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96章496求人,暗夜帝王墨七惜!

    第496章 496求人,暗夜帝王墨七惜

    萧九安是个极骄傲的人,他极少求人,哪怕是死撑,他也不肯轻易低下头去求人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

    他知道他的性格太过偏激,也知道这么倔强不好,很多事只要他肯低头,就能轻易解决,可是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他是萧九安,要是连这点骄傲与倔强也没有了,他还是萧九安吗?

    可是,看到纪云开这么痛苦,萧九安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开口求人吗?有何难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再撑半个时辰,本王这就去把南瑾昭带回来。”萧九安用床单,把纪云开的四肢束住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萧……”纪云开恍惚听到了一句什么,想要问清楚,可是来不及了,萧九安已经走了,留下她一个人面对满室的孤寂,独自承受灼心般的痛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纪云开嘲讽的笑了一声,什么也没有说,只默默地承受一波比一波更剧烈的痛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一出门,就消失在燕北王府,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了,包括暗卫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萧九安出现在一条幽深狭长的小巷里,他缓步往前走,直到走到巷底那家卖棺材的店里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我找你们东家。”萧九安进去,在台子上敲了三长两短五声。

    埋头算账的小二,听到声音,抬起头,露出苍白的脸,阴冷地道:“找我们东家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燕北,萧九安!”萧九安干脆利落的自报家门。

    小二听罢,上下扫了他一眼,不冷不热地说道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小二完全不把萧九安放在眼里,转身就往里走,片刻后出来道:“我们东家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二继续埋头算账,萧九安也不理会他,径真往里走。

    穿过狭小的破门,里面别有洞天……

    此时已是秋未冬至,虽不至于寒风刺骨,但却是寒意深重,不穿个薄袄子外出,都会觉得凉,可就是这样的天气,棺材店后面的花园却是一片鸟语花香,在夜明珠和烛火的照映下,像是世外仙境一般,处处都透着春天的气息。

    然,萧九安却看也不看一眼,直接走到园子中间的假山处,从假山口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,又是另一番天地。

    从假山口进去后,就是一条狭长曲折的小道,这条小道弯弯折折,没人知道他到底通向哪个方位,但萧九安知道,这条路的尽头,有他要找的人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一路往前,中间有许多岔路口,但萧九安却半步不错,一路走到的尽头,来到那间小草屋前。

    屋内,坐着一个银衣银发的男子,男子眉须皆是银色,皮色极白,要不是他会动,都要以为他是一个假人。

    男子正在喝茶,扭头看了一眼萧九安,指了指对面的位置,面无表情的道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。”萧九安并没有进去,只是站在门口,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:“帮我找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求我?”银衣男子听罢,放下手中了茶杯,饶有兴趣地看着萧九安。

    他认识萧九安二十多年,从来听他开口求过人,哪怕小时候饿得两眼发绿,也不哼哼一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会开口求人帮忙,简直稀奇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便是。”萧九安冷硬的说道,不等男子多问,又道:“一刻钟后,我要看到南瑾昭在燕北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找南疆王?你并没中毒。”银衣男子扫了萧九安一眼,冷着脸地道:“莫不是你那个小王妃中毒了?为了一个女人来求我,北辰九安,你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一次,我不姓北辰,我姓萧。”萧九安冷着脸重复,却换来银衣男子不屑的冷哼:“自欺欺人,既然你姓萧,何必来求我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的银衣男子的话,而是冷着脸问:“你找还是不找?”

    “找又如何?不找又如何?”银子男子反问,同样不正面回答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找,他日我帮你一把;不找,我会告诉北辰天阙,你在这里。”萧九安不客气的威胁道,换来银衣男子不满的训斥:“你就是这么跟你兄长说话的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姓萧,与姓北辰的人没有关系,而且你确定北辰皇室会认你吗?”萧九安并没有嘲讽之意,只是平静的说出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面前这个银衣银发的男子,是有暗夜帝王之称的墨七惜,可他还有一个身份,那就是被北辰遗弃的皇子。

    墨七惜出生没有多久,就被宫人发现眉发皆为银色,甚至生气的时候双眼也会变成银色,看着像是怪物一样,而皇室是不能有怪物的,所以他被北辰皇室遗弃了。

    那时,萧九安的母亲刚生萧九安没有多久,在北辰皇帝心中还有那么一点地位,得知这个刚出生的皇子,要被秘密处死,善心大发,悄悄将人救了下来,秘密抚养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生母是个美丽却又天真的女人,有着近乎愚蠢的善良,她会救下这个孩子连亲生母亲都不管的孩子,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,只是……

    那个愚蠢又善良的女人,并没有能力保护他,甚至她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,没多久她和两个孩子,就像是丧家之犬一样,被人赶出北辰,一路被人追杀,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同时也因她的愚蠢,害死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过去了,现在他们两人都活着。

    听到萧九安的话,墨七惜也没有生气,而是笑着道:“我不需要北辰的承认,也是你的哥哥,你母亲死之前可是要你好好照顾我这个哥哥,听我这个哥哥的话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萧九安的母亲,愚蠢到极致,哪怕是死也不忘坑自己的儿子一把,好在萧九安不是他母亲,不然他绝活不到今天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你,需要我照顾吗?”萧九安不是他的母亲,他不会蠢的把所有人,都当成自己的责任,背负在身上。

    他受够了他母亲的愚蠢与天真,他绝不会像他母亲一样,天真而愚蠢的活着,最终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,只为自己而活,为自己在乎的人而活!

    九爷说:写新人物,花了一点时间,今天就到这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