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73章 1173不对劲的地方!

    纪馨治理国家的本事没有,但在耍心计方面,她却是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萧少戎几人要见小太子长泽,她会用药物将小长泽装扮一翻,将他们见到人却认不出来,但是……

    面对纪云开和王爷,纪馨却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纪云开和王爷一出现在皇城,小长泽就哭闹个不停,天知道这对亲生母子之间,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感应,万一小长泽一见到纪云开,就亲近纪云开呢?

    又或者,哪怕是隔着重重伪装,纪云开也认出了小长泽呢?

    她冒不起这个险,冒不起失去小长泽的风险。

    纪馨压根就没有想过,要让纪云开和王爷见到真正的小长泽。

    整座皇宫,除了纪大人外,所有人的都是她的人,她让人抱一个小孩来,说那就是太子长泽,宫里的人谁会反驳?谁敢反驳?

    更不用提,宫里真正见过小长泽的人,都在那座宫殿里,这会正好纪大人一样出不来,他们就是想要作证,也没有那个能耐。

    纪馨早就防着这一天,她背着纪大人,悄悄在宫里养了两个孩子,这两个孩子年纪与小长泽一般大,但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跟她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很快,宫女就奉纪馨的命令,把其中一个孩子抱出来了,那孩子一出现,纪云开和王爷就看到了,不得不说,他们很失望……

    这孩子,不是他们的小长泽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太子长泽?”纪云开看着宫里怀中,瑟缩的小孩子,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对?

    但看宫女恭敬小心的表情,又不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朕的儿子,纪长泽,现在你们见过了,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纪馨坐在龙椅上,并没有去抱孩子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能生孩子了,但她并不是喜欢小孩的人,她喜欢的只是小长泽,那个……

    因为意外,从天而降,落到她怀中的小孩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在战火纷飞的时候,被人丢了出来,好巧不巧就落到她的怀里,而且……

    那个孩子在她不里,居然不哭。

    被人那么丢出来,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度,险些摔死,那个孩子也没有哭,落到她手中的时候,甚至朝她笑了,嘴巴蠕动,吧唧着嘴,说不出来的可爱。

    就是那一瞬间,她的心软了,她整个人都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悄悄的带着那个孩子离开,本想寻个地方避世而居,好好的孩子养大,但她想到这个孩子的身份,终是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是纪云开和燕北王的儿子,再不济也能成为新的燕北王,如果跟着她,只能做个乡野小子,那对孩子来说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心喜欢小长泽,所以她想给小长泽最好的一切,比如这个天下!

    她那么努力,那么努力的在为小长泽争夺这个天下,为小长泽守住天启皇城,萧九安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,有什么资格指责她,说她说得不好?

    她纪馨做得再不好,也替小长泽守住了天启皇城,也护着小长泽平安生活了两年,萧九安做了什么?

    他和纪云开这对自私自利的父母,把这么小的孩子丢下,完全不管小长泽的死活,他们根本不配,不配做小长泽的父母。

    想到可爱纯真的小长泽,险些被人摔死,纪馨就心疼的不行,看纪云开和王爷的眼神,也满是仇恨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本来在看那个孩子,察觉到纪馨的眼神,不由得皱眉,低声说了一句:“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北王在看到那个孩子,不是他和纪云开的儿子后,就一直注意着纪云开的表情,生怕纪云开伤心,听到纪云开的话,忙低头寻问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说,而是拉着王爷的手,道:“这孩子不是我们的长泽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纪馨听到纪云开的话,心中一喜,刻薄的道:“纪云开,我说过……长泽是我的儿子,与你一点干系都没有,你想儿子想疯了,才会找到我儿子头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有期,纪馨女皇。”纪云开没有与纪馨纠缠,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就拉着王爷和小狼崽子的手走了。

    纪馨却不放过她,成功打发走纪云开和燕北王,叫纪馨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看着纪云开离去的背影,纪馨没有忍住,恶毒的道:“纪云开……这是报应,是你当初丢下你儿子的报应。纪云开,我诅咒你,一辈子找不到你的儿子,永生永世见不到你的儿子,纪云开……”

    纪云开听到了,但她没有回头,她一直往前走,走到听不到纪馨的声音,走到宫外,走到……京城无人的街道,走到他们自己建的安全小屋,确定四周没有纪馨的监视者,这才压低声音,对王爷道:“王爷,我说刚刚那个孩子,不是天启在子纪长泽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本王信。”不管纪云开说什么,他都信,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纪馨嘴上说,那个孩子是她的儿子,但她看那个孩子的眼神没有一丝温暖,也没有一丝爱意,那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。还有,那个被宫女抱出来,被纪馨称为天启太子纪长泽的孩子,他看纪馨的眼神也不对,那不是在看一个母亲,而是在看一个陌生人,甚至……那个孩子怕纪馨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自己是做母亲的人,她很清楚一个母亲,看自己的孩子会是什么眼神,孩子看自己的母亲,又是什么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个孩子与纪馨之间,没有一丝温情,一点也不像是母子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纪馨对太子小长泽不重视,不好还能理解,可据他们查到的消息,纪馨十分看重太子纪长泽,平时都是亲自教养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身边亲自教养的孩子,又怎么会与他的母亲如此生疏?

    一个被母亲重视的皇太子,又怎么会瑟缩在宫里的怀抱,而不主动去抱纪馨呢?

    纪馨又怎么可能,冷眼看着,不主动抱一下孩子呢?

    这种种迹象,只说明一个可能,那就是……

    那个孩子是假的!

    纪馨用一个假孩子误导他们,真正的太子纪长泽,应该还在宫里,而纪馨不想让他们见到,真正的纪长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