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99章499栽了,喜欢是一件很难的事!

    第499章 499栽了,喜欢是一件很难的事

    萧九安的话一落下,纪云开就愣住了,定定地看着他,一时不知做何反应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

    这句话,萧九安先前也说了,但这却是她清醒状态下第一次听到,也是让纪云开感触最深的一次。

    她知道,萧九安这话并不是随便说说,他是真的会为她扛下一切,可为什么是现在?

    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呢?

    如果她刚嫁进燕北王府的时,萧九安跟她说这句话,她一定会对萧九安死心踏地,无关爱情,只为他这一份真诚相待,可现在?

    她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是不感动,只是意难平。

    可想想又觉得不对,她当时一心想要离开燕北王府,也不曾对萧九安以诚相待,萧九安又怎么可能以诚待她?他们两人的开始很不愉快,甚至矛盾重重,能走到今天这一步还真是奇迹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如何接话,就这么傻傻地看着萧九安,萧九安也不开口,目光平静地看着纪云开,眼中隐有一丝不解,不解纪云开为什么突然发呆?

    片刻后,纪云开率先移开眼,轻声问道:“王爷派人去试探了纪馨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呆子,她要跟他使小性子,玩你猜你猜你猜猜的把戏,只会把自己气死,因为萧九安永远都不可能猜到她在想什么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当然,她也不会跟他使小性子,有事她能问的就直接问,不能问或者不想问的,那就不问。依萧九安的性格,能回答他的,就一定会回答,而不能回答的她也不会问。

    “嗯,你猜的没有错,就是她。”提起正事,萧九安明显自然多了,“放心,本王会解决她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吧?能控制百兽的人,身边怎么也不可能没有防身的宝贝。”纪云开一听,就知道昨天的刺杀失败了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纪馨要是那么容易的就死了,也对不起她的能力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的纪馨,可不是什么小姑娘,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杀了。

    “她的能力让人忌惮,得不到她的人,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她。”比如皇上,又比如北辰天阙,甚至南瑾昭也不会让她活着。

    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寒光,又道:“她的秘密被人知晓后,只有两条路可以选,死或者成为杀人工具。”纪馨确实很强,可凭她的能力还不足已自保,她想要活下来,就只能成为某方势力的杀人工具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这也就是她为什么,非要萧九安去试探纪馨的原因。

    只要让人知道,纪馨能控制百兽,那些人就不会放过纪馨,纪馨也将永无宁日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算她弄不死纪馨,也能让纪馨没空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会让她活着。”就凭她一次两次算计纪云开,他就不会放过纪馨。

    连他萧九安的人都敢动,纪馨的胆子不是一般的肥,他会叫纪馨,还有那些隐在暗处,试图对纪云开对手的人看明白,碰他萧九安的女人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纪云开轻轻点头,沉默片刻后,说道:“我的能力……会被人盯上吗?”

    她和纪馨一样,拥有常人没有的能力,可却没有自保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有本王在,就是被人盯上又如何?谁敢动你。”他萧九安的王妃,可不是纪馨那个没人护着的女人,他不会让任何人动纪云开,南瑾昭也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明剑易躲,暗箭难防。”总好比这一次,在侍兵的重重保护下,她仍旧受伤了不是?

    不过,这种伤还真是没法躲,以有心算无心,她怎么躲?

    “只要足够强大,就没有人敢使暗箭。”如果伤害纪云开的后果很严重,还有人敢对纪云开动手吗?

    “有道理,看样子惹上我的人,会很倒霉。”莫名的,纪云开心情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纪馨是无知者无畏,一般人也不敢动她,毕竟她身后不仅有一个燕北王府,还有一个天医谷,甚至还有凤家大公子的交情,伤了她就等于同时得罪这几人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萧九安理所当然的说道,见纪云开面露倦色,萧九安起身道:“你好好休息,本王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轻轻一笑,配上她红肿的眼睛,很丑,可是萧九安却莫名的觉得舒心,离去前,甚至拍了拍她的头:“什么都不要想,有本王在,天塌下来也会给你顶着。”

    “天塌不下来,王爷你想太多了。”许是心情好,眼睛上的灼痛也不那么叫人难受了,纪云开甚至有心情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萧九安一顿,不知如何回答,手也压在纪云开的头顶上,没有收回来。

    难得看萧九安吃瘪,纪云开的心情更好了,先前那一点失落与伤怀一扫而空,她伸手抓下萧九安的手,说道:“王爷去忙吧,我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有南瑾昭在,她自己的异能也没有耗空,现在又有萧九安寻来的药,她不会再痛到失去理智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本王走了。”手腕被纪云开握住的那一刻,萧九安差点把纪云开挥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是用来杀人的,他不习惯被人握住,但要是那个人是纪云开,他可以考虑忍一忍,毕竟是要过一辈子的女人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目送萧九安离开,眉眼平和,可是……

    待到萧九安一走出去,纪云开的脸就变得扭曲狰狞,她急急的伸出手,覆在自己的眼睛上,借此缓解眼睛上的灼痛。

    她知道,人痛狠了的样子很丑,她知道,萧九安昨晚已经见到了她的丑态,然而她今天就是不想,不想让萧九安看到她的丑态,不想让萧九安看到她因为疼痛,而扭曲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感觉自己要栽了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捂着眼睛,看着手中手中的药瓶,纪云开扬起一抹苦涩的笑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这个人是萧九安?

    被迫绑着和萧九安一辈子,和喜欢上萧九安,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。

    只要她愿意,和萧九安过一辈子,并不是什么难事,可是喜欢上他,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真挖坑埋自己。”纪云开闭上眼,另一只手紧紧地握着药瓶,无声叹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