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89章489闷声,仗势欺人欺王妃!

    第489章 489闷声,仗势欺人欺王妃

    世人都道,天下无不是之父母,可看到齐成慕的父亲,想到张慧和的父亲,纪云开却觉得这话并不对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这天下,也有自私自利,不顾儿女的父母。

    在心中为齐成慕默哀一秒,纪云开问道:“你确定吗?”齐家这话一出,就算齐成慕什么也没有做,日后也没有将来了。

    “下官一直寻不到犬子,这事……下官也不敢肯定,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王妃乃是千金之躯,万一受伤了总是不好。是以,下官便先想一步通知王妃,好让王妃有所防范。”齐家人心有不安,也不敢把话说死,只能含糊的应一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都出来了,也不知楚昊是死是活,这个时候退一步对他们更有利,他们不是林家,与楚家的关系还没有那么僵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:“好了,现在我知道了,没事你们可以走了。”齐家人没有了借口,还要怎么留下来?

    “犬子,犬子……”齐家人不敢大闹,但也不想就这么走,然纪云开却不给他多说的机会:“看在张小姐的面子上,本王妃不会跟令公子较真,齐将军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不耐烦地挥挥手,并不愿意与齐家多纠缠,目光一转,落到林家人身上:“楚管家,这一家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我们是来请楚家人,放了我家侄女的,我侄女对楚少将一片痴心,为了楚少将排除万难将神医请来为他医治,可楚家人不仅不领情,反倒把我侄女关了起来,这是何意?”林妙的二叔,义正言辞的说道,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楚家头上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事情……”楚管家想要解释,却被纪云开打断:“贵府的小姐可是林妙?”

    昨天闹事的那位姑娘,纪云开怎么可能不知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林妙的二叔心有不安,可纪云开的问题,他无法否认。

    林家和楚家的矛盾已经摆到了明面上,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,只能帮着朝廷的人马,把门叫开,好让侍卫冲进去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纪云开冷傲地点了点头,就在林家人以为纪云开会退让时,却见纪云开话锋一转,怒道:“你可知,冲撞本王妃是何罪?”

    “王,王妃……”林家人一怔,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想要领林家大小姐,别杵在楚家门口,明早去刑部领人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”纪云开冷着脸,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林家人不想事情突变,着急的想要解释,可刚开口就被纪云开打断了:“本王妃一向公允,从不寻私,你们不必求情,有事去跟刑部的官员说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事情……”林家人着急冲上前,却被楚家人拦住了:“事情怎么?你们家大小姐冲撞了王妃,我们倒是想为她求情,可事情摆在面前,我们也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都为他们开好了局,寻好了理由,他们要是不懂得利用,那就叫蠢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侄女她一向胆小,她不可能……”林家二叔脸色煞白,急忙得想要解释,却又一次被纪云开打断了:“一向胆小?这话你说出来不心虚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冷冷地扫了林家人一眼:“你们家大小姐冲撞得是本王妃,有什么话别在楚家门口说,直接去刑部,本王妃喜欢依法办事,从不爱用权势压人,你们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今天,她就仗着萧九安的势,压住林家和齐家,他们两家又能如何?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林家人气得险些吐血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还不叫仗势欺人,那什么叫仗势欺人?

    纪云开简直不要脸!

    纪云开却不理会他,转头对楚管家道:“楚管家,替我和王爷准备马车,我们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楚管家回话,纪云开又补了一句:“对了,你们家少将军已经没事了,回去好好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你说……”楚管家一怔,随即狂喜。

    林家、齐家和朝廷的侍卫亦是一愣,齐刷刷地看向纪云开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楚昊的伤不是无人能医吗?怎么这么快就没事了?

    “没错,楚少将军已经无事了,休养个三五天,就能下床了。”当着外人的面,纪云开自然是只说好的,绝口不提旁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妃,改日我将少将军醒来,小人再陪他上门拜谢。”楚管家眼眶发红,眼泪差点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家一门,就剩下这么一根独苗,要是楚昊有个三长两短,楚家就完了。

    就算,事后楚家能找林家和齐家,甚至皇上算账,可那也挽回不了楚昊的性命。

    他们楚家可以不要兵权,不要皇上的信任,但是他们少将军不能有事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你们先处理好眼前的事,别让人打扰了你们少将军休息。”纪云开矜持而冷淡地说道,看也不看一旁的朝廷侍卫,静立在大门口,等楚管家安排马车。

    朝廷的侍卫也不敢动萧九安和纪云开不逊,恨不得缩在一旁,别让这两人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要知道,眼前这位王爷,可是敢直接提剑杀进皇宫的人,真要犯上了他,被他一剑宰了,都找不到地方哭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就来了,楚管家亲自送二人上车,萧九安一如既往的先扶纪云开上车,然后才登上马车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早就习惯了萧九安的举动,楚家人也见怪不怪了,可朝廷的侍卫却是第一次见,不由得惊呆了,眼睛瞪得大大的:他们真得没有看错?这人真是冷傲不羁,高傲狂妄的燕北王?

    直到马车走远,朝廷的侍卫才收回视线,才想到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楚昊已经无事了,他们还要继续闯进楚府,趁乱取楚昊的性命吗?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楚府里面真得还在乱吗?

    燕北王人在楚府,楚府里面怎么可能还乱着?他们这个时候进去,恐怕也讨不到好吧?

    侍卫犹豫再三,最终还是不敢得罪楚府,可他们也不敢就此退下,只在门外守着,美其名曰围捕刺客。

    对此,楚府人不发表意见,只要朝廷这些侍卫不捣乱,他们并不在意有人围在外面,左右他们少将军无事就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