恶纪云开能左右他的情绪,厌恶自己绝佳的自制力,在纪云开身上失控。

    可是,自当他决定把纪云开当成妻子,当成共度一生的女人,他就不再压抑心中的渴望,更不拒绝纪云开对他的吸引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,是他孩子的母亲,是要与他携手一生的女人,他为什么要压抑对她的渴望?

    他对她有冲动,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才是正常的,他绝佳的自制力不需要用她来证明,更不需要用她锻炼自己的自制力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属于他,完完全全的属于他,从始至终都属于他,他不需要担心会失去她,更不需要担心没了她,会影响他的情绪与生活,因为他知道……

    他永远都不会失去她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