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86章486他,天生克制纪云开!

    第486章 486他,天生克制纪云开

    等萧九安来救?

    听到银楼的话,纪云开笑了:“虽说我有危险的时候,我们家王爷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,但是……我从来不等人来救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”

    几次她遇险,萧九安都在关键时刻出现,挡在他她面前,为她挡住了所有的危险,但她很清楚萧九安不是她能依靠的人。

    那几次相救,有萧九安的算计也有巧合的因素在,她不能每次遇到危险,都奢望旁人来救她,这世间她能依靠的人唯有她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只一眼,银楼就知道纪云开不懂武,这样的人要不是有燕北王妃这个身份,他一剑就能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。”先发制人,后发制己,不等银楼出招,纪云开就先一步按下了天医神针,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响,无数的银针飞了出来,射向银楼。

    天医神针有“追踪”的能力,且密密麻麻如同天罗地网,饶是银楼也不敢正面应对,只能避开。

    见银楼被天医神针逼的后退,纪云开转身,将手中即将发芽的种子丢在地上,下一秒就见发芽的种子慢慢长大,不多时地上就长出数株紫色的花朵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旁人不知这紫花是什么,可银楼一眼就了认出来:“南疆的迷幻草?”他出身南疆,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南疆的药草,当然也清楚南疆圣女的能力。

    催生花草,纪云开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你与南疆有什么关系?”银楼侧身避开了一枚迎面飞来的细针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。”见天医神针全部射空,纪云开再次按下,任由细密的金针再次飞向银楼,银楼好不容易向前一步,又被金针逼退,而趁这个空档,纪云开再次催生了一枚种子,待到它成熟后,取下果实,自己吃了一颗,丢了一颗给诸葛小大夫:“快吃。”

    同样是南疆的果子,有压制迷幻草的功效。

    这些种子都是从南瑾昭送的花草中留下来的,经诸葛小大夫验证,有许多种子效果极好,纪云开带了不少在身上,以便应付类似现在的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很不错,你是第一个逼的我不得不跑的人,而且还是一个女人。”迷幻草已经成熟,散发着浓郁的花香,身为南疆人,银楼比谁都清楚这些花香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他不敢保证,他能扛得住迷幻草的药效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不敢恋战,银楼被逼跃出了屋内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自保罢了,阁下过奖了。”银楼的运气实在不好,她催生百草的能力已经在萧九安面前挂了号,她现在也不怕暴露,要是早两天,她还真不敢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我记住你了,楚少将的命我暂时留着,你能保他一次,我就不信你能保他一辈子。”这是宣战,可纪云开并不接招:“楚少将的命与我无关,我医好他后,他的生死是他自己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又不是楚昊的谁,她需要保护楚昊一辈子吗?

    银楼没有再接纪云开的话,而是沉声下令:“撤!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落下,就见与萧少戎缠斗的绝代佳人立刻抽身而退,片刻后,杀手状元红亦是离开了,楚府内的危机暂时解除了,可外面的危机却没有解除。

    楚管家远远看了一眼,确定纪云开这里无后,便带着人出去与门外的侍卫交涉,当然还有挑事的林家与齐家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没事……”萧少戎脱身后,立刻冲进屋内,可不等他把话说完,便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迷幻草,起效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默,僵立片刻,默默地转身把,迷幻草完全催熟,收起种子,然后将枯叶包了起来。

    收拾好现场后,纪云开又催生了一株解药,取下上面的两枚果子,将其辗碎取汁分别喂给楚昊和萧少戎。

    萧九安收到银楼亲自动手的消息,匆匆赶来,本以为会看到被银楼逼得狼狈不堪的纪云开,和已被银楼杀死了的楚昊,可结果他只看到从容不迫的纪云开,和晕倒在地萧少戎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纪云开对萧九安的到来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虽说她在银楼面前,言词凿凿的说她一有危险,萧九安就会出现,但她心里却清楚,事实并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银楼走了?”萧九安看到平安无事的纪云开也很意外,他虽不曾与银楼交过手,但查过银楼此人,综合银楼先前的战绩,他可以肯定萧少戎不是银楼的对手。

    那么,是谁把银楼赶跑了?让银楼空手而归?

    “刚走没有多久。”纪云开答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点了点头,突然皱起了眉头: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“迷幻草的味道。”纪云开如实回道,并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
    反正该知道的,不该知道的,萧九安都知道了,隐瞒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萧九安看着纪云开,神色莫明。

    纪云开苦笑一声:“如王爷所知,我催生了迷幻草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取出一粒种子,手心向上,递到萧九安面前。片刻后,萧九安就看到那枚种子发芽、成长,然后开花,可是……

    花开到一半,花突然蔫巴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纪云开一愣,顾不得展示她的特殊能力,震惊地看着手中枯死的花,有片刻的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她还从来没有见过,有花在她手上枯死,这是第一次,由不得她不震惊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的能力没有本王强。”萧九安唇角轻扬,语含笑意。

    他,天生克制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你能控制花草的死?”纪云开知道萧九安花见死、草见枯的本事,可却不知他这本事还能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“本王能加速它们的死亡。”只要不是自然生长在大自然的花草,只要他想,百花皆能瞬间凋谢,百草瞬间枯死。

    就如同长公主的花园一样,只要他乐意,可以让长公主园中的花,瞬间枯死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原本还有些忐忑的纪云开,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自认自己已经很特殊了,可遇到了一个比她更特殊,甚至还能克她的萧九安,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,生来就让她讨厌,比如萧九安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