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12章512圣旨,打了凤家的脸!

    第512章 512圣旨,打了凤家的脸

    诚如纪馨所预料的那般,在她楚楚可怜的表达了自己不安与无助后,皇上根本没有考虑后果,大包大揽的应下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放心,有朕在,凤祁一定会为你医治,并治好你的病。”在皇上看来,他是天启的帝王,他的话就是圣旨,凤祁作为天启的子民,敢抗旨不遵?

    不管心里如何厌恶皇上,纪馨清楚这一刻她需要皇上的帮助,强忍着心中的恶心与厌恶,纪馨一脸崇拜地看着皇上:“皇上,你真好,跟姐姐一样好。”

    皇上的手微微一怔,随即笑了:“你是澜儿的妹妹,也是朕的妹妹,朕当然要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纪馨打蛇随棍上,怯生生地道:“皇上,我可以叫你姐夫吗?在我心中皇上和姐夫一样的疼我。”她就不信,她一直叫他姐夫,他还能生出要她进宫的念头,至于纪家的想法?

    纪馨一点也不在意,她有把握说服她父亲,而只要她父亲同意了,母亲就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心里有那么一点别扭,但看到纪馨水蒙蒙的大眼,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,皇上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的‘名份’就此定下,纪馨高悬的心终于放下了,道了一声累,就把没有利用价值的皇上赶走了。

    皇上没有半点不悦,出去后就立刻去办纪馨的事。

    皇上并不蠢,只是顺风顺水的生活,让他习惯了所有人都该听他的,他从来也不会去考虑旁人的想法,也不会认为有人不愿意为他这个皇上办事,在他这个皇上面前出风头。

    皇上下旨,却不是直接给凤祁,而是给凤家,要凤家安排凤祁进宫,为纪馨医治。

    凤家主听到圣旨,当场就笑了:“皇上是不是记错了,我凤家可不是医学世家,就算习得医术一二,也不是为了给旁人治病的。”

    要凤家大公子去给纪家一个小姑娘治病,皇上的脑子真得没有坏?

    这圣旨,他不接。

    “凤家主,凤祁公子的医术天下闻名,皇上下旨宣凤祁公子进宫,为纪三小姐医治,也是信赖他,毕竟纪三小姐是代皇上受的伤。”为了让凤祁给纪馨医伤,皇上不断往纪馨身上加筹码,只为堵朝臣之口。

    “我凤家的继承人不是大夫,虽略懂一二但并不精通医道,还请皇上另请高明。”凤家主虽然不喜凤祁,但却不能容许皇上打凤家的脸。

    要凤祁进宫为了纪馨医治,这是把他们凤家的颜面置于何地?

    传旨的太监见凤家主愠怒,再不敢嬉笑,一脸惶恐地道:“凤家主,这个,这个……小人只是传旨,别的小人也不知,凤家主要有什么话,不如直接进宫直禀皇上?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凤家没有什么天医谷大弟子,皇上这圣旨下错了地方,还请公公将圣旨带回去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”皇上这道旨意都下出来了,凤家的脸也丢了,他要进宫给皇上服软吗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至于和皇上争吵也不可能,皇上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,为人臣子的绝不可能与皇上争吵,以免让人抓住把柄。

    凤家主留下这话,转身就走,传旨太监见状,脸色一白,连忙追了上去:“凤家主,这是圣旨,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还未走两步,就被凤家的家丁拦住了:“请留步!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抗旨不遵?”传旨太监又气又怒,还有几分害怕。

    这是凤家,便是杀了他,皇上也不会处罚的凤家,可他要是不强硬一些,丢了皇上的脸面,皇上必然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公公言重了,我家老爷说了,这圣旨下错了地方,皇上要找天医谷大弟子,就去天医谷找,我凤家没有什么天医谷大弟子。”凡是消息灵通的人,都知晓凤祁已被逐出师门,皇上在圣旨中却仍旧说凤祁是天医谷大弟子,简直是可笑。

    皇上以为,强加上一个天医谷大弟子的身份,就能逼的凤祁不得不进宫,为纪馨医治吗?就能让众人忘记凤祁是凤家大公子吗?

    简直是天真,只要凤祁还姓凤,写在凤家的族谱上,凤祁就永远是凤家的嫡长子,是凤家的继承人,是任何人都不能轻辱的凤氏子弟。

    传旨的太监代表的是皇上的脸面,一般人家遇到传旨太监都是客客气气的,凤家以往也很客气,但这一次皇上惹怒了凤家,凤家人实在客气不起来。

    凤家家丁暗中使了个巧劲,就把传旨太监撞开了,传旨的太监事先没有防备,后退两步,摔了个四脚朝天,手中的圣旨差点都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们……”传旨太监又羞又怒,一张脸憋的通红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凤家的家丁与下人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,守礼的道:“恭送公公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传旨太监很想放两句狠话,或者狠狠地瞪他们一眼,可想到这是凤家,他就是有再多不满,也只能忍下来。

    不敢多耽搁,传旨太监拿着圣旨,气呼呼的折回宫内,回到宫内他如何添油加醋,在皇上面前告状不说,凤家因为皇上的旨意,就先不满了。

    凤家几位族老得知皇上下旨,要凤祁进宫去给纪家一位小姐医伤,当即就气呼呼的来到凤家祖宅寻问,确定真有其事,几位脾气大的族老直接开骂了:“胡闹,简直是胡乱,我堂堂凤家嫡长子,岂可进宫去为一个小姑娘医伤,皇上把我凤家当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皇上居然下圣旨,要我凤家继承人去做大夫该做的事,他有没有把我凤家看在眼中?”

    事情都有两面,有族老指责皇上此举过分,自然也有族老不满凤祁的行为,还有他学医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苍蝇不盯无缝的蛋,依我看这事错在凤祁。堂堂凤家嫡长子,却跟一个江湖郎中学医,要不是他跑去习医术,皇上又怎么会下旨,要我凤家嫡长子进宫为人医治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件事凤祁做得不对,要是他不懂医术,或学得不好,或者不曾为燕北王妃诊断过,皇上也不能如此羞辱我们凤家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凤祁,要不是他,我凤家也不会受此污辱。先前就因为他,害得我凤家颜面大失,让人以为我们凤家嫡次不分,现在又因为他,让皇上有机会羞辱我们。这次说什么都要处罚他,让他明白凤家子弟的责任,清楚凤家子弟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!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