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94章494非毒,只能摘除眼球!

    第494章 494非毒,只能摘除眼球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以为自己诊错了,又诊了一遍,可得出来的仍是这个结果,一时间诸葛小大夫也不知该怎么办了,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医术太差了,所以诊不出王妃是中了毒?

    就在诸葛小大夫自我否定,自我怀疑时,纪云开开口了:“你不必受我影响,只管说你的诊断结果和医治的方法就行了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诸葛小大夫迟疑片刻,说道:“王妃,我诊不出你中了什么毒,我更倾向于你是被什么灼烧了眼睛,你只有眼睛处受了伤,别的地方都是好的,如果是我治的话,我建议是摘除眼球。”

    没有中毒,无法配药,眼睛处的伤太严重了,光清洗不行,且伤口不断的扩散,最佳的办法只能摘除眼球,彻底斩断伤处与身体的连接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摘除了眼球,我会怎么样?”纪云开也给自己诊过,她的诊断和诸葛小大夫一样,她似乎没有中毒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经验告诉她,如果不是中毒,只是碰到了会严重灼烧皮肤的毒液,那么她的眼睛会在第一时间彻底坏死,而无法坚持到现在,所以她仍旧存着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虽说毁了一只眼睛,她仍旧可以视物,可以活下去,但她会活得很艰辛,不到最后一刻,她不想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想不出别的医治办法。”他当然知道,王妃在王府本就处境艰难,要是毁了一只眼睛,怕是在王府没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有些话心里明白就好,不需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又道:“你可知,我的眼球现在还是好的?你确定要将完好的它摘下来吗?”要不是这样,她也不会心存期待,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诸葛小大夫迟疑了。

    他刚刚仔细检查过,当然知道王妃的眼球现在还是好好的,这个时候摘除,似乎是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要是不摘除,你会一直痛下去,且伤处还会扩散。”王妃眼球处的温度很高,虽不会烧伤人,但只要一碰,就会忍不住缩回手。

    那温度,不是常人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我能坚持,你先想办法查清我的病情。”她当然知道,要是不把眼球摘除,她会一直痛,痛到她承受不住为止,可她宁可承受灼心的痛,也不想在眼球完好的时候,把它摘下去。

    哪怕有一丝希望,她也不想放弃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纪云开暗暗吸了口气,压下呼之欲出的痛呼声,艰难的道:“王爷,能麻烦你,把那只赤火虫给诸葛大夫看看吗?”

    从伤处找不出原因,就从毒虫下手好了,如果实在没有办法,她会做出最有利自己的决定的。

    “咬伤王妃的毒虫还在?那真是太好了。”诸葛小大夫听罢,眼前一亮:“有毒虫在,也许能找到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实在是太痛了,她这时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不然她会亲自去查看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虽心急研究毒虫,可却没有忘记纪云开:“王妃,要不我先给你开一剂止痛的药?”

    王妃虽然没有呼痛,可看她满头大汗,静筋凸起的样子,就知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不用,在没有查清楚前,先不要用药。”南疆的毒虫有什么特性,他们半点不知,贸然用药,万一越来越严重怎么办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诸葛小大夫知道纪云开说得对,可看到纪云开痛的痉挛,实在不忍。

    “我受得住。”她都受了这么久了,且只要熬过今天,她明天又有异能了,到时候还能缓解一二。

    “好吧,王妃,你等我,我一定会尽快查清原因。”诸葛小大夫不再耽搁,提着药箱飞快的往外跑。

    萧九安并没有离开,而是让人把毒虫给诸葛小大夫,好方便他研究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走后,萧九安再次坐在纪云开身旁,继续擦汗的动作,动作仍旧仔细、轻柔,神情依旧认真、肃穆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祭祀,看得纪云开忍禁不止,可现在她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异能压制,眼球处的温度越来越高,好似要把她的眼睛灼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纪云开实在压抑不住,疼得直喘粗气,双手死死的扯着床单,很快床单上就出现了血迹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指甲剪的很平,这不是指甲隔着床单刺破手心流出来的血,而是生生握着床单,疼出来的血。

    萧九安第一时间发现,他紧紧握住纪云开手,不让她伤害自己:“痛就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终于,纪云开控制不住的痛呼了出来,可声音却是低低的:“好痛,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九安,我的眼睛……好痛。”  一声呼痛后,纪云开再也忍不住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要不是萧九安握住了她的双手,她怕是会忍不住,将自己的左眼抠出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。”萧九安没有说无意义的安慰的话,他只是紧紧握着纪云开的手,不让纪云开自残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松手,松手!”纪云开拼命的挣扎,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想要把灼痛的左眼抠出来,想要结束这痛苦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本王不会松手,一辈子都不松手。”萧九安一个用力,将纪云开拉到自己的怀里,紧紧的禁锢她,不让她乱动:“纪云开,忍住。”

    “痛……”萧九安抱得很紧,紧到她的骨头都生痛,可也就是这份痛,分散了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痛就叫出来,本王不笑你。”萧九安似乎也发现了,再次加重力道,抱紧纪云开。

    身体上的痛和眼睛上的痛同时袭来,让纪云开有片刻清醒:“你,你打晕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,你很快就会痛醒。”他很清楚,当人痛到极致时根本无法晕过去,因为一晕过去就会被痛醒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相信本王,不管多么难承受的痛楚,最终都会过去的。”当年,他就是凭借这股信念,熬过了地狱般的童年。

    他始终相信,不管多痛他萧九安都能熬过去,而只要他熬过去了,他就能找那些叫痛楚,加诸在他身上的人算账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