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76章 1176有她一个就好!

    小狼崽子没有异能,但他在十方世界也比普通人强,比之一般的异能者也不弱,就小狼崽子这能力,别说杀这几个士兵,就是再来一倍,也不是小狼崽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,地上就倒下了一排尸体,那些人在倒下的瞬间,终于明白他们是怎么死的了……

    孩子!

    一个小孩!

    一个勉强到他们大腿的小孩,轻易间就把他们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是,是我们……小看你了。燕北王!”倒下的人,知道自己死于谁之手后,只有满满的愤怒与懊恼。

    愤怒死在一个孩子手中,懊恼他们大易轻敌,只知道注意燕北王与纪云开,却忘了能被燕北王和纪云开带着身边的人,哪怕是孩子也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搭理他,见小狼崽子杀人杀得痛快,淡淡的道:“留一个活口。”

    他要留一个人给南瑾昭带话,都死了,多麻烦?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狼崽子没有回头,但杀到最后却停了下来,收回手中的短剑,退到王爷和纪云开身边。

    “没有血!”小狼崽子站在纪云开身旁,没有去拉她的手,而是抬头看着她,小脸满是天真与纯净,就好像刚刚杀人的不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小狼崽子并不是装的,在他的认知里,杀人本就没有什么。他打从记事起,就一直在杀杀杀,唯一的区别就是杀人还是杀野兽。

    而杀人与杀野兽,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,都是生物,都是为了生存,不是吗?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说话,她没有谴责小狼崽子不对,也没有鼓励他,只是拿出手帕,细细地为他擦拭脸上的汗渍,还有双手上的灰渍……

    王爷说的对,她不能自以为是,打着为小狼崽子的旗号,去要求小狼崽子按她的原则办法。

    在小狼崽子的世界里,杀人是为了生存,她要阻止小狼崽子杀人,也许会害死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希望,这天下早日太平,那样……

    小狼崽子就不用再杀戮,届时她就可以告诉小狼崽子,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,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细细替小狼崽子擦干净了双手和脸,小狼崽子这才敢靠在纪云开身边,握着纪云开的手……

    其实,他不是不知纪云开不喜欢他杀人,但他太弱小了,他需要磨练,他需要成长,杀人是最好的磨练与成长,他不想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王爷看了纪云开与小狼崽子一眼,这才对仅剩的活口道:“告诉南瑾昭,现在退兵,本王还能给他一个痛快,如若……不退,本王要南疆灭族!”

    “小,小人……一定带到。”唯一的活口,双腿一软就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并没有看他,留下这话就继续前行,那人跪在地上,看着王爷和纪云开从他身边走过,身子不由得瑟缩了一下,蜷在地上一动不敢动,独自一人在地上跪了半天,直到……

    王爷和纪云开三人不见人影,那小兵才颤颤抖抖的站了起来,连滚事爬的往回走,将消息禀报给南瑾昭知晓。

    “要我退兵?燕北王是不是太天真了?”南瑾昭得知伏杀失败,一点也不意外,但听到王爷让人带给他的话,却笑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萧九安还以为,他还是那个手握三十万铁骑,镇守燕北,无人敢冒犯的燕北王吗?”南瑾昭一脸嘲讽的开口,高傲而轻蔑的道:“萧九安还不知,属于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吗?现在……是我南瑾昭的时代,这天下最终由我南瑾昭说了算,想要我退兵?我偏不退……我不仅不退,我还要加速进攻,尽快拿下天启,让萧九安做亡国之臣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脸色的神情平静而淡然,但他血红的眸子和偏白的脸色,却泄露了他的阴沉与冷血。

    “去……召大将军议事。”南瑾昭不仅没有把王爷的警告当回事,还在第一时间召集心腹,准备趁夜进宫天启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王爷自然料到了:“南瑾昭那人刚腹自用,狂妄自大,一直视本王为假想敌,一心想打败本王,把本王踩在脚底,殊不知……本王压根没有把他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王爷对南瑾昭的评价极低,且王爷曾经真没有把南瑾昭放在眼里,至于现在?

    “不过,本王倒是小瞧他了,才在他手上栽了一个大跟头。”这一点,王爷没有否认,也无法否认。

    王爷将南瑾昭分析一遍后,就道:“把本王视为对手的南瑾昭,不仅不会听本王的话,还会反其道而行之。如若本王没有猜错,南瑾昭会不断朝天启出兵,力图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天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……想先挑起南疆与天启的战斗,等到他们厮杀的差不多,再从中得利?”纪云开看着王爷,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不会放过天启这块富饶之地,不需要本王挑拨,他们就会打得你死我活,本王只是断他们合作的路。”南瑾昭和纪馨两人都是疯子,王爷不敢保证,这两个疯子会不会打着打着,就突然联手,将枪口指向他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在南瑾昭和纪馨眼中,他萧九安都是一个强大的敌人。他不出现,南瑾昭和纪馨之间必是不死不休,但他这个强大的敌人一出现,难保这两人不会想着,先联手干掉他这个实力最强的对手。

    因为,要换作是他,他就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,不管是对南瑾昭还是对纪馨来说,联手先干掉他这个威胁最大的敌人,对他们二人来说都是最有利的,不然……

    胜利就一定是属于他萧九安的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突然发现,你好阴险。”这就开始算计南瑾昭与纪馨,纪云开表示,她真得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着找到萧少戎一行人,找到燕北余下的兵马,去宫里……

    找她的儿子。

    也许,这就是男人与女人不同。哪怕同样担心儿子,王爷依旧能保持理性,理智而冷静的分析、利用当下的局势。

    而她,却怎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很好……

    不理性的,有她一个就好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