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17章517我的脸,不是你能打的!

    第517章 517我的脸,不是你能打的

    凤祁与凤家主之间的争执,最终以凤祁胜利为终结。凤祁的态度很明确,皇上的人要拿凤宁,便带走好了,反正他们凤家没有什么天医谷大弟子,没有办法奉旨进宫。

    在凤家外值守的禁军,久等不到凤家的消息,只得派人寻问,凤家到底是什么章程。

    为了心爱的儿子,凤家主当然是想要牺牲凤祁,可不等他开口,凤祁就先一步道:“天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,更不论我凤家子弟,只要我凤家子弟真得犯了错,自然是依法办事。”

    禁军听到凤祁的话并不意外,凤家嫡长子与嫡次子之间斗得多狠,外界早有耳闻,现在有机会坑凤宁,凤祁怎么可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如此,还请众位配合一二,请凤宁公子出来。”禁军统领一板一眼的说道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皇上已经划出道来了,摆明是要拿凤家立威,怎么可能轻易放手?

    就算凤祁如皇上所愿,进宫为纪馨医治,皇上仍旧不会放过凤宁,仍旧会将凤宁带走,哪怕证据不足,不能拿凤宁怎么样,也会把凤宁带出去,以显示帝王的威严。

    凤家主气得全身颤抖,凤祁却是笑容面满的道:“家主,该请二弟出来了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”

    “你,凤宁是你弟弟。”凤家主看到凤祁那张,像极了祁家人的脸,心里就涌出一股无名的火气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是我弟弟,所以我相信他绝不可能跟北辰勾结,毕竟我凤祁的弟弟怎么可能蠢的不顾凤家。”凤祁并不生气,轻飘飘的一句话,就把凤家主堵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是受牵连的。”如果不是凤祁,皇上又怎么拿凤宁与北辰的事说事,要知道这事已经了结了。

    “家主你错了,是我们都受了二弟的牵连。”凤祁不相信,身为凤家主会不知道凤宁做了什么?

    与敌国皇室勾结,这是任何一位皇上都不能容忍的,凤宁确实做得漂亮,没有留下任何实证,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,需要看证据吗?

    皇上又不是傻子,没有证据治不了凤宁的罪,但并不表示他相信凤宁。

    “人,总得为自己做的事负责,种什么因得什么果。父亲,二弟成年了,他该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。”凤祁每一句都说得轻柔无比,没有一丝斥责之意,就好像他只是在陈述这个事实一般

    凤家主虽偏心,但并不是蠢货,他也清楚今天这事无法善了,皇上今天不仅仅是要凤祁进宫,还要借凤家立威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杀鸡给猴看,作为被皇上拎出来的“鸡”,凤家行得正、坐得直还好,可偏偏他们被皇上揪住了一个大把柄,这下只能任皇上拿捏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,凤家主只能让人去请凤宁出来,让他随禁军走。

    凤宁虽一直不曾出面,可外面发生的事他一清二楚,本以为凤家能处理,没想到最后还是把他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废物。”凤宁低咒了一声,但面上却没有一脸平静,从容不迫的随家丁来到前厅,见到众人一人有礼的见礼:“族长,各位叔伯、叔爷,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在给凤祁见礼的时候,凤宁略一顿,才道:“大哥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祁应了一声,就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后宅的女人,不会蠢得去用言语打压对手,他们不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,没有必要在人前套的近乎、装兄友弟恭,太虚伪。

    凤家主见两人一个比一个平静,心中不安,忙说道:“宁儿,这是禁军统领,他们说查到北辰皇子的动向,需要你配合调查,你跟他们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的两个儿子的斗争有多激烈,这两人不可能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与北辰皇子并无交集,先前只是意外。”凤宁皱着眉头,面上露出一丝被人羞辱的愤慨。

    “为父知道,想来皇上也是知晓的。”他知道皇上并不实证,真要有证据,皇上不会对凤家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去了。”有了凤家主这话,凤宁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意味深长地看了凤祁一眼,从容地随禁军离去,没有一丝不安与紧张。

    禁军顺利拿到人,自然没有理由再围着凤家,当即就退步了,可凤家的人却未散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这是不满凤家了,这段时间大家都安分一些,别再让皇上拿到错了。”族长轻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与燕北王府来往,皇上就没有什么好不满的。”凤家主说这话时,不忘看向凤祁,可他并没有指名道姓,凤祁只当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凤祁出声建议道:“时辰不早了,族叔,叔爷和叔伯们,不如我们先吃点东西,也好边等消息。”

    凤宁被带走,凤家不可能不派人去打听消息,且皇上手上要真没有一点东西,也不敢嚣张的从凤家带人。

    “你弟弟生死未卜,你还吃得下?”凤宁被禁军带走,凤祁却毫发无损,凤家主看到他就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这是要我们所有人,都饿着肚子等二弟的消息?我是没有关系,可是族长、叔爷们年纪大了,父亲也要他们陪着等?”凤祁的声音轻温润、清朗,没有一丝阴霾与埋怨,哪怕是责问的话,由凤祁说出来也带着一丝为人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凤家主一时语塞,族长却起身道:“走吧,我们都回去,没得我们一群老东西,在这里饿着肚子等一个孩子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凤家主连忙解释,凤祁却先一步上前,扶着老族长往外走。

    老族长明显不待见凤家主,自是不会给他面子,在凤祁的搀扶下走出了凤家。

    凤祁折回,凤家主独自一人坐在花厅,一脸阴郁,凤祁摇了摇头,上前说了一句:“家主,二弟不会有事的,你也该去吃点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孽子,都是你惹得祸,现在你弟弟出事,你还在这里幸灾乐祸,我今天就打死你。”凤家主猛地起身,抬手甩向凤祁。

    可是,预想的巴掌声并没有响起,在凤家主挥手的刹那,凤祁就抓住了他的手:“家主,我的脸不是你能打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二次,他这个父亲要打他。

    第一次,是他以凤家嫡长子的身份走进凤家,他的父亲也说要打死他。

    可惜,他凤祁没有那么容易死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