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78章 1178这天下终于有救了!

    南疆人是玩毒的祖宗,他们很清楚对付毒虫、毒草最好的办法,就是用火攻,但他们与纪馨打过这么多年的交道,他们更清楚纪馨的本事。

    纪馨有控制器毒虫的本事,兴许他们的火把还没有丢出去,纪馨就把毒虫给收了回去,想要用火对付纪馨的毒虫,成功的机率极低。

    最好的结果,就是双方僵持不下,他们无法进攻,纪馨也无法伤他们,但是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要的不是这个,他要的是攻破天启,以最快的速度,以最小的代价,攻破天启,拿下天启,给燕北王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是以,南瑾昭拒绝了火攻的办法,在幕僚想出对策前,他率先提出一个更有效,但也更残忍的办法。

    用人命填!

    用人命去打开那条满是毒虫的路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用的人命,绝不会是南疆的士兵,别说幕僚不会允许,就是南瑾昭自己也舍不得…

    他的人,日后还要跟燕北王一战,不能在这里白白牺牲了。

    不用能南疆的士兵,那就只能用——天启的人!

    “天启经年颗粒无收,荒田无数,流民遍地,给他们一顿饱饭,他们不仅能豁出命去,就连至亲的命也能豁出去。你去找几个流民头头,让他们送一批人过来。第一批先试探着,一两千人即可。”天启这两年收获极少,仅有的粮草也被朝廷征作军粮,普通百姓饿死十有一二。

    在这种**下,能活到现在的人,都不是什么善类,善类活不下来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这话一出,他的几个幕僚顿时沉默了,但沉默片刻后,他们便毫不犹豫的目点头了。

    死道友不死贫道,他们是南疆人,天生眼天启人有仇,天启人是死是活,与他们何干?

    当然,他们当中也不是没有人担心,担心南瑾昭在天启做的恶事太多,失了民心。

    可南瑾昭走到今天,什么时候靠过民心?

    南瑾昭嗤之以鼻的道:“民心是什么?你真当普通百姓,会在乎龙椅上坐的人是谁?他们只在乎谁能让他们吃饱,谁能带给他们好处。那群愚民最是健忘,不管我现在怎么对他们,只要日后我能让他们吃饱、穿暖,我就是盛世明君。”

    论玩弄人心,南瑾昭称第二,还真没有人敢称第一。

    当年,他就是凭借这一手,从南疆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,也是凭借一副无害、温润的面容,将一盘散沙的南疆统一了起来,同样也是凭借这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说服了天武皇后,得到十方世界的支持。

    细数四国风云人物,论才干,他不如燕北王许多;论人品,他不如凤祁良多;论靠山,他比天武皇后差远了;论兵力,他连四分五裂的北辰都比不上;论出生,他更是差天启皇帝一大截;论国力,那就更不用多说了,南疆一直是四国中最弱的那一个,但是……

    走到今天,有可能问鼎天下,一统四国的,放眼四国也只南瑾昭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样样不如人,一个样样不出色,一个几乎不被大人物看在眼里的小蝼蚁,却以世人想象不到的速度,以蚕食鲸吞之姿,站在所有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现在的南瑾昭,就是燕北王也不能小觑他。

    南瑾昭狂妄自负,他在某方面十分偏执,他不把天下百姓当回事,把天下百姓都当成蠢物玩弄,任谁劝说都无用。

    幕僚们跟随南瑾昭多年,自是清楚他的性格。是以,南瑾昭说出这话后,并没有人出声劝说,大家皆默契的不吭声,只去执行南瑾昭的命令。

    如南瑾昭所想的那般,天启的百姓饿狠了,饿久了,为了一口吃食什么都敢做,什么都肯做。

    不过一夜之间,南疆的人就召集了三千流民,南瑾昭为了不让纪馨发现,特意让这些人穿上普通士兵的服装,然后拿这些人开路,而真正的南疆士兵,则踏着他们的尸骨前行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的计划毫无破绽,纪馨一无所觉,派出大批的毒物,损失了大批的毒虫,却没有伤到南瑾昭半分。

    直到,南瑾昭耗费两万流民,生生用尸骨打开那条毒虫的道路后,纪馨才发觉此事,顿时全身发寒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这个男人,太狠了。”他对自己狠,对别人更狠,视人命如儿戏,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毫无底线,能不为敌就不为敌,一旦为敌就必须将对方按死,不然她就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南瑾昭拿流民消耗纪馨的战斗力,纪馨手中的兽军毒虫再多,也经不起这么耗,但正面交锋,她又毫无胜算……

    眼见南疆的大军就要打进来,纪馨焦虑难安,她有心想将南瑾昭的暴行宣扬出去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困在皇城太久了,皇城外的消息能传进来,但她想要把消息传出去,却无比艰难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纪馨一筹莫展之际,燕北王的消息传来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与萧家少主萧少戎汇合了,与燕北余下的燕北军汇合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在洛北起事,以收复失去、讨伐南瑾昭,重建天启为由,开始招兵买马。

    燕北王此言一出,不至半个月,就有好几个天启武将,带着兵马投靠了燕北王。

    这些人分散在各地,靠着手中的兵马,艰难的守卫城池。他们这些人,不听纪馨的,也没有跟天启皇帝一起落跑,他们守在自己的领地,占地为王,俨然成了独立的诸侯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却难成气候,一是他们手中的兵马不够,二是他们谁也不服谁,他们只能守着自己那块小地方,想要再扩张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,不是没有野心勃勃,想要称帝的,但奈何能耐不够。

    认得清的,见到燕北王站出来,便纷纷跑来投靠燕北王,想着越早投靠,能拿到的好处越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人当中也不乏真正的,为国为民的正义之师,他们见到燕北王在国家危难之际站出来,一个个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不需要燕北王给任何好处,他们就将兵马、粮草全部献上,只因为他们坚信,只有燕北王,才能救这天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