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3章263反击,公主记性不好!

    第263章 263反击,公主记性不好

    天武公主想要怎么样?

    天武公主想要的,一直都是纪云开当众跪下来给她道歉,现在还要加上一条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跪下来给本公主道歉,然后再让本公主淋人一桶泔水。”她是天武的公主,任谁挑衅了她,也别想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今天,不把纪云开的脸面踩在脚底,她就不是天武公主!

    “不错的建议。”纪云开温婉的点头,语气虚弱却带着一丝认可。

    皇上包括一众朝臣在内,不由得皱眉:纪云开这是疯了?居然谈也不谈,就应下了天武公主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你同意了?”天武公主没有想到事情这么简单,一时间竟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纪云开什么时候,这么好说话了?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回答天武公主的话,而是说道:“公主可还记得,你当日用短箭刺伤我的护卫一事?”天武公主要有仇报仇是吧?那她也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天武公主就知事情不会这么容易,听到纪云开的话,天武公主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如公主所想的意思,我的人淋了公主一身泔水,你便要我跪下道歉,再淋我一身,我可以接受公主的要求,但是……”纪云开略一顿,看着天武公主,虚弱的身子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是真虚,她能站在天武公主面前是在强撑,强撑着不肯倒下,强撑着站得直直的,不愿在气势上输给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好吧,纪云开也是会逞强的,但她逞强的时候一定要人知道,她才不要受了委屈什么也不说,然后一个人默默地怨恨老天不公。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天武公主上前一步,气势迫人地看着纪云开,漂亮的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,纪云开却毫不畏惧:“但是,公主也要按你开的条件,跟我把这件事算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要我让你射一箭吧?”天武公主听罢,冷讽。

    她可是天武的公主,需要为射杀一个下人负责吗?纪云开真是天真。

    “公主英明,按公主的要求可不就是这样,我的人淋你一身泔水,我赔礼道歉,外加让你淋一身。你射伤了我的人,当然要让我射你一箭。”纪云开一口气说完,然后就在一旁喘粗气。

    她这破身子,真是太弱了,不过弱也有弱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放肆,本公主是什么人,也是你能动的!”天武公主一脸傲气,语气狂妄,气势高下立显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怯,只道:“公主伤了我的人,就这么不了了之?当日可是大庭广众之下,看到的人不知凡几,公主要面子,我燕北王府的颜面也不能丢。”

    天武公主不屑的冷哼一声:“不就是杀了你一个护卫嘛,我赔你一百个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好,公主这话我听到了,来人……立刻去驿站,斩杀公主随身的一百侍卫。”纪云开退得爽快,爽快到天武公主傻眼了:“纪云开,你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天启这群人还跟着发疯,居然没有一个人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“公主,君无戏言,你的话在场的大人们都听到了。”纪云开不客气的拉众人下水,只除了皇上。

    皇上是要主持公道的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都听到了,天武公主你可是天武未来的继承人,虽是女子却也要说到做到。”朝臣地纪云开的印象很不错,尤其是刑部尚书,这不纪云开一问,他第一就站出来为纪云开说话,比纪帝师还要积极。

    好在纪帝师也没有老糊涂,不管人后如何,人前他还是很维护纪云开的道:“天武公主,言必行,行必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……你们联手陷害我!”天武公主自知失言,可这个时候已无法挽救,只能另想他法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……公主你怎么可以这么想,我们……”纪云开自是不肯承认,她急切的上前解释,如此反常的举动天武公主自然发现了,她连连后退,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,可还是晚了一步!

    就如同,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,你也避不开一个一心想要算计你的人,纪云开一直在等,等一个机会,等一个算计天武公主的机会,而现在机会来了,她怎么会放过?

    纪云开上前,拉住天武公主的手想要解释,天武公主极力避开,右手一甩,不小心碰到了纪云开,而下一秒纪云开摔倒了!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纪云开摔在地上,当场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殿上有片刻的宁静,紧接着就听见刑部尚书直指天武公主:“天武公主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没有碰她,是她自己摔倒的!”天武公主不等对方说完,就打断了刑部尚书的话,可是刑部尚书不说话,看她的眼神却像是在看凶手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气得不行:“你们是什么意思?纪云开的身子有多弱,你们又不是没有看到,她明明是自己晕倒的,关本公主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事,她是真得憋屈,她明明什么也没有做,顶多就是碰了纪云开一下,是纪云开自己摔倒的,关她什么事?

    这些人的眼睛都瞎了吗?看不出纪云开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招术都看不懂,天启这些官员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公主,我们都有眼睛。”刑部尚书不客气回了一句,声音透着一丝冷漠。

    其他人亦多有谴责:“燕北王妃拖着病体站在这里是因为什么?公主明知燕北王妃重病在身,却不肯多等片刻,有失仁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没有说燕北王妃晕倒与公主有关,是非对错自在人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文臣、武将,天武公主就算嘴皮子再厉害,也不是这一群人的对手,更不用说她并不擅长说,她更擅长以权压人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皇上见天武公主被众人挤兑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得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众人不再讨伐天武公主,这才记起纪云开还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云开,云开,你没事吧?”纪帝师这次反应极快,第一个走到纪云开身旁,半跪在她的身旁,将人抱起,急切地看向皇上:“皇上,请您宣太医为小女看看,小女她,她,她……”

    纪帝师说着说着,眼眶就红了,爱女之情溢于言表,满朝大臣都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幸亏,幸亏纪云开没有看到,不然她肯定要吐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