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22章522今生,护你在怀中!

    第522章 522今生,护你在怀中

    房子塌了!

    白蚁的破坏力极强,给白蚁足够的时间,一窝白蚁能把一座房子给蛀蚀,现在时间不够,但白蚁数量足够多。

    成万上亿的白蚁同时啃食,寒水堂用的木头再好也撑不了多久,更不用提在纪云开和萧九安看不到的角落,白蚁早就开始啃食房间里的木头了。

    这时,白蚁的危害就显现出来了,在萧九安抱着纪云开准备出去时,寒水堂的主卧倒塌了!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用上好木材搭建的房子,如同豆腐块一般瞬间倾倒,屋梁、碎瓦哗啦哗啦往砸,乱蹿的猫狗被砸了个正着,惨叫声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房屋倒塌的太突然了,前一秒还好好的房子,瞬间就塌了,侍卫吓的腿都软了,可即便是如此,在房屋倒塌的那一瞬间,他们也没有选择跑出去,而是快步上前:“王爷!”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还在屋内,哪怕是死他们也不会走。

    然,萧九安并不是无能的主子,见侍卫不跑反朝他跑来,厉声下令道:“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侍卫略一犹豫,见萧九安和纪云开并没有受伤,最终咬牙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王妃,王妃……”暖冬和抱琴就在外面,在房子倒塌的第一时间就是往里冲,可房子倒得太快,除非想被砸死,不然她们根本冲不进去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不要进来,我没事。”纪云开听到暖冬的喊声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屋内乱成一团,屋顶的瓦片落个不停,屋内灰尘满天,根本无法视物,纪云开一睁开眼,就被扬起的灰尘迷了眼,只说了一句话就被呛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我们出去。”萧九安见状,加重了抱住她的力道,并趁流浪的猫狗没有扑下来之际,用握剑的手护住纪云开的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在房子完全倒下的那一刻,萧九安抱着纪云开一个跃起,便冲破屋顶,往外蹿去,可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一只躲在屋梁上的野猫,揪准了机会扑向萧九安。

    凭萧九安的能耐,自然可以轻易将那只野猫打飞,或者避开,可他正抱着纪云开冲破屋顶飞出去,要是这个时候避开野猫,必然会失去最佳离开的机会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他一个人,他肯定无所谓,这屋子倒下来也压不死他,但他此刻怀中还有一个娇弱的女子,他无法也不能拿纪云开冒险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躲避,同样他也没有出手将野猫打飞,因为此刻完全没用管自己的安危。

    此刻,萧九安一手抱着纪云开,一手护着她的头,完全无视自己的安危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为纪云开挡住了所有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野猫从屋梁跃下,在萧九安的肩膀上划了一爪子,留下数道深可见骨的爪印,可是萧九安却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,他稳稳地抱住纪云开,紧紧地护着纪云开,带着她蹿出屋顶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一声,萧九安与纪云开冲破屋顶,凌空借力,无视身后倒塌的房子,萧九安带着纪云开落到了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他们跃出来的一瞬间,身后的房子已变成一片废墟,所有的猫狗都被压在里面,发出凄厉的惨叫声……

    别说里面的猫狗,就是第一时间跑出来的侍卫,甚至留在外面的暖冬与抱琴几个,身上也或多或少带了一点伤,唯有纪云开,毫发无损,甚至加连衣服都不曾破一丝,可见萧九安将她护得有多紧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妃,你们没事吧?”侍卫第一时间跑过来,看到萧九安与纪云开安全无事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房子塌得太快了,他们根本反应不及,除了干着急外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萧九安仍旧抱着纪云开,并没有松开,而纪云开也没有推开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刚刚那一刻,在被一群流浪猫狗围着的那一刻,纪云开是真得吓到了,她现在根本不敢想别的,只想呆在这个让她觉得安全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要让人知道,胆大包天,连杀人都不怕的纪云开,会怕流浪猫狗,是不是很丢人?

    然,萧九安刚酷酷的说完无事,晚一步跑过来的暖冬和抱琴,就指着萧九安的背,大声尖叫:“啊,王爷,你的背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萧九安扭头,厉声呵道,把暖冬几人吓得不行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讨厌女人的原因,遇到一点小事就大叫,她们难道不知道,她们大声尖叫的声音有多难听吗?

    可惜,萧九安能呵得住暖冬和抱琴几人,却奈何不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听到暖冬的话,挣开了萧九安的怀抱,看向他的背后:“被野猫抓伤了。”

    一看伤口,纪云开就知是怎么一回事,无视萧九安周身散发的寒气,对暖冬道:“去拿我的药箱来。”

    她的药箱里面,消毒的药水和伤药一就俱全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暖冬转身欲走,却被萧九安呵住了:“一点小事,不碍事,不必去了。”

    在萧九安看来,这么一点伤完全没有必要上药,他以前伤得比这严重多了,甚至还跟野猫野狗抢过食,被野狗咬得全身是伤,最终还不是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从这就能看出萧九安和纪云开之间的区别,纪云开被野猫、野狗咬伤了,本能的就会害怕野狗、野猫;萧九安则完全相反,野猫、野狗咬了他,除非他死,不然只要他有一口气在,就会把那群猫狗揍到半死。

    如若是平时,萧九安一声令下,王府上下无人敢说一个不字,可现在,在燕北王府萧九安说了不算。

    纪云开伸手狠狠地戳了萧九安一下,教训道:“什么小伤,这不是小伤,这伤口深可见骨,要是不处理好会发热感染的。暖冬别听他的,快去拿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暖冬悄悄看了萧九安一眼,见他们家王爷虽然冷着一张脸,可却没有反驳,心里便知这事得听王妃的。

    也许,以后王府的事,都得听王妃的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王爷对王妃的好,他们可是看在眼里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