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71章 1171你才是最大的罪人!

    在纪馨眼中,失去异能,失去寂灭能力的燕北王,就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,根本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至少纪馨不认为,她需要把这样的燕北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连得到十方世界相助,同样拥有异能的南疆王南瑾昭都不放在眼里,她会怕一个没有异能的普通人?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“纪馨女皇……你就真有那个自信,凭外面那几只野兽,凭你宫中那几个不成气候的侍卫,就能拦得住本王?”王爷自进来后就没有开口,在他看来,纪馨还不够让他开口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馨张狂傲慢,对纪云开半点不敬的态度,着实惹怒了他。

    他舍不得让纪云开受一丝委屈,纪馨算个什么东西,也敢纪云开面前摆架子,简直是找死!

    但纪馨高兴不到三秒,就听到燕北王嘲讽的道:“纪馨女皇,本王给你一次机会,把太子长泽抱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进宫后没有任何动作,不是顾忌纪馨,也不是顾忌她的兽军,他在乎的从此至终,都只有那个被纪馨封为太子,名为长泽的小皇子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意外,被纪馨养在宫中的小太子,很有可能就是他和纪云开的孩子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孩子,他和纪云开才会投鼠忌器,不敢乱来。就怕纪馨恼羞成怒下,伤害他们的孩子,或者拿他们的孩子来威胁他。

    这是他和纪云开不愿意看到的……

    哪怕,被纪馨封为太子的纪长泽,不是他和纪云开的孩子,他们也不想做任何,可能会伤到一个无辜孩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丢失了自己的孩子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孩子对父母来说,有多么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如若,朕不抱呢?”纪馨被王爷的气势一压,顿时怒了,连“朕”的自称都喊了出来,可见她是真的气到了。

    也能看出纪馨对小长泽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你若拒绝,今日,南疆王的大军便会破城而入,你会成为天启末代帝王。”王爷云淡风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叛国!”纪馨气怒,双手紧紧握着龙椅,只有这样,她才能克制住心中的震惊与不安。

    燕北王的本事她是知道的,更不用提还有隐藏在暗处的燕北军余孽,如若燕北王选择与南疆人合作,她就完了。

    她完了,她想要拥有的一切,她还能护得住吗?

    “叛国?这个罪名太重了,本王背不起。本王忠于的是天启皇室,你算什么?本王卖了你,也能叫你叛国?纪馨,本王叫你一句女皇,你就真当自己是女皇了?谁承认了?”王爷嘲讽的看着纪馨,在纪馨发飙前,又道:“纪馨女皇,你坐在宫里,难道就没有出去看一看你统治下的国家,到底是个什么样吗?你手底下的那些爪牙,就没有告诉你,你统治下的百姓,都过得一些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纪馨女皇,本王今天给你上一堂课……帝王不是那么好当的,帝王也不是坐在这个位置,自称为皇就是帝王。帝王不仅仅要对你屁股底下那把椅子负责,还要对朝臣负责,最主要的是对你统治下的百姓负责。不要你这个帝王,保他们丰衣足食,衣食无忧,但你好歹要让你统治下的百姓,能活得像个人,能像人一样生存。可是……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纪馨女皇,本王不知道你有没有出宫,去看看京城的百姓过得是什么日子,有没有走出京城,去看一看外面的百姓过得是什么日子,但本王相信,你即使没有走出去,也应该知道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你守在你的宫殿里,做着你的女皇,锦衣华服,享受世界最好的一切,却不故你统治下的百姓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“纪馨女皇,你真觉得……你这女皇能一直做下去吗?没有百姓为你种田,没有百姓为你提供税赋,你这偌大的国家,你这偌大的宫廷,还能正常的运行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纪馨女皇,你真得……太天真了。当皇帝,不是坐在那个位置上,没有人反对就行了的。你得担起皇帝的责任,你得将天下万民一肩挑。可是……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纪馨女皇,你根本不配做皇帝,你这个皇位不过是一场儿戏,根本没有人当真。”

    王爷不说则已,一说便是字字如针,第一句都嘲讽意味十足,看纪馨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小丑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王爷眼中,纪馨和小丑无异,纪馨这个所谓的女皇,也与小丑无异。

    不需要南瑾昭出兵,就凭纪馨那稚嫩的,不成熟的帝王手段,她的女皇之位也坐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王爷的指责,让纪馨异常难堪,有那么一瞬间,她险些从龙椅上跌了下来,但她最终还是挺住了,她挺着背脊,无畏的迎上王爷轻蔑的视线,说道:“朕怎么不配做皇帝了?朕怎么儿戏了?朕守住了天启皇城,朕为天启的百姓,抵达住了南疆的进攻,朕为天启争取到了两年的时间,朕……做得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在指责朕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做了什么。你的离开,异致燕北王灭亡,把南疆这条恶龙放了出来。燕北王,你在指责朕的时候,你是不是忘了反省你自己的行为?真要有错,真有有罪,也是你燕北王萧九安。是你引来十方世界的异能者,是你害得燕北灭亡,燕北三十万大军横死,燕北近百万百姓惨姓。是你……是你害得天启生灵涂炭,害得天启百姓民不聊生。是你,你才是天启的罪人……这样的你,有什么资格指责我?指责我这个力挽狂澜,阻止天启灭亡的功臣?”

    纪馨不愧为是做了两年女皇的人,心志比之先前坚韧了许多,她不仅没有受王爷的言语影响,反倒第一时间反击了回去,字字如刀,句句如剑,专挑王爷的痛脚踩,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王爷身上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是那么容易,就能被纪馨左右情绪的人?

    和王爷相比,纪馨还嫩的很,先不说纪馨这些话,王爷不止第一次听,就算是第一次,王爷也不会动摇,因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