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70章 1170你们斗不过我!

    父亲,我与纪云开为敌呢?你也选择站在我这边吗?

    如果是之前,没有发现纪馨的野心和想法,纪大人也许还会犹豫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为了小长泽,纪大人连想都不曾想,就道:“我选择,站在把长泽当成自己儿子的你这边。”

    纪大人知道纪馨缺少安全感,对人缺少信任,如果他毫不犹豫,没有任何条件的,选择站在纪馨这一边,纪馨一定会怀疑他的动机,但他加上了一个条件,纪馨就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父女这么多年,在纪云开失踪后,父女二人又彼此防备、试探的相处了两年,纪大人对纪馨足够了解,同样纪馨对纪大人也足够了解,她也知道长泽就是纪大人命脉。

    在长泽没有出现前,在纪大人心中,最重要的人也许是纪云开,但长泽出现后,长泽就成功的取代了纪云开的位置,成为了纪大人心中,最重要的那个人,是以……

    听到纪大人的话,纪馨的脸色好转了许多,一脸轻松的道:“我就知道,父亲你不会无视我的付出,长泽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长泽的好,我看在眼里,我相信长泽也是明白的,你看今天晚上,谁哄长泽他都哭,只有到了你手上,他才安静下来。小孩子最是敏感,大人对他是好意还是恶意,他心里比谁都明白,你对长泽的好,长泽也是明白的。”纪大人一脸欣慰的说道,但只有他知道,他的内心深处是悲哀的……

    纪馨没有得到她想要的,也没有真的把他当成父亲;同样,他也没有真的把纪馨,当成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纪馨曾质问他,血缘真的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他当时没有回答,因为他也不知道,但现在他有了答案,但他却不能回答……

    血缘,真的很重要。如果他和纪馨是真的父女,根本不会有这样的试探,也不会彼此防备,彼此不信任。

    也许,纪馨心里也明白,但她不想承认,更不想面对。

    “父亲你放心,长泽会是我唯一的孩子,今后,我所有的一切都由他继承。”说起长泽,纪馨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一些。

    越是防备心重的人,越是不信任人的,对孩子越是没有防备,因为孩子是最纯的天使,他们不会伪装,他们的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。

    纪馨可以肯定,长泽是喜欢她的,是信任的,也真正的把她当母亲。

    从纪大人这里得到肯定的答复,纪馨心里稍稍安心了几分,跟纪大人说了几句,怎么照顾长泽的事,纪馨就走了。

    纪大人不知,纪馨一出殿门,就命令侍卫守住宫殿,不许任何人进出,同时给她的兽军下令,死守宫殿不许任何人进出。

    她还是怕……怕纪大人把长泽抱出去,投靠纪云开和燕北王。

    她是真心把长泽当成自己的孩子,唯一的孩子,但她终归不是长泽的母亲,她怕……

    “血缘果然很重要。”交待完一切,纪馨看着城门的方向,无声的苦笑。

    先前,她觉得血缘没有什么,甚至不在乎长泽不是她的孩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的出现提醒了她,她不过是一个小偷,她偷走了纪云开的孩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出现,就能理直气壮的,要求她把精心养育了两年的孩子还给她,因为纪云开是长泽的母亲,而她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哪怕她愿意把一切给长泽也没有用,她不是长泽的亲生母亲,就失去了那份自与从容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长泽的亲生母亲,她今天就能底气十足,正面的、主动的去找纪云开,而不是像现在这般,一收到她出现的消息,就急急忙忙赶来见长泽,第一反应就是把长泽藏好,不能让纪云开和燕北王发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把小长泽藏好后,纪馨没有再闪躲,她去了主殿,没有意外……

    一踏入主殿,就看到殿中站着两个……不,是三个,三个人。

    蓝衣的女子,玄衣的男子,还有一个黑衣的小孩,三人站在一起说不出来的和谐,一看就是一家人,但是纪馨知道,他们不是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果然没有死。”纪馨一点也不意外,她在门口怔了一下,就恢复过来,从容优雅的踏入大殿,并把殿外所有的侍卫和宫女全部赶走了。

    “纪馨,我的孩子,在哪里?”纪云开看着身穿明黄龙袍的纪馨走进来,脸上的表情都不曾变一下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的消息,有什么好惊讶的?

    她今天来纪馨,只为是为了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孩子我怎么知道?纪云开,你是不是刚到天启,被天启的死气吓傻了?你的孩子……你去找四大世家的人问,你去找萧家的人问,你找我干什么?”纪馨心虚,她没有想到,纪云开一来就是问长泽的下落,为了昭显自己的底气,不得不提高音量。

    “你的太子……纪长泽,与我儿的名字一模一样。”纪云开看着纪馨,眼也不眨,可惜……

    纪馨当了两年女皇,早就练就了,在外人面前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,尤其是面对纪云开,纪馨本能的防备,更不可能叫纪云开看出什么来……

    “我高兴取长泽不行吗?你不知道,萧少戎他们都见过我的太子吗?我的太子……姓纪不是萧,我的太子与你们可没有一点关系。”纪馨坦坦荡荡的任由纪云开打量,从容优雅的从她与燕北王身边走过,在龙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纪云开显然是不信的,“你知道,欺负我和王爷的四大世家,最后落得了什么下场吗?”

    纪馨的说词,可以说服天下人,唯独不能说服她。

    她查过,纪馨当年悄悄跟在四大世家派出来的兵马后面,随同他们一同抵达南疆。

    当年,四大世家对燕北那场大战,就算纪馨什么也没有做,她也在现场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能有本事把她儿子带走的,除了纪馨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四大世家落得什么下场,与我何干?纪云开,这是天启,是我的地盘,不是可以任由你和燕北王放肆的十方世界。”纪馨说话间,一直打量着燕北王,半晌后,纪馨笑了,“我要是没有猜错,燕北王的寂灭力量没有了吧?一个普通人也敢跟我叫板,纪云开,你在十方世界那么多年,还不清楚低等人与异能者之间的差距吗?现在的你们……拿什么跟我斗?你们……斗不过我!”

    确定燕北王失去了异能,没有寂灭的能力,纪馨高悬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