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72章 1172错的人从来不是他!

    王爷从来认为他有错,也不认为错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他是镇守燕北封地封疆王爷,不是帝王。

    燕北失守确实是他的错,但天启变成这个样子,与他何干?

    他这个燕北王,所要做的就是守住燕北,他没能守住燕北,是他的失职,他认怂,但旁的城池失守的锅,他绝对不会背的……

    更不用说,这世间只有终日做贼的,可没有终日防贼的。南瑾昭野心勃勃,一直伺机而动,甚至不顾后果,不顾一切的攻打四国,面对这样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天启不是把错,往他这个王爷身上推,而是应该上下一心,集结兵力与南瑾昭死战到底,但是……

    天启是怎么做的?

    天启的皇帝一心求和!

    是的,求和!

    但明知南瑾昭野心不死的情况下,明知天武皇后和南瑾昭联手,已经把天辰给灭了的情况下,还梦想南瑾昭会收手,梦想双方能和平相处。

    进城后,得知皇上当时的对策,王爷忍不住笑了……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道,他们的皇帝这么的单纯,居然会跟了一头狼求和。

    天启求和不战,为了让南瑾昭看到诚意,一退再退,南瑾昭要粮给粮,要人给人,只要南瑾昭退兵。

    天启上下天真的以为,只要他们满足南瑾昭所有的条件,南瑾昭在吃饱后,就会退兵,但他们忘了,南瑾昭不仅是一匹饿狼,还是一匹贪得无厌的饿狼。

    他曾经的地盘南疆太贫穷了,贫穷到他从来不知,天下还有像天启这般富裕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启上下的一再退让,养大了南瑾昭的胃口,也将他的**撑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野心勃勃的南瑾昭,被天启喂饱后,没有选择休战,没有选择和解,而是发起了更强更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天启的富有,天启的懦弱,加强了南瑾昭想要占有天启的决心。于是,天启悲剧了,在他们以为南瑾昭会退兵之际,在他们毫无防备之际,南瑾昭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天启以最快的速度沦陷了,而他们的皇帝……

    逃跑了!

    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。

    这话是皇室对皇帝的要求,但他们的皇帝没有做到,国未破,城还在,他们的皇帝陛下却逃走了,逃到长江以北再度称帝。

    皇上逃后,南瑾昭倒是想要一举攻向皇城,可就这个时候纪馨出现了,于是……

    天启与南疆之间,长达两年的苦战开始了。

    王爷也说不上,纪馨的出现对天启来说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纪馨的出现,延长了天启的寿命,没有让天启在两年前破国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馨的出现,将两年前本该结束的战争拉长了,致使无数百姓流离失所,饿死在自己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纪馨她这人……有本事,有野心,但可惜的是,她打仗不行,治国不行,又不信任人,于是……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天启,在她的治理下,变得满目苍夷,让人除了叹息外,再也找不到别的方式,也表达内心的遗憾与无奈。

    进宫前,王爷和纪云开就找人探听了,他们离开的这两年多,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得知这两年天启发生的种种事情,王爷只想叹息一句:上天也在帮南瑾昭,让他遇到了天启的皇帝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他的离开让南瑾昭的踏出了第一步,那么天启就真正的成就了南瑾昭。

    但令人遗憾的是……

    他回来了!

    南瑾昭的神话到此结束。

    于公于私,他萧九安都不会让南瑾昭这个疯子,得到这天下。

    作为半个旁观者,王爷看得比谁都明白,就算他看不明白,他也不会受纪馨的话影响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在乎的从来就不是天下人,天下人的死活与他何干?

    至于燕北?

    他给燕北留下了最好的一切,燕北挡不住十方世界的异能者,只能说他们还不够强。

    弱肉强者,这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法则。

    至于引来十方世界的异能者?

    王爷更不认为,这事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十方世界早就渗入四国,把四国的强者当棋子玩,没有他十方世界的人也会来,没有他四国在面对十方世界这个庞然大物时,下场会更惨。

    十方世界那些异能者,不把十方世界的低等人当人看,又怎么会把四国的人当人看?

    在十方世界那些强者眼中,他们四国的人,不过是十方世界的异能者,圈养的宠物。心情好养着,时不时逗一下,心情不好就全杀了……

    现在,十方世界与四国之间的通道毁了,十方世界的人再也无法来到四国,这对他们四国的人来说,何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至少,他们再也不用担心,十方世界的高手会杀过来了,他们能安心的过自己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些,王爷不认纪馨懂,也不打算跟纪馨说,听着纪馨泣血似的指责,王爷眼中只有嘲讽与轻蔑……

    纪馨不过是一个看不清自己处境,自以为拥有异能,就高人一等的蠢女人罢了。

    异能者真的就优于普通人吗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天启在纪馨的治理下,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纪馨又怎么会被南瑾昭,逼的只能困守皇城?

    纪馨到现在还看不出自己的不足,等待她的就只有灭亡。

    王爷无意与蠢货多交流,冷冷的看着纪馨,任由她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,直到……

    纪馨说着说着消音了,越说底气越不足了,这才冷漠的开口:“本王给你一刻钟的时间,一刻钟上后,本王没有看到小太子纪长泽,你就等着做灭国的女皇。”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纪馨骂了半天没有得到王爷的回应,心底存的那口气,已经消得差不多了,对上王爷也越发的气弱了……

    纪馨咬牙切齿的道:“燕北王,你别欺人太甚,我再怎么样也是天启的女皇。”

    “要本王给你跪下来吗?”王爷嘲讽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纪馨气极。

    “半盏茶的时间过了。”北王冷酷的提醒,眼神冰冷,没有一丝温度,看纪馨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。

    纪馨一怔,终是撑不住,咬牙切齿的道:“好……朕就如你们所愿。来人,去抱太子殿下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,要让这两人彻底的死心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