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75章 1175看不清的下场!

    纪云开虽有不舍,但她终归是理智的,理智的知道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。知道怎么做,对她和孩子有利;知道怎么做,对她和孩子无利,是以……

    哪怕心中有再多不舍,有再多担心,有再多渴望,纪云开都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选择乖乖听王爷的话,如同无事人一样,将长藤制成的小屋毁去,然后牵着小狼崽子的手,与王爷一出,一步一步离开皇城。

    如王爷所料,他们一出宫,纪馨就控制着小的动物,一路尾随跟踪纪云开和王爷。

    如王爷所预料的那样,纪馨一直盯着他们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高估纪馨的本事了,她虽有本事驱使动物,按她的意愿办事,但还真没有那个能力,能像与人沟通那样,跟动物沟通。

    是以,纪馨可以让动物跟踪王爷与纪云开,却无法让偷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。

    不过,小心驶得万年船,事关孩子的下落,王爷与纪云开会这般谨慎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当天晚上就出城了,纪馨在第一时间就收到消息。得知两人出宫了,纪馨长长的松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“走了便好,走了便好。”纪馨脸上的漾起一抹冷冽的笑,扬声道:“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殿外的侍卫,默默地走了出来,跪在纪馨面前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去,派人告诉南瑾昭,朕的姐姐,姐夫回来了。”要说跟王爷、纪云开仇恨最大的,绝对不是她,而是南瑾昭。

    南瑾昭灭了燕北,害死凤祁,害得王爷与纪云开的儿子下落不明,王爷与纪云开有多恨南瑾昭,纪馨无法估量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知道,南瑾昭有多么忌惮王爷与纪云开,得知这两人回来的消息,哪怕这两人什么也没有做,南瑾昭也不敢放松,依南瑾昭那个小人的个性,他必然会先下手为强……

    如纪馨所料,当南瑾昭收到王爷与纪云开回来的消息,脸色大变,原本还算温润的面容,顿时变得阴冷恐怖,看上去就像是要吃人一样,跪在下首的亲卫吓得险些匍匐在地……

    自南瑾昭走出南疆,一举灭了燕北与北辰,他身上的威严,就与日俱重,身旁的人甚至不敢直视他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来……我要说来得正好吗?”南瑾昭震惊过后,很快就恢复冷静。

    和纪馨相比,南瑾昭对十方世界了解的并不多,他只知道古道被毁,按说纪云开与王爷很难回来,这个时候他们二人回来,必然付出了代价,至于付出了什么代价,南瑾昭并不知晓,也猜到。

    不过,南瑾昭先前并没有见识过王爷的寂灭力量。是以,哪怕王爷这个时候没有寂灭的力量,南瑾昭也不会小觑王爷。

    王爷在四国混出威名,靠得从来就不是什么寂灭的力量。

    王爷靠得是他自己的力量,是他自己一点点练出来的力量,那是独属于他自己的,是老天爷也带不走的。

    南瑾昭知晓王爷的难缠,自然不会掉以轻心,收到纪馨派人送来的消息,南瑾昭二话不说,派出最精锐的部队,在出城的必京之路上,等候王爷与纪云开的到来。

    子时将过,王爷、纪云开带着小狼崽子出现在官道上,走了不到百米,就发现两侧不对,王爷三人便停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潜伏在暗处的士兵还未跳出来,小狼崽子就松开了纪云开的手,一脸坚定的道:“我想练练手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你先看着。”有王爷在,纪云开自是不愿让小狼崽子出手,小狼崽子还是一个孩子,哪怕他生来就会杀人,纪云开也不想他,沾染太多鲜血。

    杀多了,总归对孩子不好……

    “我想变得强大,保护弟弟。”小狼崽子是个主意正的,他打定主意的事,旁人很难更给。

    纪云开还要劝说,王爷就道:“他与……旁的孩子不同,你不必束缚他。”

    小狼崽子和他一样,他们这种人,生来双手就染血,杀人对他们来说如同家常便饭,他们从来不会因杀人而心生愧疚,更不会因双手染血,就充满负担。

    杀人,是为了活下来,与对错无关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也不觉得有错。

    杀了对方,才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不动手,只有死。

    哪怕再蠢的人,也知道该怎么选择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轻叹了口气,后退一步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三人站在官道上一动不动,隐在暗处的士兵就知道他们暴露了,当下也不躲藏,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,上前,朝王爷、纪云开和小狼崽子走来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萧九安?燕北王妃纪云开?”一行百人的精锐小队,站在路的另一头,双方相隔数十米,皆看不清对方的样子,只能寻问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担心王爷会拒绝,对面的人真要是燕北王,依燕北王的骄傲,他绝不会否认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本王。”王爷淡淡的开口,气息平稳,周身没有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,他们对面的精锐小队,却杀气十足,血气冲天,显然这段时间,这队人马没少杀人……

    “杀!”一确定了王爷和纪云开的身份,南瑾昭派来的精锐小队,就半点不客气,举刀朝王爷、纪云开冲过来,至于小狼崽子?

    月亮刚刚隐入云层,官道两旁长满了数十米高的大树,将仅剩的星光都遮住了,小狼崽子个子又小,他们真的没有看到,王爷和纪云开前面,还站了一个小豆丁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就是看到了,也不会将一个小孩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他们没有看到并不表示小狼崽子不存在,他们不把小狼崽子放在眼里,并不表示小狼崽子,也不会把他们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看清对手,就贸然出手,就注定他们要吃亏……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离王爷和纪云开还有数十米,领头的那人就感觉腹中一痛,然后就发现……

    他动不了!

    “你,你们……”那人举刀看向不远处的王爷与纪云开,瞪大眼情,又低头看向自己腹部的伤,惊恐的眸子里,满是不敢置信……

    他不能理解,为何王爷与纪云开一动不动,他就死了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