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97章497求药,只能活在黑暗中!

    第497章 497求药,只能活在黑暗中

    现在的墨七惜是有着暗夜帝王之称的男人,他当然不需要萧九安的照顾,但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,萧九安主动上门求人,他要是轻易放过萧九安,那不是亏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做消息买卖生意的,我不绑人。”墨七惜很认真的,跟萧九安讨价还价,希望萧九安能多一点血。

    “买消息的银子本王照出,日后,我帮你一次忙。”连‘本王’的自称都说了出来,可见萧九安有多不高兴:“本王只给你一刻钟的时间,超过了时辰,本王就砸了你的棺材铺子。”

    暗夜帝王的名声虽大,可也就是一个只能活在黑暗中、不能见人的人,就算墨七惜拥有四国最强的情报机构,但却无法行走在阳光下,他只能活在黑暗中,不能让人见到他的真容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也许私产遍地,也许财富惊人,但却都不能展现在人前,至少萧九安就不知道,除了那间棺材铺子外,墨七惜还有什么产业。

    “你的要求很高,你知道吗?”墨七惜仍旧没有应下,十分有耐心的跟萧九安继续谈判。

    “已经过了一柱香的时间,你看着办。”萧九安却没那个耐心陪墨七惜耗着,说完转身就走,根本不跟墨七惜谈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是强买强卖。”墨七惜追了出去,可屋外已没有萧九安的身影。

    墨七惜不由得摇头,银眸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笑:“走得还真快,看样子他那个小王妃快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草屋,重新回到棺材铺子,萧九安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,走出狭长的小巷,回到燕北王府,而此时离半个时辰,还差一盏花的功夫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回王府,侍卫就上前来报:“王爷,凤祁公子来了,正在王妃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他们原是不准凤祁公子进去的,奈何实力没人强力,凤祁和费小柴一路打了进去,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脸却黑了三分,侍卫悄悄地缩了缩脖子,拉开与萧九安之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明显,王爷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”萧九安走得又快又急,眨眼的功夫就来到寒水堂,来到他和纪云开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萧九安推门而入,就看到睡得安详的纪云开,和守在一旁的费小柴,而凤祁并不在屋内。

    萧九安还未踏入房内,就见费小柴猛地跳了起来,指着他的鼻子低声责骂:“你不知道轻点吗?小师妹刚刚才睡着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脚步一顿,冷冷地看了费小柴一眼,没有说话,径直绕过他,走到床边,见纪云开睡得香甜,转身,压低声音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纪云开的眼睛仍旧是红肿的,可人却能睡着,可见并不是毒解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给小师妹施了针,让小师妹可以好好休息一下。”费小柴压低声音说道,见纪云开眉头动了动,好似要惊醒一般,连忙拉了拉萧九安的衣服,提醒他先出去:“老大说小师妹熟睡的时间很短,一旦吵醒就无法再入睡,千万不能吵醒她,我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这个时候,费小柴敢对萧九安“动手动脚”,也敢指挥萧九安,平时他可没有这个胆子。

    就萧九安那一身煞气,就能把人逼退百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也难得好脾气,没有把费小柴拍飞出去,而是随他一同往外走。

    费小柴走在后面,轻轻地将门关上,仍旧压低声音道:“老大在药房,你想问什么就去找老大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凤祁,本王要见他。”萧九安自然不可能纡尊降贵的去药房找凤祁,好吧,他是绝不会承认,他不能进药房的。

    当初招揽诸葛小大夫时,他就给了诸葛小大夫足够的特权,那间药房就是其中之一,没有诸葛小大夫的允许,就是他也不能踏入。

    他这人虽然不讲理,但承诺了的事一定会做到。

    “我老大和诸葛大夫正在配药,没时间出来。”费小柴不高兴的撇撇嘴,就是不去叫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扫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抬手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身白衣,如玉潇洒的凤祁脚步匆匆的来到花堂,他虽面色凝重却仍旧给人温暖的感觉,让人觉得只要有他在,就没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事情做到一半被人打断,凤祁面上却没有一丝不悦,甚至被要求来见萧九安,也没有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人,极少会因这些俗事而不满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的毒,你可能解?”萧九安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何毒,暂时不能解。”凤祁摇头,回答的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为是赤火虫?”如果不是,那是什么?

    凤祁仍旧是摇头:“不确定,毒民的外形与赤火虫相似,但毒性不同。”他对南疆的毒虫并不了解,需要花些时间,才能查出毒性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很快就会来,稍后让他配合你。”萧九安不给凤祁和南瑾昭说不的机会,直接让两人合作,凤祁当然没有意见,但是南瑾昭那里却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凤祁听到萧九安的话,大胆猜测:“王爷你要出去?”

    萧九安不在,就算南瑾昭来了,也不一定会配合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知道药门有一种药,能压制毒性,缓解疼痛,当初他就是靠着那药撑下来的。

    他不能确定凤祁能不能解纪云开身上的毒,也不能肯定南瑾昭能一直帮纪云开减轻痛楚,保险起见,他决定亲自去一趟药门分宗,给纪云开求药。

    是的,求药!

    当初他中毒,萧少戎直接下令,让亲卫围了药门分宗,逼得分宗的人不得不把药给他,也让药门分宗的人把他恨上了。

    幸亏分宗的人还不知诸葛小大夫在他这里,不然一定会让人把诸葛小大夫带走。

    药门分宗的人对他虽不至于恨之入骨,但绝对不想见到他,更不可能轻易把药给他。是以,他这次必须亲自上门,给药门分宗的人解释清上次的事,才好求药……

    求人,求药,都是求,为了纪云开,他萧九安一天之内,连续求了两次人,还真是叫人不爽!

    可再不爽萧九安也只能认了,谁叫这是他心甘情愿的,又没有人逼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