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169章 1169没有纯粹的感情!

    纪大人瞪大眼睛看着纪馨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……

    云开,她……她活着回来了,他唯一的女儿活着回来了!

    他的外孙有娘亲了,他的外孙有人保护,有人照顾了,他再也不用担心,他死后没有人保护长泽了。

    纪大人激动的无以复加,整个人都在颤抖,嘴角也是歪斜的,好像有旧疾复发的征兆。

    纪馨看着他,冷笑……

    她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和燕北王一出现,她就得靠边站,哪怕她这个女儿对纪大人再好,哪怕她这个女儿再孝顺,哪怕她真心实意的对小长泽后,纪云开一出现,她亲爱的父亲就无视了她的存在,无视她所做的一切,无视她为长泽,为这个国家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纪馨知道不应该,但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父亲,在你心中……现在,只有纪云开是你的女儿是吗?我和姐姐……在你心中一点份量也没有了,是吗?”

    不管是这一世,还是上一世,她的父亲都是这样,永远把纪云开放在心尖上,哪怕最厌恶她的时候,也不忘为纪云开打算好。

    上一辈,纪云开死得早,她父亲不仅为她争取到了,以燕北王妃的名义下葬,每年都亲自为她吊唁,甚至死后还要求纪家子孙,每年都要给纪云开上香烧纸,把她当纪家的姑奶奶,不能让她断了香火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娘强烈反对,她父亲还要纪宁过继一个孩子给纪云开,好让纪云开后继有人。

    上一辈子,他父亲虽然对纪云开很好很好,但人都死了,她也懒得跟纪云开计较。

    这一辈子纪云开没有死,且是她父亲唯一的亲生女儿,他父亲对纪云开好,她也能接受,可是……

    父亲,你能不能看看我?

    看看我做的,看看我为你,我为纪家付出的?

    我身上虽没有流着你的血,可我仍旧姓纪,仍旧叫你一声父亲,你就不能……看看我吗?

    纪馨看着纪大人,眼泪不断往下落……

    自从,自从被那些奇怪的人劫走,自从去到那个奇怪的十方世界,她就再也没有哭过,但现在她真的很想哭……

    一份血缘,真的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重要到,她为父亲做再多,父亲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重要到,她为小长泽做再多,小长泽在亲生父母出现后,也第一个选择丢下她。

    她……纪馨对不起任何人,却没有对不起父亲,更没有对不起小长泽,可这两人却伤她最深……

    纪馨看着纪大人,见纪大人久久没有回答,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,此刻的她,已没有天启女皇的威严,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孩,在自己的父亲面前痛哭……

    纪大人看着她,久久……才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馨儿,记得……你刚回来,父亲的反应吗?”

    他承认,初时得知纪澜、纪馨和纪宁都不是他的孩子,他是恨的,但毕竟是疼了十几年的孩子,孩子是无辜的,他再恨又能恨到哪里去?

    纪馨回来,他那时已知纪馨不是他的孩子,可他一样担心,一样激动,不是吗?

    馨儿她……只记得他担心云开,对云开的好,却忘了,他为她和宁儿兄妹二人,付出了多少。

    他名下四个孩子,他真正薄待的只有云开一个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……”纪馨想到她刚回来,刚见到父亲,父亲也是一样的激动,面上不由得露出几许不自在。

    是呀,她忘了,忘了父亲也是担心她的,她只记得父亲一次又一次的拒绝,却忘了父亲初见她时的激动与开心。

    不,不能怪她忘了。

    父亲的激动与高兴只有一瞬间,她还没有反应过来,父亲的高兴与激动,就被怒火所取代,以至于她只记得父亲的厌恶与不满了。

    “馨儿,我怪的人……从始至终都只有你母亲。至于宁儿和澜儿……”纪大人说到这两人时,亦是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他们两人……不是我放弃他们,是他们先放弃了我,放弃了我这个名义上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妻子的背叛,儿女的背叛,他是伤心的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,对不起,我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太害怕了……纪云开和燕北王回来了,我先前所做的一切,全都白费了。”她的父亲,她的孩子,还有她守着的这个岌岌可危的国家,全都不再是她的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和燕北王一回来,这些……就会被他们轻易夺走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馨儿,你永远是父亲的女儿,长泽……也永远叫你一声母亲。我们都记得,是你……给了长泽第二次生命。”纪大人选择原谅和接受纪馨,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小长泽。

    他感谢纪馨,因为纪馨的出手,才保住了小长泽的命,因为纪馨的强势,才保住了小长泽不受外界的影响,因为纪馨,小长泽才能平安无事的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没有纪馨,就没有小长泽,所以……

    他选择原谅,选择接受。

    他相信,要是云开在,一定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。因为……

    长泽,是独一无二的。

    为了长泽,他们什么都可以妥协,什么都可以放弃,什么都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纪云开回来了……我的父亲,我的孩子,我的国家……都还能是我的吗?”纪馨看着纪大人,仍旧泪眼婆娑,但眼中却没有了先前的悲伤与无助的,有的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个女皇的心计与谋算。

    纪大人跟在帝王身边多年,哪怕不是被皇上重用的能臣,但揣摩帝王心思的事,他却是学了不少,只一眼他就明白了纪馨的想法,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当了女皇的人,果然不会感情用事的,她的感情也是可以利用的政治筹码。

    纪大人看破了,却没有说破了,他含糊其辞的道:“馨儿,我可以保证,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女儿纪馨,你对长泽的疼爱,我想长泽也是明白的。至于这国家……馨儿,父亲能力有限,能做的就是支持你的任何决定,不管你做什么,为父都不会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与纪云开为敌呢?你也选择站在我这边吗?”纪馨却不容纪大人逃避,咄咄逼人的问道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