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1章261现场,我脑子好使!

    第261章 261现场,我脑子好使

    纪云开今天扮演的是弱者,即便是占了先机,也不能咄咄逼人,更不能主动出招,只能等天武公主出招,然后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也很清楚今天是她的主场,纪云开人来了,她也就不客气,让皇上允许她把证人带上来了。

    一共五人,全是天启的百姓,那天正好在大街上,正好撞见了纪云开与天武公主起冲突。

    五人的口供相差无几,皆是说纪云开与天武公主迎面走来,纪云开提前避让了,但天武公主想要见纪云开,便下令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派人去请纪云开下车一叙,可请了几次,纪云开也不肯下马车,没有办法,天武公主便只能亲自来请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双方说了什么,燕北王府的人就拔刀,天武公主的人也不甘示弱,双方一言不合便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燕北王府的人少,刚交手没有多久,燕北王府的人就招架不住了,接着就听到燕北王府侍女,不断的放话,挑起街上百姓对天武的怒火。

    在燕北王府的煽动下,街上的百姓也加入了混战,甚至将天武公主的马车给掀翻了,还有人从二楼倒了一桶泔水下来,淋在天武公主身上。

    五人皆是普通百姓,都是初次面圣,说话结结巴巴,有些颠三倒四,但并没有什么破绽,所陈述的事情也和当日相差无几,至少在静王看来是如此。

    五人说完,便退至一旁,等皇上问话,可皇上却一句也没有问,直接问纪云开:“燕北王妃,你可有话要问?”

    “有!”纪云开知道,这虽是天启,但无论是皇帝还是在场的文武大臣,都不会帮她。

    相比她,天武公主带给天启的利益更大,如果她稍稍低头,能换来天武公主的让步,想必皇上和文武大臣都愿意。

    毕竟,天武公主已经退让了,虽说把事件上升到国与国的高度,可却只找她一个人麻烦,并没有找天启的麻烦,是人都知道怎么选。

    不过,皇上虽不会帮纪云开,但也不会偏偏帮天武公主,这对纪云开来说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身体弱得跟纸片人似的,声音小不说,且说一句话都要喘三喘,是以她一开口众人都安静下来了,以免听不清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当时站在哪里?”纪云开一开口,就是同时问这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草民,草民当时站在田记的铺子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就在街边卖水果。”

    “草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左到右,五人一一回答纪云开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前后左右各有什么人?”纪云开又问,声音弱弱地,听着像是没有底气一般。

    “草民前面是一个七尺大汉,左边是个妇人,右边,右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草民前面是一对兄弟,右边,右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当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你们前面的人,当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当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?”

    “我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的?”

    “我带了多少个侍卫?马车停在哪个位置?马车旁站了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天武公主……”

    纪云开越问越细致,越问越明确,刚开始五人还能勉强作答,到后面就只听到纪云开的问话声,五人一脸通红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勉强憋出一两句,也只听到纪云开一连串的不对,不对,不对……

    天武公主一直忍,忍得心肝肺都疼了,见纪云开问了一连串五个证人,回答不出来的问题,天武公主终于忍不住了,反问:“你问这么多,你自己知道答案吗?”

    “公主放心,我问的问题,我肯定知道答案。”因萧九安提醒,她回去后仔细回想了那天发生的事,除了些许特别细小的小节,纪云开几乎能全盘复原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到是说说看,你刚刚问的问题,答案是什么?”天武公主压根不信,只当纪云开在说大话。

    当时场面有多混乱你知道吗?那样的情况下,怎么可能问得清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听好了。”纪云开的声音依旧很虚弱,可却好似有一股力量,让人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声音走。

    纪云开素手一指,指着左边那人道:“他当时穿着一件蓝布衣,脚上是一双半旧不新的草鞋,站在田记糕点铺西北角,手上拿了一条扁担,扁担上面缠了两条粗绳,他前面站着一个七尺大汉没有错,左边却是一对母子,那对母子在打斗一发生就离开了,他右边站的一个老汉,那老汉见到有人打架,也顺着墙角跑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和老人,遇到这种事自然是第一时间离开,这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又指向第二人:“这人挑着两框李子在卖,李子并没有放下来,而是一直担在肩膀上,打斗发生时,他担着李子第一时间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的语速很慢,声音很弱,皇上离得远,根本听不清,只能让太监站在她身边记录。

    纪云开指着五个人,一一复原他们当时所的位置,当时的境况,和他们前面的人,这些话无一不证明,这五人根本不可能看清楚前方发生了什么,他们先前所言不过是道听途说。

    说完后,又开始详细描述双方在街上的位置,天武公主的穿着,天武侍卫的站位,甚至谁什么时候出手,她都一一说得清清楚楚,连细节都不曾放过。

    纪云开闭着眼睛,不停地说着,声音越来越稳,身体却晃动的越来越厉害,扶着椅子的指节泛白,搀扶她的太监满头大汗,双腿发抖,可见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可是,在场的人却舍不得打断,尤其是静王,他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,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太,太可怕了!

    纪云开太可怕了,当时那么混乱,纪云开是怎么记住的?

    这是过目不忘吗?

    她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?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?

    一众大臣见静王这样,就知纪云开所说十有八九是真的,一时间看纪云开的眼神也变了,一个个又是佩服又是羡慕,其中又以纪帝师为最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,他养了十八年的女儿,居然有这样的本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