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90章490办事,太激烈了!

    第490章 490办事,太激烈了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上了马车,忙活了一天的纪云开又饿又累,可这些都在能忍受的范围内,最让纪云开不能忍受的是左手腕的酸痛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先前为了尽快给楚昊止住血,纪云开不顾手腕的伤,将手速发挥到了极致,当时精神紧绷,她也不觉得累,更不觉得痛,现在松懈下来,才发现手腕又酸又涨难受得不行。

    纪云开轻闷了一声,轻轻握住左手腕,在关节处轻轻按揉,希望借此减缓手腕的酸痛,然而效果却不怎么样,手腕的伤处仍旧隐隐泛痛,一下一下的,在能忍受的范围内,可却也疼得人烦躁。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,她当初伤了筋脉,伤口太深不说,还二次受伤,虽说伤口恢复得不错,可也不能提重物,更不能劳累,今天超负荷动刀子,手腕酸痛是正常的,按揉无效,只能回去用药水泡着。

    轻叹了口气,纪云开放弃按揉,可就在这时,坐在正中央的萧九安,突然移动了身子,坐到她身旁,并且握住她受伤的手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突然被人握住,要说没吓到那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”萧九安冷冷地扫了纪云开一眼,便低头看向她的左手腕,看到她手腕上的红绳,萧九安想也不想,就将其解开,露出红绳下狰狞的伤疤:“真丑。”

    手腕处,有两道交叠的伤口,一深一浅,看着像是两条丑陋的虫子缠在手腕上,与白皙的皓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十分突兀,让人恨不得将其抚平,以恢复手腕的完美。

    “是挺丑的。”每天洗澡都会解下红绳,都会看到这和疤,纪云开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用力抽了抽手却一丝效果也没有,纪云开开口道:“王爷,你松手。”

    不是说丑吗?握得那么紧干什么?不知道她的手腕会疼吗?

    “下次,别再逞强。”萧九安一手握住纪纪云开的手腕,另一只手则按向她的胳膊处的筋脉,顿时一阵酸酸麻麻的感觉袭来,让纪云开忍不住痛呼一声:“疼疼疼,王爷,你轻点,轻点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要谋杀吗?能不能换个方法?

    “轻了就无效,身为大夫,你不知道吗?”萧九安白了纪云开一眼,忍不住想问,这女人真是学医的吗?怎么这么蠢?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可是……不用按,我回去泡药也可以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”按揉筋脉只能缓解疲劳,她现在不仅仅是疲劳,更多的是伤口处泛疼,光靠按揉无效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泡药只能缓解伤口处的疼痛,却缓解不了手腕的疲劳,这是基本常识,这个女人会不知道吗?

    “那你轻点,好疼……”纪云开的胳膊被萧九安按住,身子不由自主地靠向萧九安,等到她发现,她大半个身子都靠在萧九安的怀里。

    纪云开顿时满头黑线,努力坐直,想要拉开与萧九安之间的距离,却不相萧九安突然松开了她的左手,改拉住她的右手。

    马车空间小,他们两人坐的这一侧,堪堪只够转身,如此一来,纪云开不得不侧过身子,半趴在萧九安的怀里,好让他用力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的右手不疼。”未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,纪云开果断拒绝,想要把右手抽出来,可是萧九安的手就像是铁钳,她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撒谎。”无视纪云开“微弱”的挣扎,萧九安轻轻一个用力,就将人拉到怀里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猛地扑进萧九安的怀里,马车的一侧同时承载了两个的重量,不由得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王爷,放手。”扑在萧九安怀里的纪云开,哪里肯乖乖臣服,自然是要用力挣扎,马车在两人的作用下,不由得轻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车外,侍卫和车夫见到这一幕,险些摔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,这……进展太快,他们有点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两人这时都无暇多想,见纪云开还在挣扎,萧九安不由得黑了脸:“不许乱动,再动本王办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纪云开一怔,不敢再乱动,只弱弱地提出自己的要求,“那你让我坐好行吗?”

    她完全可以侧身坐,或者与萧九安交换一个位置,让萧九安坐在她的右侧,可偏偏萧九安不等她坐好,就把她拉进了怀里,这下她挣扎也不是,不挣扎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萧九安拒绝的干脆,无视纪云开的抗拒,轻握住她的胳膊,找到胳膊上的筋脉,用力一按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疼。”毫无防备的纪云开,突然吃痛,惊得叫了出来,见萧九安按着不放,隐有力重力道的趋势,不由得求饶:“王爷,你轻点,你轻点呀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捏死她吗?

    这酸爽的滋味,简直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求本王吗?”萧九安低声,在纪云开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胳膊又酸又痛,那酸爽的滋味没尝过人的绝对无法形容,听到萧九安的话,纪云开想也不想就妥协了:“是,我求你,求你轻点。”

    识实务者为俊杰,她可不想被萧九安废了胳膊,这男人下手没个轻重的。

    “乖乖靠着,别动。”萧九安果然减轻了力道,可却有条件。

    手被人扣住,纪云开无奈,只能含泪妥协,乖乖地趴在萧九安的怀里,任由萧九安给她按揉……

    马车内,两人终于在成了共识,安静了下来,马车外,车夫和侍卫却是惊得不行,一个个你、看我,我看你,不由得面红耳热,尴尬异常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和王妃也实在太胆大了,在马车里那啥不说,还叫得这么大声,这是生怕旁人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?

    又是叫,又是求轻点的,王爷这是有多粗暴,才把王妃折腾的求饶?

    咳咳……想到马车刚刚晃动了一下,他们隐约能猜出,王爷和王妃闹得有多凶了。

    “慢一点,走稳一点。”考虑到王爷的“耐力”,侍卫生怕到了王府,两人还没有闹腾完,便悄悄地提醒了车夫一句。

    车夫见状,连连点头,立刻减下速度,以龟速在马路上行走,好方便王爷和王妃办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