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60章260召见,王爷不在家!

    第260章 260召见,王爷不在家

    皇上召见,除非你病得要死了,不然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,就得爬也要爬进宫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萧九安在的话,自然另当别论,可偏偏倒霉的是,萧九安今天不在王府。

    不仅萧九安不在王府,就连管事也伤得爬不起来,整个王府根本没有一个顶事的人,只有纪云开自己。

    皇上召见,是去还是不去呢?

    如果可以,纪云开自然是想不去的,可是传旨的太监说了,满朝文武大臣都在等纪云开一个,纪云开就是不去也得去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大臣?

    纪云开愣了一跳,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,听传旨的太监说完,才知是天武公主发难了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不知从哪找来了几个目击证人,说是可以证明,当日是纪云开主动挑衅闹事,不顾两国邦交,挑衅百姓羞辱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手上的握有有力的证据,自然是不依不饶,直接要与纪云开当殿说清此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事也不能怪天武公主,先前天武公主一直请求皇上宣纪云开进宫,把京安大街上发生的事理清,可皇上却以纪云开重病无法起床为由一拖再拖,直接拖到天武公主的毒好了,也不见纪云开进宫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当即就怒了,直接将这件事升级到两国邦交,要求天启今天必须给他们天武一个交待,不然她即刻回天武,天启与天武的联盟也就此中止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回不回天武,天启的人并不在乎,但联盟中止的后果,天启人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天启虽强,但却没有强到能不受人辖制的地步,是以天启皇帝再不甘愿也只能退让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情况下,不管纪云开愿不愿意,高不高兴,她除了如天武公主的愿,随太监进宫外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身体不适,让人抬我上殿,想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吧?”进宫不可改变,但纪云开也不会忘记给自己争取一点福利。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,真要自己走上殿,指不定连话都说不了,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示人以弱,但也不爱逞强,能享受何必要咬牙受苦?

    逞强这种事,要是没有人看到,那她不是白白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说了,王妃身子不适,一切以王妃的身体为主。”太医天天来诊,皇上哪里不知纪云开是真病还是假病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们便走吧。”纪云开也不换衣服了,直接让人准备马车,当然,软轿也带上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并不高调,但也不低调,想到萧九安的提醒,知道北辰的大皇子可极能在京城,纪云开把府中能带走的侍卫全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小命要紧,她说什么也不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马车抵达到宫门口,禀报过皇上后,便有禁军过来抬软轿,将纪云开抬至大殿上。

    满朝大臣在大殿上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,见纪云开坐着软轿过来,那些个刚正迂腐的大人们便面露不悦,认为纪云开矫揉造作,故意拿架子,可是……

    禁军放下软轿,看到纪云开惨白的脸,有气无力的靠在软轿上,众人就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听说了燕北王妃病重一事,可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病罢了,哪知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这没几日可活了吧?

    “臣妇身体不适,以至御前失仪,还请皇上原谅。”纪云开靠在软轿上,眼睛要睁不睁,一副萎靡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副要死不死,要活又活不了的样子,绝不是能装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瞬间,众人看天武公主的眼神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都病成这个样子,天武公主却执意要人上殿,是不是太过分了?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你弱你有理的世界,世人总是天然的同情弱者,和趾高气扬的天武公主相比,虚弱得快要死掉的纪云开,无疑就是弱者。

    天武公主见纪云开一副随时都要断气的样子,也是惊了一跳,心中暗自后悔太急切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纪云开是真病了,却没有想到病得这么重,且这么多天过去了,怎么一点也没有好转?

    可事已至此,她已无路可退,要是退了,下次再拿此事找纪云开的麻烦,就会失了底气,且她今天就是退了,天启的人也不会说她善良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还不如直接狠一点,把纪云开逼死算了。

    人死如灯灭,时间一久,还有谁会记得纪云开?

    纪云开病成这样,又不是自愿进宫的,皇上就算再厌恶她,这个时候也不会怪罪她,且当着文武百官和天武公主的面,他还要给燕北王面子。

    皇上不仅免了纪云开的礼,还让人抬来一把椅子,好让纪云开坐下。

    在大殿上,能坐下的只有皇上,就连天武公主也是站着的,可纪云开这副样子根本站不起来,皇上就算再讲规矩,也不能不通人情。

    只是,皇上给面子,纪云开却不能顺杆爬:“不,不可。臣妇能站,皇上只要让人扶着巨妇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虚弱到连站也站不住的地步,可她现在天然是弱者,不装一下哪对得起这几天的辛苦。

    且,这个时候逞强站着,只会让人更同情她。

    虽说在场众人会因她弱而同情她,可她要是不懂得把握机会,仗着弱而挥霍旁人的同情的心,就会变得可厌。

    人性就是如此复杂,稍有不注意,优势也会变弱势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明君,皇上自然不会同意,人后他如何恶劣都行,可人前却要表现出明君的风范,皇上不容拒绝的让人抬了一把椅子来,摆在一侧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很想坐的,她现在这个样子站久了真得很累,可想到全场除了皇上就只有她能坐,旁人定会拒绝,便死死忍住,执意要站着。

    后来,实在拗不过皇上,便扶着椅子站着,再由两个太监搀扶她,如此一来,纪云开即使没有坐下,也不需要费力。

    这下,除了天武公主大家都满意了,群臣看纪云开的眼神也越发的和善了。

    没有恃病而娇,讲规矩,不错不错!

    而天武公主不满是正常的,站在她的立场,她自然是希望纪云开坐下,甚至纪云开越是骄纵越好,可偏偏纪云开不上当,以至于事情还未开始,就让纪云开抢占了先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