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4章264添堵,有权任性!

    第264章 264添堵,有权任性

    太医很快就来了,经诊断纪云开是真晕了,且身体太弱不宜移动,必须好生休养,不宜再劳累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饶是天武公主再骄蛮,也不可能让太医把纪云开弄醒,更不可能逼皇上,今天就给她一个交待,她只能憋屈的看着纪云开被人抬下去休息。

    “皇上,这事……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天武公主真得很憋屈,她知道纪云开身体弱,却没有想到她弱到这个地步,更没有想到这个对上她从不曾退缩的女人,会借着身体弱故意晕倒陷害她。

    装晕,扮柔弱,博同情,真得不像她查到的纪云开,从暗探查到的消息来看,纪云开应该是一个倔强、固执且好强的女人。

    许是从小就知她将来是要当皇后的,是以纪云开从来不曾扮过柔弱,她在人前宁可打落牙齿和血吞,也不会让人看到她无助柔弱的一面,可今天却是让她大开眼界了。

    今天,败给纪云开不冤,谁叫她不够了解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公主要现在把人弄醒,给你跪下赔礼道歉吗?”皇上虽不喜欢纪云开,但更讨厌咄咄逼人的天武公主,要不是天启不宜四面树敌,他真想把天武公主这个愚笨却自以为聪明的女人丢出天启。

    在天启,在他的地盘还这么嚣张,天武到底是怎么教继承人的?

    这样的继承人看似强悍不会吃亏,可终归少了几分气度。

    听说天武的皇后聪慧异常,大气强势,天武的权利大多落在那位皇后手里,可她生的女儿怎么一点也不像她?

    “等她醒来!”天武公主再骄横,也知有些事不宜太过分。

    “好,公主也记得你答应燕北王妃的事,赔她一百个侍卫!”皇上也不是省油的灯,天武公主咄咄逼人,他也不能太软弱不是?

    天启与天武是盟友,不是依附的关系,且天武也需要天启这个盟友,帮他们阻挡北辰的觊觎。

    要知道,北辰可不像他们天启这么仁厚,天武要是选择跟北辰结盟,会被北辰啃的连骨头也不剩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…”天武公主自然不会把自己带来的一百侍卫给纪云开,可不等她说完,皇上就宣布退朝,直把天武公主气得不轻,可偏偏她又不能像向泼妇一样撒横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上离开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没有下一次了!”天武公主双手紧握成拳,心里暗恨不已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大殿上晕倒,皇上怎么也不可能放着她不管,更不可能直接把人送回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纪云开被安排在偏殿休养,纪贵妃得到消息,为表现姐妹情深,第一时间赶来,可纪云开一直不曾醒来,她来了也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纪贵妃等了半个时辰,也不见纪云开醒来,只得愤愤地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皇上一下朝,就召见太医寻问了纪云开的情况,得知纪云开病体加重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非担心纪云开的生死,他担心是纪云开突然死了,会拿不到凤佩。

    历任皇后只知凤佩能保自己平安,却不知凤佩有更大的用处,是以他一定要拿到凤佩,不能再让凤佩落到一个女人手里。

    想到凤佩,下令让太医把纪云开弄醒。

    太医自是不敢违抗皇上的命令,给纪云开扎了几针,不多时纪云开就醒了,在宫女的服侍下坐了起来,喝了两口水,这才看着精神了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屋内的摆设,纪云开就知她还在宫里,不由得暗叹了口气:燕北王府的人真是不给力,她都晕倒了,就不知趁机把她带回燕北王府吗?

    她一个人在宫里,就算天武公主没有能力找她的麻烦,皇上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这不,说曹操曹操就到,纪云开才刚腹诽完,就看到了皇上明黄的身影。

    皇上一进来,就把屋内的人全部赶走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!”纪云开靠在床头,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敌强我弱,敌不动我不动。

    “太医说,你命不久矣。”皇上坐在一旁,与纪云开隔着两三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活不长了。”好生调养的话,她这个破身子活个五六十岁应该没有问题,而五六十岁真不算活得久,不是吗?

    “死之前,把凤佩给朕!”皇上压根没有兴趣与纪云开多言,开门见山的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凤佩只能给未来的皇后,您还未立后。”有了萧九安的保证,纪云开半点也不担心凤佩的问题。

    萧九安那人虽然有种种不好,可纪云开却知道,他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。

    凤佩现在已经在萧九安手里,不管他基于什么原因,没有第一时间把凤佩给她,纪云开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约定的时间一到,凤佩一定会回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别逼朕对你下狠手。”再次被拒,皇上的脸上也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却是毫不在乎,嘲讽的道:“皇上,你什么时候对我心慈手软过?我会有今天是谁造成的?”她可以不恨萧九安,却无法不恨皇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皇上,她怎么会落到如今两难的境地?

    且,长公主府上的事她可没有忘记,当日皇上是真得要毁了她的清白。

    在这个男权至上的世界,女子的清白何等重要,就算她不至于因失身而寻死,可她一个成了亲的女子失了清白,必定会被世俗所弃,且依萧九安的脾气,也不会轻易地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朕是皇帝!”天启的百姓皆是他的臣民,为他而死是应该的,更何况纪云开还没有死,她有什么资格怨恨?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。”她曾经和皇上有过约定不是吗?

    皇上脸色一沉,阴着脸道:“纪云开,朕再问你一遍,你确定不把凤佩交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待皇上立后,我……”纪云开刚开口,就被太监急切的通报声打断了:“皇上,燕北王进宫了,说是来接燕北王妃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进宫,侍卫并不敢阻拦,是以此时人已经在宫内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?来得还真快,让他直接过来。”皇上看了纪云开一眼,眼中闪着似嘲讽又似轻峭的冷笑,纪云开暗道不妙,就看到皇上朝她走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